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many 编按:
孩子眼底的世界和大人的不一样”!女人迷观察家上周和我们分享了用心生活,是种习惯,这周他回顾过往的旅游经验,以及在旅行途中碰到的小屁孩们,要告诉我们偶尔用小孩子的眼光看世界,或许世界也会跟着不一样喔!(延伸阅读:另类教育,让德国的孩子不一样


回到台南后的周末,喜欢到一间巷子里头老屋子改建的咖啡厅里坐一个下午,有时候就这么自己一个人对着电脑打打字,看看书,有时候就坐在咖啡厅外的庙宇旁,跟着这里的朋友们聊聊天,这也是台南才会有的特殊景象:咖啡厅里大都是周末想放松心情的 2, 30 岁的年轻人们,但走到外头,旁边就是一间庙宇,巷弄里坐着一些老人们,泡茶聊天下棋,年轻爸爸妈妈们带着小屁孩在外面乱跑乱窜嬉闹着,整个画面热闹却不嘈杂,现代文创与旧有传统文化交错又不突兀,是一种恰到好处不做作的和谐,是老人小孩与年轻人之间的一种不用说出来的默契,那天我站在外面跟朋友们一如往常聊着近况,突然有个可爱的小孩就这么冲到庙的香炉前面,双手合十对着香炉无来由的行礼拜了三下,样子可爱的让在旁的我们笑弯了腰,就这样,那个下午一如往常是一个让我感到放松自在的下午,但因为那个小孩又多了点俏皮可爱点缀生活。(延伸阅读:在台南,过着偷笑的生活

于是想起了每每自己旅行到了一个新的陌生环境,只要有可爱的小屁孩在,整个氛围就会变的温馨和谐,而这个小屁孩也一定会变成大家的话题中心,也会变成彼此之间破冰的一个很好的开头。我很喜欢小孩子,在旅行中看到小孩总喜欢逗着他们玩,看着他们天真又纯真的笑容,自己的心情也会跟着好起来,而那几次的旅行也因此变得可爱,回想起来总是让人会心一笑。

记得刚到德国时,因为深受一位印度女孩的喜爱,自己肤色又比较黑,所以总是被夥伴们戏称为印度王子,时间一久经过简称后,在德国的台湾朋友们就也习惯叫我“王子”,但是在刚认识不久的人们面前,大家不知道这个外号的缘由,于是我就变成了一个自以为帅气的凭什么王子殿下,然后成为大家开玩笑的一个话题。

但这个外号却也让我想起了在阿拉伯旅行时就遇到的这个来自印度小女孩,看来我跟印度的缘分不浅,她三岁,其实我忘记了她的名字,她有一点害羞,不太说话,但脸上总是带着那个纯真的笑容,记得她总会自己随着阿拉伯的音乐,在沙漠中自个儿开心的跳舞转圈,要照相的时候就会自己对着镜头灿笑,然后她会用英文数数字,只是数到 thirty-eight, thirty-nine 之后,总是会自动跳回twenty在数一次。而我想因为这个可爱的小公主,甘愿当一下自以为帅气的凭什么印度王子。(延伸阅读:最缤纷欢乐的节庆!印度 洒红节

 

这时画面右拉到了比利时前往荷兰的火车上,拉着厚重的背包,带着旅途多日的疲惫,好不容易对着号码找到了自己的位置,深深地喘了口气,四处张望了一下,前面好像坐了一对荷兰夫妻,正准备双眼阖上稍作休息,突然间从前面的椅子中间探出了一个咬着奶嘴的可爱的小人头,正对着我们好奇地眨了眨眼,可能是觉得黑头发黄皮肤的我们跟她平常看见的人们都不太一样,所以好像发现了什么新奇古怪的人类般地观察我们,我们也开心地对她挤眉弄眼,逗得她呵呵笑,前面的爸妈也偶尔的转头对我们微笑示意,那趟火车感觉时间过得特别快,随着这个可爱的小孩眼睛一眨一眨,就到了我们要再次背起行李往下一个目的地前进的时候,但不知怎么的,原本沈重的背包好像轻了一些,我们的心情也轻松地多了点微笑。

这个小女孩叫做 Emma ,她是一个台湾妈妈与瑞典爸爸的小小混血儿。今年一岁,跟我一样属龙,是个小小小龙女,我在丹麦的那个可爱家庭里放松的度假时第一次与她相遇,我想从那时候开始我就懂了什么叫做一见钟情(怎么感觉好像有点变态),这几天这个小小混血娃仔,就跟着我们四处东奔西跑,也总是大家目光的中心,还不太会说话也不太会走,这小妞就过着吃饱睡,睡饱吃,不爽的时候就大哭,开心的时候就呵呵笑,如此这般慈禧太后的生活,看着这对年轻夫妻得半夜随时起床,就因为小娃仔肚子饿在大哭,平常也要轮流背着她四处跑,还得随时照料小娃仔的一切,光看就觉得这样的生活是有点累人的,只是看见他们看着 Emma 的表情还有看着彼此的眼神,突然间就瞭解了这就是爱,这就是一个可爱的小家庭,彼此互相体谅,呵护着自己的小宝贝长大,其实心里头满满的都是甜甜的滋味,我想这就是所谓甜蜜的小小负担吧!(延伸阅读:学会丹麦的六个幸福基因,台湾会更好

而最后回到我在德国居住的那个城市德勒斯登(Dresden),它虽然不像是柏林,慕尼黑,或是法兰克福那样的大城市,但却是个有着丰富历史文化古迹与现代都市交杂的美丽城市,如果要我说,我会说它就是德国的台南再适合不过。而从2001年开始德勒斯登的政策也开始改变,政策的方向是希望将其变成一个“欧洲城市典范”,希望其有一个吸引人的城市中心,减少土地消耗,稳定的人口消长,改善社会福利制度,而这样城市郊区化的政策方向,却意外地促使了再城市化,德勒斯登的人口开始逐年增加,生育率在德国里也是数一数二。

穿梭在大街小巷,时不时地会遇见父母推着婴儿车,带着可爱的小婴儿或牵着大了一点的小屁孩,悠闲地在四周一个一个嬉笑着经过身旁,在喧闹的城市中点缀着平静地氛围。而刚开始在这里生活所需要的一切,很多是靠着这里的台湾学生会的学长姐们的帮忙,而其中一个在这里念博班的学长,他带着怀孕的老婆一起在这个城市里生活,于是我们在这里的日子就看着学姊的肚子一天一天的大起来,不久后我们开始帮忙学长搬运组装婴儿床,准备迎接小北鼻的到来,而这个小小新生命也就不负众人期待的这么呱呱坠地,我们都叫她小之蕙。看着学长学姊还有小之蕙在这个我所居住城市生活的点点滴滴,就有一种陪着小之蕙一起长大的感觉,也不由得更喜欢这个就像是台南的城市,对我来说这里就像是我在德国的家一样,我也就这么意外且幸运的在一个悠闲温馨的城市里,生活念书与计画旅行然后体验欧洲,当我在欧洲的时候,我最想念的就是台南的一切;而现在回来了,偶尔还是会想回到亲爱的德勒斯登,跟学长学姊还有小之蕙在易北河畔的那间露天餐厅,喝着啤酒聊着近况与未来,转头逗逗婴儿车里的小之蕙,就这么放空一整个下午,就像那个下午在台南的咖啡厅外一样,所谓生活。(延伸阅读:放下、放空、放平、放心、放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