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法国家庭的教育文化反思台湾教养,学习以更多元的育儿方式让孩子探索自我,自适发展。

  

法国格勒诺布尔(Grenoble)拥有得天独厚的丰富资源,位处 Vercors 高原、Charteuse 高原和 Belledonne 山脉之间,是阿尔卑斯山地区的中心。四周峰峦耸立,从城市的各个角落都能望见远方白雪皑皑的山峰。终年四季,阿尔卑斯山群顶峰处的白雪从未停止成为格勒诺布尔市最佳的天然景观,山峦雪景,相得益彰。山,的确是这个城市最宝贵的资源,相对的,每年冬季也吸引了成千上万来此滑雪的游客。

格勒诺布尔曾在 1968 年举办过冬季奥运,这里的滑雪场拥有多样的滑雪坡道、风景如画的滑雪线路以及丰富多元的滑雪项目。来到格勒诺布尔若不来场滑雪体验,岂不等于进到金山银山却不懂得拿取宝藏吗?

滑雪旺季时只要到火车站旁边的巴士站(Gare Routiere),往往就能看见一行人扛着厚重雪具,身穿五颜六色的专业滑雪服,排着队伍等待买票。在那里能买到阿尔卑斯山附近着名滑雪胜地的车票,而巴士就在外头等候,出发的时间一到,人群立即被载往高山云深处。滑雪场外围有不少雪具出租店,游客在店里量脚的尺寸,选择适合自己的滑雪鞋以及滑雪杖,全身都穿戴完全后,就要前往雪地好好奋战一番了。 

才刚把城市重重的甩开,双脚马上就要踩在让人动弹不得的滑雪板上,第一次滑雪的我觉得自己像是一只被困在捕蝇纸上的苍蝇,动弹不得,走起路来显得笨重不堪,实在叫人很难想像穿着这玩意如何在雪地间滑行。朋友给句忠告‘初学者不一定经常摔跤,但是害怕摔跤的话是学不会滑雪的。’不管会不会滑雪,都得尝试在雪地里跌得狗吃屎,这才是阿尔卑斯山区的运动精神喏!浅尝滑雪运动的我,秉持“哪个初学者不摔倒”的道理,在雪道上勤奋不懈地贯彻这个精神,果然跌得很过瘾。所幸跌倒时只要记得以侧身的姿势倒地就行了,柔软的雪地允许人们可以不断地失败又站起来,反倒是朋友笑我‘你不是在滑雪,而是被雪滑。’(延伸阅读:习惯跌倒,享受失败

幸好被雪滑的经验并未让我打退堂鼓,隔了几年,我又与几个朋友相约从巴黎回到格勒诺布尔,准备进行一趟冬季滑雪之旅。

每天早晨,当天边泛起一丝鱼肚白时,我们便整装自城市出发。由于大家都是初体验,对于滑雪既期待又怕受伤害,每个人都努力克服自高处急速俯冲的恐惧感。据说滑雪时保持平常心是最重要的,该快则快,该慢则慢,该停下时就要停,面对人生时何尝不是如此?

当我站在山腰处决心纵身一跃时,我知道我已经战胜恐惧了,接下来就是有意识的控制速度,保持正确姿势。第一次顺利地从山腰上滑下来,还附上一记漂亮的煞车动作时,内心煞时欢声雷动,高兴到幻想连雪人都走过来跟我握手道喜。

在山上不知是被耀眼的阳光晒的头昏脑胀,还是在雪地里跌跤次数过于频繁,一整天下来,精疲力尽。身体虽然累,心灵却被一种无以名状的力量充满,用力挥霍的日子大概就是这种感觉吧!滑雪的时间过的飞快,在不断摔跤、站起来、晒太阳、挑战失败又挑战成功中过去。日落时分,我们这些疲倦的苍蝇们卸下犹如捕蝇纸般的滑雪鞋和滑雪板,拍拍翅膀,换上轻盈的步伐准备回家。因为疲惫,在巴士里睡得人仰马翻,醒来时已在黑暗中回到都市。我们夜宿在格勒诺布尔的朋友家里,省去了在山上过夜的费用,其实,真要体验法国人的滑雪度假方式,最好在滑雪场附近租个木屋,白天在山上几经折腾努力滑雪,晚上在供暖十足的小木屋里品尝热腾腾的起司火锅。(起司火锅顾名思义是用起司当锅底,以面包沾着吃,在严冬时是最佳怯寒补品,补充滑雪者一整天耗尽的热量)接着,在小木屋里享受闲适时光,冲个热水澡进入温柔梦乡,次日清晨又精神奕奕地在薄雾中早起。(延伸阅读:舞蹈家:为梦想和希望用力地活着 许芳宜

