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很喜欢跟他在一起的时候,他总是说很跳 tone 的话,让我笑得想捶人。我很喜欢自由、很喜欢跟他在一起可以去很多我们没去过的地方,做很多没做过的事情。我们一起到奥万大,早上起来看见枫叶落在窗边,眼前是深秋的异色天空,他从后面轻轻地抱我,我感动得好想哭…。我跟他说,跟他在一起的时候我就像草原,可以仰望天空,很舒服、又感觉很安全;但是后来我却发现,跟他在一起的时候,其实我哪里也不能去。我们都以为大草原很轻松、很自由,但忘了草原,其实只能等待日出日落…。”极简咖啡的虎斑小猫跳到她的大腿上,或许是因为这样,眼眶里的泪光迟迟没有滴下来。她看着窗外的云朵,低头继续说。(延伸阅读:女人的安全感,男人的自由心

等不到的约定

“……有时候你在乎的不是承诺,而是有没有未来。他说他不知道还能怎么爱我,可是他明明知道,我真正想要的是一个家,一个温暖的家,一个谁也不会离开、谁也不会丢下谁的家…。可是,当我跟他讨论这个问题时,他不是闪躲,就是说改天再聊,但是这个改天,一改就是半年,这半年内,还参杂大大小小许多次的深夜不归和劈腿…。我等得很累了、很无奈了,所以离开了。但还是好痛。”才刚说完,小猫的额头就湿了一片。猫儿抬起头好奇地看着她的脸,啜泣的声音没有停歇。

“我…我以为我可以不再想他。我以为我可以透过对自己好一点,来忘记那些他曾经对我做过的承诺,说过的美丽谎言。可是,离开他这几个月,我发现我不能。拿起手机,还是会想看看脸书上的他最近过得怎样。但如果问我还愿不愿意重来,我的答案却是否定的。最后那段日子,太伤、太痛太辛苦,我不想再回到从前,那种一个人努力却又看不见天明的深渊。都已经分开一年多,朋友都调侃我再痛也该走出来了吧?可是我也只能苦笑着附和。他们不是我,怎么能决定这段路该走多久?倒是我,已经渐渐无法再相信一个人、无力再经营一段感情了…。”(延伸阅读:关掉他的脸书,妳救回自己的人生

 有些人离开一段关系之后,就不愿再走进爱情了。心里好像有一块,不愿再被掀开,不想再被提起。你以为不再碰就不会再受伤,可是这样的躲藏和保护,并没有让他们得到真正的快乐,为什么?

 

在爱里,习得无助

曾经你的世界里都充满他的体会,曾经你们说好要到李大仁与陈又青的秘密基地约会、曾经他说他会好好想彼此的关系,可是到了最后,这些曾经都变成了一种无力。结果,你在离开他之后学会的第一件事,不是成长、不是沉淀,而是习得了“无助”(Learned helplessness)。

Martin Seligman 与 Maier (1967)曾做了一个着名(而且残忍)的实验,他把两只狗分别关进两个笼子中,只要笼子上面的灯亮起,底盘就会通电,两只狗就会被电得哀哀叫。关在 A 笼的小狗 A 君在几经碰撞之后,发现鼻子触碰到笼子的一个开关可以停止电击,可是 B 笼的小狗 B 君无论怎么乱跳乱叫都无法改变现况,几次尝试之后就放弃了,趴在笼子里一边哀叫、一边任电击宰割。

后来,狗狗被换到新笼子里,A 君发现这次无论如何碰撞开关都无法停止电击,情急之下又做了其他的尝试,乱叫乱跳,最后跳过栅栏到隔壁的笼子,成功躲过电击;但 B 君即使看到了 A 君的逃脱过程,却还是选择瘫软在通电的地板上,不愿意尝试,甚至放弃叫声。

当你觉得你做再多的努力也无法改变现状,当你曾经用尽其极地挽回一段关系最后还是失望、当你发现每次他给的承诺都跳票,每次你给的等待都没有尽头,于是你的无力终于让你学会,不再做努力、不再相信感情、不再给爱机会,也不再给自己机会。

可是,这并不会让你快乐。你以为隔绝感情可以让自己避免伤心,你想说不去付出就不会有失去,你认为一个人就好了,其实你根本未曾变好过,只是不想再让自己更难过而已。于是,你活在一种自我验证的预言里(self-fulfilling prophecy):

