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少有人不知道吕后。

她最着名的事迹,就是在丈夫汉高祖死后,将他貌美如花的宠妾戚夫人做成“人彘”,“彘”(ㄓˋ)是猪的古名,但实际上戚夫人当时比猪还不如,因为她被灌哑了嗓子、薰聋了耳朵,手脚全部被齐齐切断,成了一颗肉球。

于是,世人皆道吕后心狠手辣、蛇蝎心肠,最毒妇人心。

 

台湾插画家德珍笔下的吕后 (《汉妆潋滟》,2007)

 

不过,蛇蝎皇后吕雉小姐,其实也和平常人一样,有颗柔软的父母心。

比如说,汉高祖刘邦曾经在谋臣刘敬的建议下,动了将自己唯一的女儿鲁元公主嫁到匈奴去的念头。刘邦相信如此一来,匈奴单于便成为他的女婿,以后继任的单于甚至可能是他的亲外孙,有了这一层亲戚关系,匈奴单于大概就不会随意对汉代发动战争。

说来也许有点荒谬,因为在刘敬提出和亲的建议之前,鲁元公主就已经嫁给赵王张敖为后。但是汉代的人并没有烈女不事二夫的观念,因此在政治需要的前提下,已经出嫁的鲁元公主,还是可以与赵王离异,充当汉、匈之间的和亲公主。

 

电视剧“美人心计”(2010) 中的鲁元公主

 

只是当吕雉听到这个消息后,却难过地不得了,日日夜夜以泪洗面,向刘邦动之以情:“妾唯太子、一女,奈何弃之匈奴!”刘邦还有其他小老婆生的儿子,但是对吕雉而言,她的孩子就只有太子刘盈 (后来的汉惠帝) 及鲁元公主,所以她无论如何也不愿意让鲁元公主成为和亲的贡品。最后在吕雉的柔性施压下,刘邦还是决定作罢了。

刘邦舍得,吕雉舍不得,因为吕雉似乎从未将鲁元公主的婚姻视为政治联姻过。

在刘敬带着新封的“长公主” (其实与刘邦一点血缘关系都没有) 出发到匈奴和亲之后,鲁元公主所在的赵地,也开始因为赵相贯高与赵午等人阴谋刺杀刘邦而风云变色。刘邦怀疑赵王张敖也参与这起阴谋,所以将张敖一起逮捕下狱。

吕雉替刘邦翦除功臣一向不遗余力,但是在这起事件中,却坚定地支持女婿的清白。她屡次向刘邦进言:“张王以公主故,不宜有此。”也就是说,吕雉认为张敖身为鲁元公主的丈夫、刘邦的女婿,怎么可能做出这种不忠、不孝的行为呢?但是刘邦却对此嗤之以鼻:“使张敖据天下,岂少而女乎!”刘邦的话翻成白话,就是: “拜托!如果张敖能获得天下的话,还怕会没有妳女儿吗?”言下之意就是,到时候还怕会少女人吗?妳女儿才没有重要到可以完美牵制她老公咧!(奇妙的是,刘邦却相信送了个和亲公主过去,就可以成功维系汉、匈之间的和平…)

 

符合传统形象的中年吕雉:“美人心计”(左)、“西楚霸王”(1994,右上)、“大汉风”(2006,右下)

 

刘邦和吕雉截然不同的态度,除了反映两人看待政治的心态之外,大概也与家居经验的歧异有关。刘邦年少时是乡里有名的小混混,常常为了避风头而远遁山林,家里的生计几乎全仰赖吕雉带着一双儿女种田来维持。可想而知,刘邦是鲁元公主成长期间“缺席的父亲”,可能不容易与公主保持互动良好的父女关系;而吕雉强硬的性格,以及与子女之间的紧密关系,大概也与她长年独自操持家计,和子女相依为命的经历脱不了关系吧!

 

与以往形象迥异的年轻吕雉:“王的女人”(开拍中,左)、“神话”(2010,右)




图片来源:【pic1 / pic2 / pic3 / pic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