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 年的台湾大环境也许让我们觉得异常黑暗忧郁,但是有个人让我们看见,原来在黑暗中,更能看见光。他在很多人眼中是个传奇,

他,是吴克群、顺子、戴佩妮等一线明星的推手;他,在26岁创办种子音乐,成为流行音乐界最年轻的CEO;他,在事业最高峰的时候优雅转身,背起单眼相机,走遍台湾,发现台湾之美,第一次发行摄影集就再版了八次;他,力挺文创市场,创办‘丰文创’,带着台湾艺术家,走上国际舞台。他是田定丰,一个充满成功故事的人。(想告诉你:成功者不是运气比较好

很多人以为田定丰,本来就是人生胜利组,但鲜少有人知道其实他的成功,都是来自各种失败和黑暗的累积。近日他出了一本书叫做‘趋光岁月’,一语说出他的追梦路程,就是从黑暗出发。他,成长于家暴痛苦之中,曾被朋友欺骗投资失利,曾经必须依赖安眠药和酒精才能继续活着,他曾经怀疑自己存在的理由,但因为他看见黑暗洞口的光,所以他不逃避,尽力地闯,用力地受伤,坚持自己的梦,勇敢革自己的命,当自己的伯乐,拉着自己一步步朝着光亮跑去。

不能坚持的梦想,不够格叫做梦想

“音乐,是我的第一个梦想。”谈到音乐,田定丰的眼里仍然可见到热情的火光。做音乐是从小的梦,在零用钱不多的小时候,他省下吃饭的钱、冒着被妈妈狠骂的风险,硬是把钱一块一块存起来买卡带。一边摸黑的听着西洋、华人音乐写着素人乐评,一边梦想以后能进入唱片公司。几年时间飞逝而过,田定丰站稳脚步累积实力,带自己一路走到当年从没想像过的高度,不只实现了梦想,更创办了种子音乐,一开始只有三个人,在唱片业狠狠的闯出一片天地。

那年,他交出漂亮的创业作:张信哲的转型专辑“宽容”卖破百万,他是幕后最大的功臣。但风光和掌声的背后,没人发现他极度欠缺的安全感。当时年纪尚轻的他,得把自己武装起来才能说话,私下的压力大到不靠安眠药就无法入眠。接着几年的日子,适逢唱片市场不景气,整整三年,唱片,做不起来;投资 pub,错得一塌糊涂;投资医美,血本无归;一起奋斗的朋友,躲起来了。田定丰说到那些故事的时候,笑着说,那时候走在寒冷的街头,真的身体再冷都没有心冷。

面对挫败和困难是痛的,伴随而来的或许是自我否定或逃跑,在那个当下,田定丰却做了不一样的选择,他没有逃跑,反而带自己更用力地在黑暗里头跑着,告诉自己:“如果要离开,就要在最好的时候离开,不能坚持的梦想,不够格叫做梦想。”咬牙跑过黑暗时刻,那些黑暗反而成了田定丰冲向光亮的力量。(这样的他,习惯跌倒,享受失败

在最低潮的时候,他成为最厉害的伯乐。慧眼独具的拔擢当时没人看好、被贴上“一片歌手”标签的吴克群,田定丰大气的拍肩告诉他:‘你的专辑,就用你自己写的歌。没有听众没有粉丝,就拿起麦克风架,走上街头唱给大家听,只要你够有能耐,你的声音会被听见;你,会在人群里发光;你,会有能耐向光明跑去。’这是田定丰告诉吴克群的话,也是田定丰一路追梦的动力。即使在黑暗里,仍然有光,只要睁大眼睛看。(同场加映:九把刀也说有爱,就算是黑暗,也能绽放光芒

“我不喜欢讲成功,我喜欢分享失败。因为我们都是失败的人,没有失败,成功就没有意义。”

田定丰的话意味深长,回过头来看那段日子,他心中只有感谢。没有那段在黑暗里头的潜伏滋养,他不会知道原来他能够带自己冲向光亮,他不会用更认真的目光审视自己人生里的“要”与“不要”。承认失败很痛,并不简单,但也因为那些失败,才有可能真正定义自己的成功。

人要做,自己想像不到的事情

眼前的田定丰,身上有坚毅的温柔力量,用着不喧哗的追梦力度,许诺自己一个丰富多彩的人生。两年前,田定丰选择在最好的时候离开种子,轻轻挥挥衣袖,卸下音乐总监身份,转身拿起单眼,用单纯的方式过活,用照片浓缩台湾之美。在拍拍写写的途中,他遇见在七十岁在美浓制伞的李奶奶,她有感于文化传承的使命感,于六十岁那年第一次拿起画笔和学习纸伞技巧,在那个当下,田定丰感慨地说他发现了台湾人的力量,无论年纪无论行业无论学历,其实只要想学,有什么不可以?(给自己学习的机会:没有最好,只有更好

“人要做自己想像不到的事情,才会让你的人生变得不一样。在别人眼里的定义一点也不重要。”最常限制我们人生的,不是别人,而是我们自己。放宽心,想学什么就去。每个人,都可以是自己的伯乐。

