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many 编按:
来自桃园的女孩怡采来信,看到这次的第一次征文活动,她想和我们分享她第一次涂鸦的经验,想和我们分享当听到学校美术老师给出的“涂鸦计画”内心的兴奋,以及拿起喷漆创作的自在,及最后的成果分享,一起来看看她的第一次体验,让我们更加认识艺术创作的美丽。(也来看看国外的美丽涂鸦:喷漆涂鸦文化的小玄机 Graffiti


对于涂鸦,一开始我只有一个粗浅的概念,像是课桌椅上用立可白画的相合伞,或者是路边常见的铁卷门上的签名。(也来看看:【去去伦敦走】听见东伦敦,每个涂鸦都大声

随着年龄渐长,我慢慢地愈来愈喜欢“不被允许”、“不被认可”的事物,不过,虽是这样说,我也仅仅是欣赏这类事物,还没创作这类事物;直到去年夏天,我们学校的美术老师们特别为有意愿参与的学生提出了“涂鸦 project”,让学生直接在美术教室外涂鸦。我以前只有在木桌桌面用刻刀刻过一些样式简单的图案,因此,当我得知可以在大面积的墙面涂鸦时,这样难得的机会让我兴奋不已!

在苍穹与艳阳的相伴下,我创作出两幅作品。

左方面积较小的作品是〈“有趣”度量衡〉,我觉得艺术有很大一部份重点在“有趣”,有趣不一定是指让人放松或休闲,也可能是很严肃、紧张的,但是,你就是会觉得“有趣”。如果不有趣的话,便会失去想去“玩味”的兴致。(推荐给你:天空的美好涂鸦风景 Roots Art

虽然我没把度量衡画成最初我想要的精致模样,反而是粗糙、带着点孩子气的,但我后来想想,这就是我的作品啰,有点拙,但我觉得满有意思的。

右方面积较大的作品是〈CFI〉,CFI这三个英文字母分别代表了我对于创作的三个要求:Creative(有创意的)、Free(自由的)及Inspiring(具启发性的),当时在创作时,我的想法变动很多次,最后我决定还是随意地去画就好,画烂了就随性地补一下、盖一下。说不定自己觉得的“错误”,看久了也变得很可爱。

感谢这个涂鸦project,让我得以藉此机会让我的作品第一次在公众场所露面;当我看到有人驻足在我的作品前默默沉思,或与朋友讨论这几幅涂鸦的意涵时,那是我最满足的时候,无论他们是否同意我的想法,我都觉得开心,因为我已经成功地让“讨论”发生了。有讨论、互动,艺术便开始在人的心中翻搅,人因此而产生了更多元的看法。

我相信这是我创作生涯的开始,今后,我也会继续创作有CFI特质又有趣的作品!(支持台湾艺术创作,来看看田定丰的故事

 

关于第一次,你也有话想说吗?〉〉【一月征文活动】第一天,第一次,我们陪你
来自香港的女孩的第一次故事〉〉第一次,一见钟情,第一次,放弃你

充满生命力的女性艺术家
〉〉凝观自己的女性艺术家 芙列达.卡罗
〉〉艺术家:日本大师村上隆的接班弟子 高野凌
〉〉精神病艺术家:草间弥生
〉〉精湛细腻的剪纸艺术:李宝怡

本篇作者:陈怡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