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many 编按:
womany 新的驻站作家 Samantha S,现在于纽约从事艺术管理工作。这是一封她写给自己 25 岁的一封信,对她而言 25 岁发生了一连串的大小事件,或许曾经混乱,但走过 25 岁的她也体认到:“最值得纪念的第一次,是跳出舒适圈的恐惧后,仍然不断前行。”一起来看看她的故事。(她的第一次:第一次,一见钟情,第一次,放弃你


你还不认识我,所以先让我跟你说另一个陌生人的故事:上上个礼拜我认识了 Stania,从事古董珠宝拍卖业、年约五十的她美得很真实,不是说你看不出来她有些年纪,但她脸上的痕迹和少许的灰发完全不减一丝性感,总是让人惊艳。她来自捷克,已经在纽约住了三十年,她说刚到纽约时年少轻狂,而八零年代的纽约正是一场盛大的派对,各种我以为只有在安迪沃荷回忆录里才会出现的事情,只是她记忆里略显模糊的青春。(同场加映:〖大亨小传〗极尽奢华服装 纽约展演

当我们边吃巧克力边聊天,思绪已经飘到很远的地方。她顿了一下说:“我不懂现在年轻人一件事情(她用一种把我当作她朋友而不是另一个小朋友的方式说着):他们想要玩却不敢全面失控,他们想要传奇却不敢挑战,对我来说好玩的事情不用长久,一晚也好,但我绝对全身沈浸于那种疯狂,我不止浅尝。然后回到现实中,把那些疯狂转化成对于生活的热忱。”(演员:人生,值得为自己疯狂 陈意涵

一些时间过去后我却仍时常在想 Stania 的话,尤其当思绪不断在下沈。2013年对我来说起起伏伏,25岁生日、在荷兰念书、和交往五年的男友分手、获得纽约的实习工作、很亲近的外公过世了,不觉得发生的所有事情有所谓的好和坏,我试着拥抱一切,但最近一直在想:“十六岁时,以为二十五岁时我已成就许多、已不再迷惘。然而十六岁时对于许多事情的确认其实比任何时间都多,曾经以为唯一可以只是唯一,现在我能说肯定的只是这条路(往未来一指)只会更加混乱而非更清楚。”(Cheers!敬有点迷惘彷徨的20几岁

过去这一年把自己不再需要的东西都丢掉了,不管是人、是物、还是事。建设从毁灭起,现在也豁然自觉处于个家徒四壁的状态,把墙都敲碎了,冷风起只有自己可以取暖。我能理解错误是必经之途,由于过去太过于害怕犯错,把自己包在一个看似安全的环境里,却是温水煮青蛙,我知道错误是敌人更是朋友。我知道,但,仍然很害怕。

25岁的第一次太多了,但 Stania 的话让我理解最值得纪念的第一次,是在跳出舒适圈的恐惧中仍然不断前进。(也来看看:豁出去!真正的世界在舒适圈外面

这个第一次我重复好几次才成功,就像是站在瀑布前时扭捏不敢跳水,试了几次才奋不顾身地跳下去,跳进那深深的水潭之中,然后尽情游泳。25岁这一年和过去所有日子相比之下,让我理解到:“活着确实是一场梦。”

不是说理智不重要,这些界限它们非常重要,但在设定好一些原则后,更重要的是奋不顾身地投入,让所有世界的疯狂和痛苦洗刷自己,让一个很渺小的自我跟过于丰富和混乱的社会连结起来。我理解到未来就是现在,所有每一个瞬间和当下就是最美好的,所有理所当然的陈腔滥调自己经历过才特别。所以喜剧演员 Louis CK 开玩笑说:“女人是在自己的梦想被自己身体里制造出来的小孩给践踏、毁灭后仍能继续生活后才成为真正的女人。”(推荐阅读:15个替女人争一口气的珍贵瞬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