田定丰继续笑着说从以前到现在,从没有一段时间过得像现在一样自在,感觉双脚踏实地踩在地面上,感觉阳光洒在身上,放大感官感受,生活一切从简了,灵感反而源源不绝地钻进来。扛起单眼,他花了400多天的时间走遍台湾,喀擦喀擦的照片会说话,不落任何丝毫匠气,只有最真挚的生活感受,最真实的台湾土地之美。去年出版的“丰和日丽”摄影集,出版社建议少印一点吧,但田定丰再次证明了自己:这个没上过一堂摄影课的作家初体验,创了再版八刷的记录。

对他来说,能完成的事情从不嫌多,田定丰一次又一次地替自己的人生安排新的挑战。2013年,他毅然投身台湾的艺术文创市场。为什么是艺术文创?除了田定丰本身对于艺术的喜爱之外,也有感于台湾的艺术文创环境也好像在一片黑暗,在缺乏有力支援和政府补助的前提下,台湾的艺术家不但得一边打工一边创作,连在国际上的曝光都远逊于其他国家,作品只能在展览或艺廊里昙花一现,光亮在哪里?许多人都忍不住摇头开始放弃。(来看看日本的艺术家:高野绫,村上隆接班弟子专访

台湾的艺术家这么好,为什么台湾不能有村上隆和奈良美智?一个田定丰自己无法接受的问题,他选择面对,并努力以他温柔的力量,点亮台湾艺术文创环境。

“做唱片的过程中,我学到了一件事叫做行销。不做音乐之后,我在想那我可以做什么?后来我想不如就从我最关心的艺术做起,来场台湾的艺术革命。”一开始很多艺术文创界人士无法接受将商业与艺术结合的形式,但田定丰说着,他想让艺术重新贴近大家的生活,因为贴近生活,才能更有力度。现在丰文创已经有六位姿态各异风格万千的创作者,‘我想让他们被更多人看见’田定丰笑笑的说,他总是这样,想成为照亮别人的光。(这位女导演,也在进行最温柔的女人革命

那些黑暗,更证明光的存在

那些成功的背后,不是理所当然,不是与生俱来,而是在他身上,我们看到他是如何在黑暗中,找到光的方向。

不讳言自己的黑暗过去,田定丰说“我的家庭是残破不堪的,被家暴的痛苦记忆,有好长一段我根本不敢面对的黑暗岁月。但也正因为破碎不堪,所以我更想证明给父亲看,我可以成为跟他不一样的人。”话语之中,我们听见了田定丰的脆弱,他的记忆还是疼痛,事隔多年,田定丰鼓起了勇气撕下了结痂的童年疮疤,拿着笔完成了“趋光岁月”这本文集,只因为想真诚的用自身经历做最坦白的沟通,“我不是生来就成功的人,我有这么多的苦,我也曾经好痛,我也有想过放弃自己,但抬头,我看见了远处的那道光。黑暗里头的孩子,更能充满趋光力量。”(也来看看:坚持下去,成功会来找你

如果想逃离黑暗,就向前跑走进光亮

趋光岁月这本文集花了田定丰很大的心力,擦了又写,改了又改,每次的书写都痛得炽热。“回想那段时刻很痛,但想到这本书的出版若能因而帮助到那些也在黑暗中的孩子,一个两个也好,那我的痛苦就充满意义。”田定丰非常温柔的说,妈妈的爱弥补了他对父亲的恨,亲朋好友的支持是洒落的光芒,划破黑暗,温柔的鼓舞着他。“我能走得过来,不是因为我有多勇敢,是因为生命里那些善意的光。”他的妈妈,他生命中最重要的女人,用爱抚平了他的疼痛,让他更有勇气往前走。

敢冲,最坏的结果不过就是失败。“我们可以打破规则,因为如果所有人都依赖经验法则,这个世界就不会有新的可能,敢冲,最坏的结果不过就是失败而已。梦想,不会一步登天,但只要你没有放弃向它靠近,总有一天会走到。”

在田定丰的身上,有追梦的坚持,更有带着更多台湾人往前的强烈使命感。他曾经经历了太多,所以更想分享这些曾经,给更多想要往前冲去的人。他用自己累积的各种失败与黑暗对映出那些闪亮的成功。那天晚上,他像孩子一样热情的笑容,眼中依然闪烁着梦想光芒,我们追问着那些成功,他笑笑的讲出他的失败、他的过去和感恩,我们第一次那么深刻的感受到那些暗礁才能激荡出的美丽浪花。我们看见在黑暗中伸出手,勇敢拉起自己,更想拉起其他人往光亮跑去的田定丰。(推荐给你:生命很短暂,去追梦吧!

他听到女人迷的创业故事,也慷慨许诺着,2014 年明年一月,田定丰将成为女人迷的传奇作者!听他大无畏地和我们聊聊痛、说说黑暗、谈谈爱情,拉着我们一起往光迈进。

 

田定丰的第一次文章〉〉第一次失恋,谁说男人失恋不痛?

还有这些,你也该记得的名字
〉〉演员:幸福重新定义 好莱坞女星胡凯丽
〉〉【玩工作】用想像力妆点人生的作者 罗佩瑜
〉〉制片:这辈子只和玩心相守  李烈
〉〉认份不认命:演出最真实的自我 【志气】郭书瑶
〉〉舞蹈家:为梦想和希望用力地活着 许芳宜

来看看田定丰的趋光行动募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