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many 编按:
一月的传奇作者田定丰,曾经是种子音乐 CEO,成功的背后其实有着许多黑暗的故事,像趋光一样,他总是努力向前跑去。当年的他,曾写出了一首一首脍炙人口的好歌,而那些好歌的背后,其实也都有着不为人知的辛酸。还记得张信哲的那首“我最爱的女人”吗?他想告诉你,背后其实有这样的一个故事....(你该认识的名字:田定丰的温柔革命,在黑暗里向光跑去


我想不起来,究竟有没有因为失恋而痛苦过,还是因为真的很痛所以遗忘了?

直到前几天,和她在东区一个咖啡店偶遇,我才想起这个已经深埋10多年的“失恋记忆”。(同场加映:远离失恋的最佳途径:接受失败

那年,我25岁,在朋友介绍下,遇见了一个在视觉艺术表现很有才华的小忆,小忆有双令人无法直视的眼睛,眼神背后的灵魂更是令我无法抵抗!我们谈音乐、谈艺术、也谈人生。我喜欢看她工作的专注神情,也喜欢他谈起社会议题,总有一种正气凛然的坚决,但却也能撒娇似的,缩在我身上放肆她的慵懒。她是一个很有自己想法的女孩,我们总是能聊到欲罢不能,就像是天生注定的“一对恋人”。

有一天,她突然告诉我:“我上一段感情还有一点残留,虽然我们谈分手了,但对方没有放弃,但我会处理,你会介意吗?”我会介意吗?心里好像有一种酸酸的感觉,中和了这些日子以来的甜蜜。但爱不就是要能经历这些考验?更何况,我也做不了结束的决定不是吗!(也来看看:给情侣的20个恋爱秘密:关系是互相的

几个月后,我们仍处在一个模糊的关系当中,我们到底是情人还是朋友?还是什么...?有一天,我的同事告诉我小忆其实和前男友,仍然保持着若即若离的状态中。而他和我的状态不也是“若即若离”?我从来没有让感情凌驾在我的理智之上,但这一次,我不知所措。 那晚,我开车载着她到阳明山晚餐,在饭桌上有一种诡异的无言,谁也没有主动开口打破这个僵局,好像突然有种默契,谁先开口谁就会先说了再见。(让人在意的前任:前男友,无缘的遗憾

结束晚餐,我没有开往回家的路上,反而一路疾驶到更高山上的小油坑。这一晚的小油坑,被大雾笼罩到伸手不见五指,我牵着她的手,走向一个看不见的路上,全身布满着水气的寒冷,直到我们的头发都湿了,才停下脚步。藉着路灯从雾气里透出微弱的光线,我才看见了她分不清楚是水气还是眼泪的表情。

我突然心里一阵刺痛,将她拥进怀里,但此刻全身颤抖的却是我,这是我第一次为了感情不能自已的掉泪。(其实,爱情真的不是鬼遮眼

那时,我才懂得爱情里的“痛”,而心里当下决定放手的,却是我。再见到小忆时,我们只简单聊了一下;她已经是一个孩子的妈妈了,脸上看得见岁月的历练,眼神也已不复当年的笃定锐利,而多了身为人母的温柔。

让我想起了,那个阳明山夜晚第一次的失恋,成了当时我写下的一首歌词,也是我年少轻狂的句点。这首歌是当年张信哲专辑收录的一首歌:我最爱的女人。

看我们的爱度过多少个秋冬,
这一段岁月妳伤不伤痛,
看多少相爱的人能成为永恒,
是不是情人,如果再相逢。

我最爱的女人,妳会不会爱我,和我过这一生
难舍又难分,我最爱的女人
妳已经变成了我无法再做的梦 我想我只能说 JE T'AIME MY LOVE

妳那不定的感情,我已决定从此不必有妳同行
JE T'AIME MY LOVE
纠缠好久的感情,你又要我如何分明


张信哲金曲,田定丰填词:听歌,缅怀失恋的那一刻。

 

关于第一次,你也有话想说吗?〉〉【一月征文活动】第一天,第一次,我们陪你

失恋,怎么会不痛?
〉〉给刚失恋的妳和你
〉〉狠狠哭过,才能最快活过来:失恋疗伤电影片单
〉〉都是你,让我感到寂寞
〉〉寂寞寂寞,好不好?
〉〉不爱了,其实就是最好的答案

来看看田定丰的趋光行动募集

图片来源:田定丰 Facebook 粉丝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