我想起了语言学校的 Patrik ,这下我终于明白了滑雪让他看起来心流飞畅的原因,也终于理解为什么某些热中滑雪的狂热份子,千里迢迢自北欧南下,情愿花上一整个星期的时间在山上滑雪。这些人在这个有山有雪的城市中如鱼得水,滑雪板成为他们身上的翅膀,他们在林间雪道上来去自由;在向下俯冲的速度中体验快感;也在腾空飞跃时如鸟飞翔。

虽然只能在浅山坡上来回滑行,但我已经感受到周围银白世界向我敞开的怀抱,不只我在这里拥有属于自己的节奏,孩子们在雪地里恣意玩耍,这是专属于他们的大型游乐世界,连不会滑雪的人都能漫步在雪衫森林里,遇见他们自己与雪的对话。

天地间的坦荡,在这里格外清晰,不消言语,每个人都被无言地接纳。(延伸阅读:豁出去!真正的世界在舒适圈外面

从滑雪看法国家庭教育文化

滑雪时我注意到一件事–连五岁大的孩子都能从我身旁呼啸而过,孩子们看着我这个狼狈不堪,气喘吁吁的大姐姐在雪地里翻滚时,心里不知作何感想?同行的友人也注意到了,面露惊讶的表情看着我,打着哑语说“他们是小朋友吗?他们从上面滑下来呀?”

是啊,他们的确是一群不到一百公分的小孩子,而且正以从容优雅的姿势,从我们还不敢挑战的高处滑过眼前。他们就像一群小鸭子,乖乖的跟在教练后边滑,教练还要时不时地充当加油队长⋯⋯

“爱蜜利,太好了,就是这样!”
“没错,朱利安,你表现的很好!”

孩子们的脚上功夫跟他们父母的勇气,在我看来是不分轩轾。父母怎么敢把小孩带到山上滑雪呢?难道他们不知道像我这种不懂滑雪的危险人物,脚上的滑雪板随时有可能变成杀人武器吗?这种事在台湾几乎不可能发生。

 从滑雪这个运动,我看到两个文化的差别。

台湾的父母们做任何事情都以孩子为中心,对许多人来说,承担危机与忍耐不便得花费相当的精神及时间,他们因而宁愿窝在家里。他们会说“带小孩出去我也不能玩,还是算了。”或是“小孩会哭闹,太麻烦了。”于是,有了小孩的年轻父母牺牲了出门逛街的闲情逸致,他们不会在野外露营,尽量避免到人多的地方活动,现代父母困在恐惧铸成的牢笼里。

法国人的观念却非如此,婚前的生活仍旧持续运转着,小孩并非父母失去自由的原罪,他们从小就让孩子参与周遭生活。有些人可以带着一岁的幼儿去壮游,有些人带着不满五岁的小孩溜直排轮,更多时候我看见他们推着婴儿车走在大街上。而现在,这些小鬼竟然还踩上滑雪板上,尾随他们的父母驰骋在雪地里;时而跟着其他小朋友,精神抖擞地让教练带着他们缓缓滑行。小孩在学会算术的年纪时也学会滑雪,在法国是自然不过的事情。对法国人来说,滑雪当然有危险性,与其害怕受伤,不如学会如何防范伤害,让孩子们在年幼时就有锻炼体魄与磨炼意志的基础,大自然即是最好的功课。(延伸阅读:让孩子提早认识这个真实世界

波澜壮阔的山景教孩子心存敬畏;宁静优美的冬景使他们心灵自由,未来,这些孩子们也会一代一代地传承雪的冒险。法国人看得很清楚,倘若将生命谦和信任地交给大地,释出积极参与的能量,大地也会以温柔相互回应。

   

看着孩子们一个个稳妥地来回雪道上,我不再为其担心。年幼的他们都能如此信任天地,而我,又能否将自己完全地交托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