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many 编按:
我想我们都曾在电影里看过男人单膝下跪求婚的浪漫场景,或许也曾经想像过未来的那个他单膝下跪、递上戒指、用柔情万种的眼神望向自己的样子,但是当单膝下跪渐渐变成一种“不跪我就不嫁”的仪式,我们得到的真的是“浪漫”的爱情吗?她忍不住问了:在爱里,妳是想做老被宠爱的公主,还是好好相爱?(也来看看:25则会让你相信世界上有真爱的小故事



妳是想被宠爱还是相爱?

回到录影现场,有人正在分享(其实是炫耀)一个“感人”的求婚范例,他说:“一对非常喜欢米奇,也就是迪士尼米老鼠的男女,男的精心筹划了求婚的活动,请朋友帮忙把女友带到一个公园,他自己在大热天穿上米奇装(当然包括又大又重的巨耳老鼠头),对着女友亲切地招手。刚开始女友还觉得“山寨版的米奇装太丑”,兴趣缺缺。但朋友不断怂恿,她终于靠近跟米奇照相,此时男友掀开头罩,单膝下跪说‘请妳嫁给我吧?’在众人的欢呼中,女友感动落泪,俩人相拥,从此世上多了一对佳偶。”(也来看看:妳是嫁给“他”,还是“他的背景”?

在一片羡慕赞叹声中,我惊讶地说不出话来。被主持人问到时,我说:“米奇不是负责在童玩节或乐园里娱戏幼童的吗?竟然也适合大人的活动──结婚?我真是太低估它了……”

我这“不捧场”的回应,事后被节目同事拿来取笑:“妳,铁定没被求婚过,所以才见不得别人浪漫!”

“是,我的确没经历过惊天地泣鬼神的求婚戏码。那有什么好的?”

“想想看,假设说金城武好了,那么帅的男人扮成米奇跟妳求婚,妳不会感动到哭吗?”

其实,那天录影之后,看到大家的反应,我也试过要去理解这种求婚,但,“金城武在大热天穿着米老鼠装下跪”的想像画面,不但没有帮助我瞭解,反而只觉得心痛无比!我思索着,所有我认识的成熟、稳重、性格的男性朋友,有谁会愿意这样求婚吗?实在是,一个也想不出来。

一般成熟的男人对于戏剧性的求婚示爱大多抱持嗤之以鼻的态度,但似乎有不少女人喜欢这样。这代表了什么?

表面上,这只是很单纯的“浪漫”,但,为什么扮糗的都是男方?有哪一个女人会跟朋友炫耀“我穿上米妮的鼠尾巴和蓬蓬裙,请来所有朋友,跳来跳去地求男友跟我结婚?”

弱势撒娇与强势跋扈

我在计程车上看过一则笑话,刚好是一个对照:

小明看到电视上的求婚画面,好奇地问:“爸,你跟妈求婚时有下跪吗?”

爸爸:“没有。”

小明:“为什么?”

爸爸:“你妈说,以后跪的机会还多着呢,这次就免了。”

如果妻子在婚姻中处于与丈夫平等的位置,可以在丈夫犯错时要他下跪(这当然只是个比喻),就不需要求婚时那一跪了。

戏剧化求婚戏码的背景意义是:女人结婚会损失些甚么,因此需要男人证明,为了她,他可以克服困难,达成一个非常任务。扮米老鼠,在众人面前下跪,花掉一个月薪水买跑马灯,都有这种意味。(也来看看:爸爸给儿子的婚姻箴言:结婚不只是为了你一个人

这种期待反映了关系中的几个预设,第一,男人要有主动十足的诚意才能抱得美人归。第二,在下嫁之前,女人需要确认自己值得男人为她做一件“特别”的事。至于是特别勇敢、特别用心、特别花钱、还是特别厚脸皮,见仁见智。隐微地,这是内心对于结婚的不安,也是对伴侣的某种攻击性。求婚时玩一次就算了,但如果在生活中一直需要这种诚意与价值的“证明”,俩人的关系很容易逐渐积怨。

有一回我在广播节目中访问《北欧超完美丈夫的秘密》的作者李濠仲先生,他描述北欧男女在婚姻中的平等合作关系,据说英国某大学在二○一一年调查了十二的国家的夫妻,发现挪威男人是“最完美丈夫”,相较于其他国家的男性,他们花了最多时间在家务、照料小孩等方面,对他们而言尊重妻子只是基本行为。挪威女人对此的反应是:“他们只是做好份内的事而已。”许多听众表示羡慕那样的关系,举案齐眉,而不是男尊女卑。

“挪威的男生、女生只是身体不同,脑袋里装的几乎是一样的。”李濠仲说。挪威女孩从小被带去滑雪登山,男孩在校要上缝纫课,尽管老一辈挪威人还有传统观念,但中生代已经显现出两性平权教育的成果。把这几件事放在一起,真是耐人寻味──想要平等的女性们,愿不愿意放弃作公主被宠爱的特权呢?如果不放弃,能够得到男人真心的尊重和平等对待吗?(也来看看:十招辨别妳是女孩还是女人

被宠爱,是小孩子的心态。在以夫为天的世界里,女人会争宠、撒娇、耍赖,在平等的关系中,并不存在这种对位。如果夫妻关系明明已经很平等,女人却经常要求男人演出特别的宠爱戏码,男人感觉到的可能不是撒娇,而是跋扈与任性。

男人也需要感觉自己是被女人宠爱的。幸福的关系需要双方都有宠爱别人的能力,而不是两个讨爱的孩子的家家酒。(或许你该看看:女人的安全感,男人的自由心

 

献给每一个想爱,愿意去爱的妳和你 〖学习。在一起的幸福〗

 

让我们,彼此宠爱
〉〉沈默,让他越走越远
〉〉李大仁与程又青的唯一与第一
〉〉爱,漫天大谎?或许你情我愿就好
〉〉最美的爱,是让妳从自己身上发现爱
〉〉都是你,让我感到寂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