womany 编按:
你听过 STEM 危机吗?STEM 危机一词源于美国,意指投入科学、科技、工程、数学的学子逐年增加,但是领域内菁英人才却减少。不只台湾,其实世界目前都欠缺愿意思考、擅长沟通的工作人才。对于一个企业的发展而言,除了专业人才的努力,背后的逻辑以及策略思考更是举足轻重。让我们一起来认真看看这个问题的严重性!(思考的艺术:团队会让人偷懒?


 

2014 才在 101 烟火下揭开序幕,不过延续着前年阴影,新春气氛似乎无法尽兴。

总统年年开春喊话要求民众拼经济,不过,我们面对的现实却是经济成长面临前所未有的瓶颈与困境: 台湾经济成长在这几年着实不佳,2013 年经济成长下修了,却还是没能保住 2 %。长期的低迷与产业发展困顿,社会对于未来、经济发展缺乏信心,整体弥漫着一股低气压。(同场加映:台湾人,为什么这么怕?

青年人才外流至欧美,或是邻近国家寻求发展,不论是到澳洲打工寻梦,或是被外国企业聘请至他国打拼赚钱,皆是常例。政府大张旗鼓推出各项计画,希望振兴经济、培育未来人才,然而此种政策规划需具备长远眼光,才能推出相应策略直捣问题核心,在上至政府单位、下至全体大众的概念里,到底未来的希望着力点在哪里?(实地报导:打工度假 澳洲到底是掏金天堂还是苦劳地狱?

其实不只台湾遭遇此种对于未来无望的焦虑,世界各国都面临类似的威胁,美国就喊出 STEM 危机。所谓 STEM 其实是科学、科技、工程、数学(Science、Technology、Engineering、Mathematics)四个字的缩写,意指虽然投入此四大领域的学子逐年增加,但是领域内菁英人才却减少,无法引领下一代的科技研发。

美国总统欧巴马甚至还喊出口号,要求全美重视此问题,以维持美国在科技方面的优势,因此教育界、科技业纷纷提出检讨以及解决方案,NewScientist 刊登一篇文章,针对各国目前因应 STEM 危机的教育策略提出反思:

要维持国家荣景,与其刻意栽培更多的科学家或工程师,不如着重培养全民思考能力。

我们教育出来的学生拒绝思考,他们只是想要找到一份工作而已

如果我们都认为现在人类正面临科技人才水准低落,被 STEM 危机笼罩,除了政客三不五时就说国家需要更多人才,然后搬出培育专业人才方案之外,到底有没有真正有效的作法,能够解除这个危机呢?

2013 年 12 月,英国政府宣布将会挹注每学年 5000 万英镑的资金到 STEM 领域内的科系。2012 年英国皇家工程学院(Royal Academy of Engineering)警告英国政府,每年需要额外的一万名 STEM 领域的毕业生,才能确保国家竞争力。同年,Microsoft 指出 STEM 产业仍须加强,因为届至 2020 年,美国会增加总共 120 万个工作机会,需要相关科系的毕业生补齐空缺,而目前只有 4 万名毕业生符合相关资格。

这些论点听起来让人十分担忧,不过其中其实有些语病。培育人才不是喊喊口号这么简单,就拿 Microsoft 的报告来讲,就忽略了电脑能力其实是进入 STEM 四大领域的入门基本要求。另外,如果人才真的短缺,为什么薪水没有增加?在美国,2000 年到 2011 年,电脑与数学领域的工程师薪水可能涨幅还没有超过 1%。(慢着!学写程式之前,你该知道的五件事

英国皇家协会(UK Royal Society)主席 Paul Nurse 特别强调,目前业界内有许多流浪博士找不到工作,更别提有许多博士生根本被大材小用,留在实验室内做着日日重复的基本工。诺贝尔得奖者 James Watson 也提到:“我们教育出来的学生拒绝思考,他们只是想要找到一份工作而已。”这是 Watson 2010 年就发出的警讯,而如今呢?“我们似乎教出太多科学家。”但是,这些所谓的科学家,真的符合社会大众的期待嘛?

