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时代演进,越来越多的女性离开庖厨而进入职场,职场性别比例渐趋平等的同时,男女“同工不同酬”现象仍广泛地存在每个职场之中。究竟是什么原因让雇主不愿意给女性应有的报酬?一项研究指出,其实很多的女性不敢要求加薪,也很少与主管讨论自己理想的薪资,而这样的现象是造成男女同工不同酬的原因之一。(延伸阅读:就爱女人当家:富婆养成第一步,先当小气鬼

藉由一个简单的实验,美国《哈佛商业周刊》研究团队试图找出男女面对薪资低于预期的反应是否有所差别,他们要求受试者玩文字游戏并会给付三至十美金不等;而当研究人员对受试者表示将只给付他们三美元时,男女向研究人员反映报酬过低的比例是九比一。而回到现实之中,记得上一次向主管提出任何协商的请求是什么时候吗?根据统计,女性平均距离上次协商的时间为四周,男性为两周;至于再上一次主动走进主管办公室呢?女性为二十四周之前,男性则是七周之前。从这些数据中,我们可以归纳出一个结论

女性比起男性,更消极被动地接受设定好的薪资,而且与主管协商的频率远远低于男性。

而这样的现象背后,究竟是什么原因让女人们愿意沈默地接受较低的薪水?第一,我们从小就被这个社会教育成必须“温柔婉约”地存在着,不能太有想法的同时,女性还被要求要多为其他人着想。而在不知不觉之中,我们服膺于这样的性别期待,对于那些不平等的待遇便有意无意地忽视或者接受它;又或者这个社会让女人们转而相信,只要我努力,就算不张扬,我的能力也能被肯定。但残酷的是,肯定并不代表着就能使我们升迁或加薪。第二,公司文化并不鼓励女性出头:可能你脑中会浮现出雅虎执行长Mayer Marissa或者Facebook营运长Sheryl Sandberg的成功故事,但她们其实是特例中的特例,事实是美国前五百大企业中高阶主管中女性仅占两成。(延伸阅读:Google 想创新,绝对少不了这位女性

在这些结构性因素之下,想要扭转女性的职场弱势何其容易;今时今日在美国,女性挺身而进(Lean In)风潮应运而生,藉由社群、教育、小型组织三种方式让职场女性更勇于追求自己的目标。而我们的国家台湾呢?根据政府统计我国性别平权指数高居全球第二的同时,却有一半以上的女性劳动者每月薪资少于三万元(少于三万元的男性就业比例不到三成)。在台湾,性别不平等的工作环境是不争的事实,难以被梦幻的指数排名给扭转,更无法在一朝一夕间改头换面。那么或许身在职场的我们更应该为自己勇敢发声,挑战那些已经压抑我们许久的性别束缚。


成功背后的奋斗故事
>>学会失败就成功!看六个成功女性的故事
>>成功来自厚脸皮的勇气与毅力 赫芬顿邮报创办人
>>Yahoo CEO Marissa Mayer 给创业家与产品经理者的7个建议

资料来源:Harvard Business Review 行政院主计总处资料
图片来源:Business Week
本文作者:womany编辑部 / Janice We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