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many 编按:
2014 的第一天来了!希望这一年我们可以一起练习每一天都要最开心的心情过,每天都学习一点新的什么。所以今天,很不一样,介绍给你这一本为了独立音乐品牌 ECM (Edition of contemporary Music)而诞生的专书:李茶写的“寂静之外”。没听过 ECM 也没关系,先一起来看看蔡康永为这本书而写的推荐文章,感受一下 ECM 对好音乐的坚持以及作者李茶用情书口吻写音乐的浪漫。(浪漫场景特推:乌克兰 遗落人间的隧道仙境


1

有人喜欢把保险套当成气球吹,有人专门用圣经打扁苍蝇。有人靠痣的位置来记忆历任女朋友。有人把听的音乐写成了读的书。(我们说,爱情啊就像一首男女对唱情歌

世界跟世界之间的虚线,房间跟房间之间的墙壁,他们不太放在心上。

用人类的逻辑,理直气壮的把圣诞老人和上帝都画成了白胡子老公公;原来负责在长安陪葬的石头人,被挖出来放在佛罗伦斯别墅的餐桌上,呆呆望着南瓜馅的义大利饺子冒烟。

每个世界都变着新壁纸、每个房间都换着新灯泡,他们,起劲的把这个搬进来,把那个挪上去,装潢着一个又一个的小宇宙。原本不相干的,一下变得都相干了。

2

这些起劲的人当中,显然有一个叫李茶。她并不是那个用圣经打苍蝇的,她是那个把音乐写成书的。这件事情,我就没有勇气做。

我没有勇气写我听音乐的事情,我是想一想都觉得累,好像被联合国捉去国际和平会议上当口译员,手铐般的耳机铐在头顶,听的明明是土耳其文,却硬要转变成瑞典话说出来。

即使是要把小白兔从高帽子里拎出来,也不会这么麻烦吧。

3

已经住到曼哈顿去了的大编辑邱刚健,每次都喜欢堆起不怀好意的笑容,嘿嘿嘿的对我说:“蔡康永,你的影评…写得很好哩。”他就送了一本《作家谈画家》的书给我,里面有卡缪写巴尔蒂斯、海明威写米罗、诺曼梅勒写毕卡索、里尔克写塞尚、纪涅写林布兰特……一堆大作家乖乖戴上了耳机、做艺术联合国的口译员。

当中有一篇是酷霸娘子葛楚.丝坦写马谛斯的,文如其人,很臭屁的卖弄她的机智。她如果真的去当联合国口译,我敢打赌开会的所有大使都不好意思在她面前说话了。(同场加映:葛楚·丝坦的创意来自瞪牛眼?

还好,有霸气的女生,也有温柔的女生。ECM 的音乐,比起马谛斯的画来,当然不见得好搞到哪里去;可是李茶比起葛楚.丝坦来,就教我们男生轻松多了。(大概这就是女人独有的温柔力量吧)

李茶,大部分时候,是拿写情书的心情,在写音乐的。

确实也有很多篇,李茶很正经的在谈音乐地理学、流派演变史、专有名词定义,不过我看李茶最开心的时候,还是在以写情书的心情,跟这个世界对话的时候──ECM 出的好音乐,对李茶来说,必须是美好世界的一部分,才生动得起来…

“……史瓦洛是我的手帕、蜂蜜蛋糕、与爱人……”

“……托纳《公开的情书》能给我的,你和生活都过于吝啬,不肯哄骗我……”

“……对我这种刚好站在天鹰右边的爱哭鬼而书……”

被李茶这么一写,整个男人兮兮的ECM ,突然间成了小公主的玫瑰花园了嘛?!这样有什么不好吗?

当然也很好。想想看,每个驻联合国大使,从耳机里听到的口译都充满了柔情,大家都会变得很善良、很甜美吧。

4

李茶还讲了不少 ECM 这批音乐家的事,对我这个只听音乐、不听乐师讲话的人来说,这也是很不错的乐趣。这份乐趣,当然不是听音乐的乐趣,而是“又多知道一个像样的人”的乐趣。(这个你也该认识的名字:被历史遗忘的女人 Maria Sibylla Merian

比方说,李茶提到保罗.吉杰时,说他每年都会因为拒付军税,而坐牢几天,所以他把监狱大门的关门巨响,也录在音乐里。这个保罗.吉杰实在帅得讨人喜欢,但不表示我会爱听监狱关门的声音吧。

5

没有爵士乐、廿年内也不可能有爵士乐的台北,跑出了像李茶这样一个以“自由、朋友”为最高标准的聆听者来,而且还写成了这么多字!如果我是ECM 的老板,肯定会感动得要命了。

可是,我只是蔡康永,既没有像巴哈、普契尼那样的迷上ECM 的音乐,也不太认得李茶是谁。

只因为李茶说如果我写这篇序,她就会很开心,所以我就写了。

没有什么,是比让小女生开心更重要的事了。

 

 

想再多瞭解一点点,来听李茶温柔地说 ECM【寂静之外:ECM 的那些声音、那些人、那些故事】

 

 

新的一天,祝你开心 :) 
〉〉逗女孩开心的10件小事儿
〉〉用心生活,是种习惯
〉〉我的爱,让你快乐
〉〉10个好习惯,让你成为快乐的人
〉〉亲爱的我:生日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