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年的时间能改变什么?从《白色巨塔》到《女王的诞生》,杨谨华蜕变为一名收放自如的演员。“收视率的压力,已不能影响我,我曾经很在乎,但现在我的重心只留在表演里。”她所走的每一步,积累在灵魂深处,成为她的女王力。

 

导一场精彩人生

“妳要坚持住,要记得自己要的是什么。”她在微博上这么写道。从女二到女一的距离,杨谨华走的不算快。15岁出道拍广告,在杂志、MV里,都有她的身影。但真正让人记住她是2002年的《祕密花园》,一个看似自我却重视友情的大学生,成恩恩,片里是林依晨的好朋友。从女主角的好朋友到女主角,几年之后,《败犬女王》让她爆红,杨谨华成了炙手可热的当红女演员。经济独立、个性自信,她诠释的角色轮廓,渐渐地来到“姊字辈”的设定,被要求坚强、不能流露柔弱,必须褪下稚气,那在梦想和现实之间努力奔跑的侧影,就像电视机前的妳我,“我也长大了,来到了这里。”

从成恩恩到单无双,从女孩成为女王,有些人一出道就大红,的确,杨谨华不属于特别一帆风顺那类型演员。她蛰伏着,却也因此让人在她的许许多多角色里,发现每个角色都有个真实的她在自我对话,“演戏是人生的磨练,也见证我的人生。”她淡淡地说自己作为艺人没有特别漂亮,演戏也是从一知半解开始,2006年,一出《白色巨塔》让杨谨华进入到自己的演员身分,“很多人都问过我,什么时候开始觉得自己是一个演员?我想,是《白色巨塔》让我意识到我是一个演员,以前我只是演,《白色巨塔》让我明白了所谓戏的意义。”剧里爱上有妇之夫,杨谨华演一个为爱放肆的第三者,亦正亦邪角色里纠结了人性的善与恶,如何真实诠释出立体层次,就成了她演员生涯的转折点,“和戴立忍对戏很过瘾,他带领我去穿梭在恨、爱、快乐之间,成为一名有自觉的演员,对我来说,就像身心灵最终合而为一。”(延伸阅读:演员:值得为自己疯狂,陈意涵

梳妆台前,最近为了新戏《女王的诞生》赶杀青,已经几周都过着睡眠不足的作息,杨谨华脸上流露淡淡疲倦,但只要谈到演戏,她的双眼里仍有一种专注的火花,“当初因为不想坐在办公室里,不想一辈子就这样经过,我希望我能有一个更精彩的人生,因缘际会走进演艺圈,当模特儿,也曾经组过少女团体,生命就是有很多变数。”为了演戏,艳阳天,她在大太阳下挥汗飙车,天未亮,人们还在美梦中时,她已经在梳化,“在这行,妳不能选择朝九晚五的班表,但如果人们想到杨谨华,会记住我的表演、会感动,只要我这么想,我就觉得这不是我的梦想,而是很多人的梦想在我的戏里被完成。”

女王不女王

演了那么多年戏,杨谨华最近为《女王的诞生》再当了一次女王,她笑说,“这是剧名,我从来都没有觉得自己是女王,现实生活里,我比较像一群朋友里的调剂品,绝对不是女王、领导者这样的角色。”之所以取为女王的本意,是强调每个女人都可以是自己的女王,“唐美宝的角色设定很粗枝大叶,就像男孩子一样,是一个不懂谄媚也不懂谄媚是什么的人,所以她因此生活的比较辛苦,但她还是很快乐,甚至像黑暗里的光一样闪亮。”勇敢吧,她说,尽管如此,唐美宝还是很勇敢,“当一名演员,被说演技自然,演出最真实的情感,让人在看电视时能有情感上的寄托,就是我的成就感。”(延伸阅读:要做好工作,“使命感”比“有热情”更重要

每回新戏上档,随着网路的发达,脸书、微博就会开始有此起彼落的关注声浪,其中当然不只有正面的留言,“我自己很知道,也很能接受,有批评永远是好的,但我不会太被影响,因为表演没有一套公式,也没有所谓正确的演出。”至于收视率的压力,她先是笑了一下,然后认真地说:“其实表演还是要让自己在最舒服的一个状态,所以演员不能有太多压力,我曾经很在乎,但我现在宁可去想该怎么把戏演好。”直言自己看起来冷漠,“很多人总是说我好像很难搞,但我真的不是,以前我还刚入行很害羞,现在,我很喜欢和大家互动,也很高兴自己慢熟的个性因为入行有了转变。”与其说杨谨华是在工作,倒不如说片场就是她的生活圈,“有个前辈曾对我说,一个好的演员不是只有把戏演好,人际关系也很重要,我一直记得这番话,也时刻提醒自己,当演员不能只看到自己,工作人员都是我的朋友。”