(1)觉得世界上没有永恒的爱情→不愿意尝试任何的可能性→因为不愿再踏出一步、不愿打开心房,当然无法再获得真诚的爱→然后跟自己说:“你看吧,世界上果然没有永恒的爱情。”→不愿意尝试任何的可能性……

(2)觉得被遗弃→自我怀疑→觉得自己不值得被爱→不敢提出邀约、不愿与他人过度亲昵,心想反正再次相信也是再被遗弃→关系是相对的,因为你未曾真诚地对待自己和关系,对方当然也会有所保留,或是相处一段时间之后自动消失→觉得被遗弃→自我怀疑……

最后你会发现,其实你不是爱不了,而是伤不起。几年前的一段感情在你的心中埋下了针,让你太害怕再受伤、太担心会再次失望。但你却忘记了,现在的你可能已经不如往昔,你可能已经有更多的能力来经营关系;你也忘记了,现在身边那个对你好的人也不是原先的他。在感情里,你远比过去拥有更多资源和可能性,但你却因为过去习得的无助,以为自己注定寂寞、与真爱绝缘,就像实验中的 B君,未尝试就先放弃,把自己困在原先本来能逃脱的牢笼里。(延伸阅读:给不一致的爱

海星一般的勇气

如果你不相信一段关系是可以长久维系的,如果你因为曾经的伤就不愿意对自己,或对这段关系好一点,你会发现在多次的情海浮沉以后,还是找不到一个稳定的港口。Nathan DeWall 等人透过几个研究,逃避依恋的人对关系的承诺感较低、也因此更容易有对伴侣不忠的倾向。当逃避与疏离变成一种习惯、当你担忧太过亲近会伤到自己、当你不再愿意认真投入一段感情,你也会“如愿以偿”地,无法拥有一段稳定的关系。

“我希望我是海星。就算是被切了一半,还是可以永不放弃地长回来。”孩子在学习单上写了这段话,我反覆看了几遍,感触很深。

我们都需要海星一般的勇气。与曾经紧紧相依的他分开,那撕裂的伤口本来就无法短时间痊愈。因为离开,原先就是一趟自我重建的旅程,既然是重建,本来就没有轻松可言。可是如果继续将自己蜷缩在防卫的壳里,你会发现,不敢去爱的人,最终,仍得不到爱。(延伸阅读:其实,不是妳的错

是的,踏出一步可能会使自己再次受伤,但是把自己包起来,并不能带你到任何地方,只会让你在同样的轨道上,复习过去的无助,实现自己的预言。如果你已经看了够多的励志书,却仍停在这回圈里面,“立即”做出改变,就是对自己好一点,也对“现在”爱你的人好一点。

更多爱情里的体会,都在海苔熊的作品《在怦然之后,关于爱情的16堂课》


[延伸阅读]

1. Seligman, M.E.P.; Maier, S.F. (1967). "Failure to escape traumatic shock". Journal of Experimental Psychology 74: 1–9.doi:10.1037/h0024514PMID 6032570.

2.Downey, G., Freitas, A. L., Michaelis, B., & Khouri, H. (1998). The self-fulfilling prophecy in close relationships: Rejection sensitivity and rejection by romantic partners. Journal of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75(2), 545-560.

3. Brameld, T. (1972). "Education as self-fulfilling prophecy". Phi Beta Kappa 54 (1): 8–11, 58–61 [p. 9]. Quoted by Wilkins (1976), p. 176.

4. DeWall, C. Nathan, Lambert, Nathaniel M., Slotter, Erica B., Pond, Richard S., Deckman, Timothy, Finkel, Eli J., . . . Fincham, Frank D. (2011). So far away from one's partner, yet so close to romantic alternatives: Avoidant attachment, interest in alternatives, and infidelity. Journal of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101(6), 1302-1316. doi: 10.1037/a0025497

5. 陈俐瑾. (2007). 成年前期失恋者情绪调适历程之质性研究. 硕士论文. 成功大学教育研究所.  

妳经历过的那些,我们都懂
〉〉分开再爱
〉〉当爱,走偏的时候
〉〉不爱了,其实就是最好的答案

图片来源: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