我们需要一个数学超强的科学家,还是一个会思考能精确表达的人?

本篇文章作者参加了一个探讨高等教育未来发展的研讨会,此会议是由 Perimeter Institute for Theoretical Physics 以及滑铁卢大学(University of Waterloo)大学合办,两方所提出来的论点十分让人讶异,他们都不打算着重在发展 STEM 四大领域上,他们要的是能够具备创意思考能力的学生。(推荐阅读:哈佛启示录 现在的教育出了什么问题?

这两个研究机构并不是特例,航太科技公司 Lockheed Martin 的前 CEO Norman Augustine 曾说,他旗下的 8 万名员工,全都具备良好的沟通能力与创意思考技巧。Augustine 在华尔街日报里指出“我可以肯定公司内的员工都是优秀的工程师,但是能够在专业领域里再度往前迈进的,都是那些可以具备多元思考能力,以及系统性沟通的人。”(系统思考:五个层次与五种反应

在未来,能够以严谨逻辑精密推演、总结,并且以精简方式呈现资讯的能力,成为必备要件。

回头看以往,要求的也是同样的技能。John Maynard Keynes 曾说牛顿之所以伟大,是因为他一次只专注在一个问题上,直到想到解决方案为止。而 Keynes 最推崇牛顿的就是其无比细腻的思考判断能力,称此能力为“上天能赠予一个人最好的礼物”

牛顿能够非常精确的表达自己的想法,而许多 STEM 领域内的学生却无法达到这个要求,2011 英国政府研究指出,许多企业主对于员工缺乏良好表达能力与统合技巧,以及时间管理效率低落、不能配合团体工作感到头痛。

我们拥有便宜的科技劳动力,却没有能创造未来的心智

加拿大安大略省的专家指出,若是要培育出一批具有多元思考能力的学生,将会是一件浩大的工程。包含去除掉年级的分届,也要免除掉考试,还有以学生成绩作为评量依归的日常作业。若是删除分数当做衡量的标准,也代表大学及企业必须得以更具创意性的衡量方式,来挑选人才。这也代表企业应该尊重人才的专业化,不该让员工从事非自己专业领域的范围。

英国政府报告也指出,现在进入 STEM 领域内的毕业生,应该得要将梦想中期待的工作情况,修正的更加实际些,因为这条人才、产业的供应管线已不若往日的那番荣景;企业雇主则是正愁找不到高品质、训练有素的员工。同样的情况也发生在美国,每年得投入 30 亿美金的钜额,吸引毕业生进入 STEM 产业。在美国大学内,44 % 的 STEM 学生于大学就读期间,就申请转换主修科系,多过于人类学系的 30% 转系率。若是包含专业健康照护,以及电脑工程学科,转系率则是高达 59.2 %。

往往在台面上振振有词,连番批评当今情况的人,通常也是从中得利最多的那位。科技政策分析家 Colin Macilwain 就批判,每年从 STEM 毕业的学士冲击 STEM 硕士生市场,降低市场竞争力、服务品质,连带拉低硕士生薪水。换句话说,过多的毕业生形成一股便宜的科技业劳动力。

盲目在 STEM 领域投入更多学生,而未确保他们的课程品质,能对经济发展和企业提供的帮助有限。而希望得到良好、有发展潜力的工作环境的菁英学生,则是无法适当发挥所长。所以只单单喊着增加 STEM 教育资金对于未来荣景一点帮助也没有,也没办法真正提供学子一个培养良好思考能力的环境,在放眼未来之前,先该承认目前的 STEM 教育政策存在着诸多漏洞。(同场加映:好策略就是运用运势乘势而起

 

台湾,怎么样可以更好?
〉〉学会丹麦的六个幸福基因,台湾会更好
〉〉失灵的公权力,让台湾惨输新加坡
〉〉台湾,该走还是该留
〉〉为什么 MIT Sloan MBA 只录取一个台湾人?

 

 

本文转载自:科技报橘 Techoran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