下了戏,杨谨华说她最大的纾压方式就是放空,“因为我把全部的力气都释放在角色里面,其实我回家最喜欢放空,还蛮想念以前自己都会乱看很多法国片。”她说看电影通常看的是一种氛围,“演员要能多多接触各种表演,才能让拥有各种想像空间,不会被框框局限住。”演过许多角色,她点名了一个梦幻角色,“韩国电影《亲切的金子》让我印象很深刻,李英爱主演一个天使般却被诬陷入狱的角色,复仇,祕密,交织在一起,很有层次和挑战,如果有机会,也想演一次。”(延伸阅读:Me time 的16个小练习

工作或是爱情?

当一个演员,是她想做一辈子的事,但当人生来到一个至高点,杨谨华现在不再一味地往前冲。“我没有规定自己多久就得拍一部戏,因为要是戏不适合我,也不能硬接。”演过那么多爱情戏,杨谨华说自己的性格并没有因此过于浪漫,依旧比较理性。择偶不看外表,两个人之间有没有话说,才是杨谨华是否爱上一个人的关键,“也有朋友介绍那种190几公分、每个女生都很爱的大帅哥给我,但是我见了以后就是不行,没有感觉啊。”向来不相信一见钟情,杨谨华回想,“国中的时候,就在上下楼梯那个瞬间喜欢上一个人,后来也没有好结果,所以就更确信一见钟情不可行。”她说自己在爱情里是一个小女人,

“我以前也不会身段那么柔软,但我现在愿让自己当小女人,女人在爱情里,是男人的好友,是家人,是恋人。”

下了戏,她不当女王只当女人。“谈感情也是人生的学习,我相信,爱这种东西,妳和他互动,自己很清楚对方对妳有没有意思、有没有火花。如果我发觉到自己是谁的备胎,那么我也会立刻要自己把心收回来。”话语里有单无双的高傲,也有唐美宝的直率,杨谨华说,每个角色都有一部分的她,“我很爱工作,但不到狂的程度。”总饰演乐在工作的女人,杨谨华直言,虽然她不是工作狂,工作确实让她快乐,“我当然很希望这种快乐一直延续下去,人对于自己的工作表现都会有责任感,有期许。”但随着人生的优先顺序渐渐洗牌,杨谨华不讳言希望爱情带领她到另一个阶段,“演戏演了那么久,如果我结婚了,要是有了小孩,也许变成两三年接一部戏,不可避免地会慢慢淡出。”当她专注看着镜中的自己,那抹沉静的从容和淡然,或许就是女王成长后的姿态。(延伸阅读:为什么我愿意结婚


谈感情也是人生的学习,我相信,爱这种东西,妳和他互动,自己很清楚对方对妳有没有意思。


尽管近来赶戏疲倦,只要一上镜头,杨谨华慵懒神情马上到位。


总是诠释自信大女人,杨谨华直言自己在爱情里愿当小女人。


身穿一袭合身洋装,让杨谨华的曲线尽现。


杨谨华说她自己喜欢的装扮是中性又带着一点女人味。


爱情和工作息息相关

早上八点的梳化通告,杨谨华准时抵达摄影棚,为了新戏《女王的诞生》赶着杀青,她说自己严重睡眠不足,所以一有空档,就稍微补眠,“最近有点疲倦,因为每个演员的行程都已经定下来,接下来有些演员要飞去别的地方,也不能延期。”因而近来杨谨华随身贴身小物一定有围巾和颈枕,“这也是当演员必须很习以为常的地方,一定要很有 EQ 地去看待一早的班表。”偶尔有空的话,杨谨华会翻翻这本书《要比别人幸运,就靠这50个好习惯》,“里面有段章节谈到爱情和工作息息相关,我觉得还蛮认同,像是人不能将恋爱和工作分开思考,也不能用恋爱来逃避工作。”

不为人知!更多关于杨锦华的爱与美丽,都在BRAND名牌志

 

坚持自己,就是最美的样子
〉〉自信不自傲,坚持不固执
〉〉演员:自己,就是最美丽的宝藏 胡婷婷
〉〉何时的女人最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