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医学透过“合信医师”东传到了中国合信甚至深信天气寒热与月经早晚有所关联,无论是否正确,都藏着启示呢!

1856 年,一位名叫 Benjamin Hobson 的英国医生,途经香港,来到上海。当时的中国人称呼他为“合信”。合信医师在中国渡了大半生,他最为人所知的贡献,是与中国助手合作,热情地译介了当时的西方医学来到中国。

他先是出版了一本《西医略论》,紧接着是《全体新论》,内容都侧重在外科手术之上。但他不只觉得西洋的外科比中国好,西洋的内科也是远远胜过中国。在他的另一本着作《妇婴新说》,合信就说,中国医生谈论身体大多不清不楚,不像欧洲医学那般“确凿精详”。这本书所谈论的妇女经产,想必就是最好的例证。

在《妇婴新说》中,合信从妇女的子宫构造开始谈起,然后是月经、妊娠、分娩,一直到产后的调养、初生儿的照顾等等。(推荐阅读:资深护理师省力育儿妙招:月子这样坐

这是一本丰富而有趣的书,这次我们只简单地看其中两个部份:子宫与月经。


咸丰八年版《妇婴新说》

关于子宫,合信是这样说的。他认为人的身体最重要的三个部份:脏腑、脑与子宫(男子则是“外肾”)。对于子宫的形状,合信在书中附上了写实的插画,同时又有一段饶富趣味的描述,他写着:

“子宫中空处曰房,房有三角,一在底左,一在底右,一在口,故名之曰三角房,房底左右各有一小孔,甚细,仅容猪毛,房底外左右各有一管,曰子管,长二寸五分,一端与底角之孔相通,一端略阔,披展如丝,垂于子核之旁。”

子核是什么?应该是今天所说得卵巢吧。针对这个部份,合信写着:

“子核在子宫左右,有蒂与子宫相连,向外一端有筋带,与子管相系,通于子管之尾。核内有泡,大或如绿豆,小或如鱼虾之子。内贮精液,是为阴精,故名之曰精珠,有多至二十颗者,有少仅十颗者。大约常人十五颗至十八颗为率。”

这两段话表面上看来精确,彷佛可以从中感受到解剖学者的目光,扫过女性的身体,再详细地记录下来。他测量,所以知道子管长“二寸五分”;他统计,所以了解“常人”的精珠有十五到十八颗为率。这是传统中国医学书籍不曾有的表述方式。

可是同一时间,他却又诗意盎然地用比喻的方式来衡量身体的尺度。先是“仅容猪毛”,又是“披展如丝”,有大如绿豆,也有小如鱼虾之子。

矛盾的结合,带来了一种奇特的阅读感受。


《妇婴新说》中的子宫图

至于月经,合信也有独到的意见。他认为,各个地方的女性,月经来的时间都不相同。为何会有不同呢?合信解释,这乃是由于“国土寒热”的差异。天气炎热的地方,月经会较早来;相对地,天气寒冷的地方,月经会较晚到。

合信不是空口说白话,他在书中用这样的例子进一步说明:

“英国地寒,十三至十六岁经至者居多;印度地热,十一岁至者居多。大多以十四、五岁为适中焉。”

月经来的时间,早晚有异;月经消失的年龄,各地也大不相同。合信举了另外一个例子说:

“印度有妇人十岁至十一岁即生子者,此则发泄太早,年未满三十,形态已衰老,不复能产运矣。又有近北极之国,四时皆寒,有妇人二十岁至二十四岁始行,经六十尚能生子者。”

合信深信天气寒热与月经早晚的联系,这个事实在他看来实在显而易见,而且证据确凿。(延伸阅读:简单6原则,趁生理期调养自己的身体吧!


流传到日本的《全体新论》

在十九世纪,像合信这样从帝国中心来到海外冒险的医生,时常拥有类似的想法,也就是认为每个地方的人拥有不同的体质。这群积极进取的医生,因此致力于掌握各种与西方人不同的身体特性—热带的、殖民地的、有色人种的,凡此种种。

今天我们未必还会接受他们的论断,甚至可以察觉他们的偏见与不见。这群曾经叱吒风云、自信满满的医生们,终究有其视野的局限。可是,在当下这个西方医学支配全球的时代,他们也许不正确的观点,却彷佛提醒我们一个仍旧需要反覆诘辩的疑问:关于身体,关于生理,是否有什么放诸四海皆准的理论?(同场加映:理想的产检之谈文化隔阂

合信也许会说:不一定。

❤同样女人心,我们真的懂

每个月的这几天,我们其实只是需要多一点点的关心,跟多一点点的爱。
除了为妳准备的 生理期 系列文章,让妳对自己了解更多。
女人迷小红盒计画,更想在每个月妳生理期前,帮妳把一切都准备好,
让妳不再措手不及,可以好好优雅做自己!
(男生也可以帮心爱的女生订喔!)

最懂得体贴女孩的生理期小红盒,每月限量贩售中〉〉购买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