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Tu Feng En 写婚姻与价值观在历史里的多元流动,近来社会开始有声音支持婚姻有更开放的定义,蔡康永曾说:“落单的人也值得有家,只要是人都需要家。”

 

看到多元成家的新闻,这么多女性走上街头,守护传统家庭价值,我吓了一大跳。根据传统家庭价值,妇女不是应该待在家里相夫教子,洗衣煮饭?女子不是应该无才便是德?圣经上不是说:“女人要沉静学道,一味地顺服。”这样抛头露面,这样在外头和许多陌生男性杂处,不会有碍传统家庭价值吗?(也来看看:在边缘的伟大女性, Maria Sibylla Merian

我想到了几个故事。

曾经女人走上街头是违法的

1900年日本颁布的“治安警察法”,特别规定两种人不得参与集会游行:女子和未成年人。换句话说,如果你活在100年前的台湾,你真的不会看到妇女走上街头,因为那是违法的。

可是不是每个人都愿意乖乖配合。一位来自日本静冈县,名叫坂本真琴的家庭主妇,就不懂凭什么男人可以参政,女人不行。她在1919年底和几个女性友人成立了“新妇人协会”,首要任务就是要改掉这一条法律。(告诉你:第一夫人,不只是男人的副手

但当时女性连参加政党的机会都没有,该如何改变法律呢?这群妇女运动者因此开始对国会议员展开游说,结果居然真的让议会转而支持他们。当时法案先在众议院通过,然后送到了参议院(贵族院)。参议院的委员会也审查通过,终于要交付表决。

可是这时,一位名叫藤村义朗议员突然跳出来说:“最近有一些叫新女性还什么的奇怪团体,一直在尝试在政治上做些什么。我感到非常的苦恼。这个时间要参议院同意这样的事情,违反我国国体。我绝对反对。”

于是在表决时,案子被否决了。但坂本真琴没有气馁。隔一年,她们又想办法把案子提上国会议程。而且她再次对参、众两院的议员,展开积极的游说。不只如此,她甚至直接闯到了当时反对的议员藤村义朗的家里,花了两个多钟头,终于把藤村义朗给说服,让他不再阻止。

终于在1922年3月25日,日本参议院通过了修正案,女性获得了参政权。但通过女子参政权,日本社会就男女平等了吗?当然不是。或许正好相反,像坂本真琴这样的女性运动者越是活跃,对于女性的轻蔑言论,就更是肆勿忌惮。(同场加映:不当乖女孩,才能改变历史

曾经女人读书被认为和“性堕落”划上等号

当时有些女性率先成立女子大学,想不到却引来了各种攻击。有人说,读书会让女人男性化,有人说,这些女人读书会带来“性堕落”。他们言之凿凿,宣称许多来东京读书的女性,其实别有用心。他们说,她们都是来卖淫的。

1920年代听起来很遥远吗,那就讲讲1961年吧。这一年在日本,进大学读书的女性人数大幅提高。

这很美好吗?早稻田大学的教授晖峻康隆跟庆应大学的教授池田弥三郎,都不这么想。(对了,他们都是男的。)针对这个现象,他们先后发表了“女大学生亡国论”。他们主张,大学已经要被女性给占领,快变成新娘学校。女性不待在家里生育,需要支撑社会的男性却无法进大学,这样下去,就要要家毁国亡了。(她好想上学:最勇敢的 16 岁女孩,马拉拉

听起来有点不可思议吗?

曾经婚后女性必须从夫姓

让我再讲一个更近的故事──其实是现在进行式。

按照日本民法规定,许多日本婚后女性必须从夫姓。(注)注意,不是冠夫姓,而是太太必须改成先生的姓。换句话说,如果在台湾,周美青就会变成马美青,吴淑珍就会变成陈淑珍。我们听起来或许有点奇怪,可是日本妇女长期以来也就这样接受了。

但渐渐地有人觉得不太对劲。为什么在结婚之后,太太就必须跟着先生姓呢?难道女方的姓就这么随便,就可以轻易地抛弃?女性在婚后要选择保留自己完整的名字,难道不是一种个人自由吗?

所以她们想要修改法律,改成让每个家庭都有选择的自由。要从夫姓的,就继续从夫姓。(很多人是觉得无所谓)不想从夫姓的,就沿用自己的名字。(同场加映:【年度女人】中国人权斗士,替女人发声 叶海燕

听起来不是皆大欢喜吗?噢不,有人跳出来反对了。

反对的理由包括了:
一、想要保留自己姓氏的女性只是少数,不应该为了少数修改法律
二、这是日本传统。虽然中国和韩国都不这么做,但日本是日本,不应该跟随别人
三、夫妻姓氏不同,将会提高离婚率,因为双方会缺少一体感
四、这会威胁传统对于家庭的定义,不应该为了一部分人的需求而修法鼓励这种行为。──这些理由听来何其熟悉。

故事说的太长了。但我想说的是,现在我们觉得理所当然的事,曾经都被当成是洪水猛兽,会毁灭世界。虽然世界没毁。

我想说的是,那些站在台上说要守护下一代的女性,老的,年轻的,你们真的都忘记了就在过去一百年内,像我这样的男性可以轻易地、理所当然地,就把你们踩在脚下,剥夺你们的权力,说你们是次等的、不完美的、智力有限的、感性胜过理性的、不能参与公共事务的、不配享有和男性同等权利的?(也来看看:Google 想创新,绝对少不了这位女性

我想说的是,你们都是既得利益者,我也是。我们不能选择不当既得利益者,但是我们可以选择记得那些为我们争取利益的人,我们也可以选择当一个为别人争取权益的人。我不知道我的下一代会不会是同性恋。但她们将来身边的叔叔伯伯阿姨,肯定会有一堆同性恋。但我一点都不担心。他们将会觉得这一切理所当然,就像他们觉得女性可以投票,女性可以读大学,女性可以不从夫姓,同样的理所当然。(推荐诶阅读:脸书的小动作,企业的大态度:支持同性婚姻合法化

可是我不要我的小孩在一个反智的社会中长大。

这才是我想守护的下一代。

(注)感谢有人点出原文的问题。其实不是“所有”女性都必须从夫姓,按照目前法律,方也可以用妻姓,总之,重点是夫妻双方需要使用同一姓氏。不过,在一个男尊女卑的社会里,大多数女性还是跟着先生姓,这也是有人坚持要把修改法律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