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世纪的保险套,有亚麻,皮革(动物膀胱或肠道)等材质,酒吧、理发店、药店、市场、戏院等场所都买的到,从欧洲流行到俄罗斯,美洲等地。虽然购买者众多, 但受限于保险套的价格与性教育的普及程度,购买者主要仍以中上阶层为主。19世纪,避孕的概念才逐渐扩及贫困的下层民众。

 

此时各国政府仍持续反对避孕。避孕对于西方国家而言,是道德败坏的象征,只有耽溺于性爱,甚至是婚姻关系以外的性爱,才需要避孕,宗教上也反对避孕的概念,天主教认为,性行为的目的在于表达夫妻之间爱的共融以及生儿育女,人类无权擅自将此二目的分开,或擅自掌控属于天主的“支配生命的能力”。

 

尽管如此,打着防治性病的招牌,保险套的使用逐渐的拓展开来,为了防止士兵染上性病,政府也开始在军队中发送保险套。一次大战时,西方政府中只剩美国仍没有主 动在军队中发送保险套并教导士兵使用,但当然,这不代表美国大兵就不会染上性病,严厉的山姆大叔(美国政府)索性要美国大兵节制性欲以防止性病,看看下面 的海报:

 


宣传海报上写着:“只有笨蛋会花大钱,失了手表,染上梅毒,还夸耀自己享受了人生”,此海报是要告诉士兵,花钱找性,就是花钱找罪受

 

美国政府的坚持其来有自,美国的康姆斯达克法(Comstock law, 即妨碍风化罪)将猥亵罪与“传播避孕知识”并列,与避孕有关的文字,物品都是违法的。当时的欧洲社会也相同的反对将保险套用于避孕,如佛洛依德便认为保险套不仅避孕效果差,更会降低性爱的欢愉,1920年代,英国教会也公开谴责非自然的避孕方式,伦敦主教Arthur Winnington-Ingram更抱怨有许多使用过的保险套被随意丢弃在小巷和公园,每逢假日或周末数量更是大增…(笔者按:确实不要乱丢是比较好….)。

 

尽管社会舆论反对避孕并谴责保险套,军队中仍持续使用保险套防治性病。不过保险套对于一般人来说,仍是违禁品,1920年代,越来越多的保险套以各种隐藏版的方式在偷偷的贩卖(要不然主教也不至于在公园小巷看到那么多使用过的保险套….),常见的如将保险套伪装成香烟,如下图便是伪装成香烟盒的保险套盒….。

 


‘Hatu Oriental’ condoms, Italy, 1976

 

 

1920年代香菸形状的保险套包装。现在也有人开始收集20世纪初期的骨董级保险套包装,sporting life便是常见的商品之一,该图片变是从购物网站撷取下来

 

总之,1920年代全世界的保险套市场,成倍数成长,至于是防治性病多些还是避孕多些,或许就是个心照不宣的祕密吧。

 

 

图片来源:来源 / 来源 / 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