昏暗的咖啡厅配上吵闹的背景音乐,黄尚禾坐在接近门口的一桌,原本靠着小台灯认真的看书看到我们进去后,赶忙把书阖上和我们打招呼。挺拔的身材、帅气的脸庞,第一印象会觉得黄尚禾是个玩世不恭的人,但是透过长达两个小时的对谈发现他其实是个爱家、诚恳、内心住着个小男孩的人。

妈妈、爷爷的宝贝

原本只是单纯的想要娱乐年纪大的爷爷到后来想要传达讯息,尚禾从小透过肢体动作与重听的爷爷说话让他发现真的很喜欢表演。大学“意外”上了填第二十六个志愿的台大戏剧系,妈妈原本反对、想要他大二转系,但是当其他亲戚开始反对他念戏剧系时,“妈妈反而开始支持我,替我的选择说话”。原本爷爷的坚决反对让尚禾中间考虑是不是真的要转系,可是对戏剧表演有强烈兴趣的他试着想要说服爷爷、一直邀请爷爷来看戏,“到最后还是爷爷憋不住想要跟孙子聊天”尚禾笑着解释爷爷后来支持他念戏剧的原因。毕业后,选择回台湾发展不继续留在美国最主要的原因是爷爷。接受大日本教育的爷爷不善长表达感情,在给尚禾的毕业录影中说:“快回来!我很想你!”,让尚禾决心要在实习的一年争取到美国表演人员身分后回台湾。

即使上了贼船也要当贼王

妈妈告诉他的一句话让他更加努力培养自己的能力,顺利进入可以让妈妈说嘴的哥伦比亚读表演艺术的研究所。

“去了美国才知道台湾好,但同时也知道美国的好。”

尚禾表示在美国期间所看到的国际性经验是在台湾永远看不到的。在那边,他学到大到小的表演方式、表演胆量。原本广泛的走遍各种戏路后来专精某种类型或是广泛的收集各种情绪再慢慢删缩的减法表演方式,让原本接受台湾的加法表演的尚禾有了新的表演接触角度。他表示虽然台湾是从小到大的加法表演方式,但是虽然数量少,但是每个所产出的作品都是代表一种无可取代的创意。

从大到小,减法表演延伸出的“表演是一种生活态度”,尚禾从百老滙的表演举例:大约只有20%的表演是真的好看,虽然其他的表演没有很好,但是却可以从表演看得出来“这些人真的很爱舞台”。相较于台湾的戏剧环境差、光靠热血的梦想没有办法维持生活,纽约的演员非常受到尊重。

“即使你在餐厅打工,但是当顾客听到你是演员时也会替你加油”

这种将演戏视为生活态度的城市让他印象深刻。

尚禾在纽约求学时,与纽约城市不融入又连接不上台北的时事,对两地都没有归属感的他看到了其他的纽约人生活态度。许多纽约人都是为了能提供小孩更好的生活、教育,被迫待在纽约的那种无奈感让尚禾发现自己是幸运的。乐观的他在和白人接触、一起玩时,也发现“其实白人自己也没有什么归属感啊”,专但是好玩的是,这些对城市没有什么归属感的人都会有种“我可以骂纽约但你绝对不不行”的冲突感。与其说纽约市大熔炉,尚禾倒是觉得比较像拼盘,每个文化都聚在一起但是却没有融合,反而彼此间的差异互相衬托,形成整个城市的冲突美感。

出国的目的是为了回来

但是他回台湾后快速发现他所面对的最大现实层面的问题:有没有认识对的人。尚禾表示在美国的演员因为有工会的支持所以比较容易有公平竞争,比较不会因为认识导演或剧组人员等等而受到影响,每个人都会有面试的机会。他就举例在美国试镜的趣事:他不管剧中的角色是不是有要求种族都会跑去视镜现场,等轮到他进去的时候就开始发挥演员的专长对甄试人员求情:“噢我不知道这是只给白人的角色,我远从波士顿来,可以给我五分钟就好了吗?”,然后就表演了事先准备好的独白。这种让人印象深刻的做法让很多试镜人员都会在其他试镜机会时打电话给尚禾,让他有比别人多的试镜机会。对于那些没有获得的角色,尚禾有自信的表示:

“不是我不够好,是我不符合他们所需要的角色。”

‘你的今天和我的明天’是他的第一部长片。不同于之前参与的短片拍摄,长片常常都不按照顺序拍摄,基于场地的关系,可能第一幕和最后一幕要在同一天拍。这样的情绪、剧情裂谷让习惯舞台剧的连贯性所创造出的小世界的尚禾连续两天晚上睡不着,他表示因为经验不足让他无法完全驾驭镜头前到底要如何呈现自己。想了又想,他有一天把剧本一页页的按照顺序摊开,并为每幕创出故事、把所有的感觉笔记在旁边,这样的拼图式读稿方式让不论在拍哪一幕、拍摄顺序如何乱跳,尚禾都可以有足够的资料情感拼凑出角色的故事。

35岁拿坎城,45岁当奥斯卡影帝

看到李安拿奥斯卡最佳导演,尚禾除了佩服这曾经合作过的导演外,他自信带点臭屁的想:“一个电影只有一个导演,他都能拿的到,那一个电影那么多个演员,我怎么可能拿不到奥斯卡?”他的短期目标是在30岁前让大家都知道他是谁、成为家喻户晓的名字;35岁前进攻坎城,拿下坎城影帝;45岁前要成功攻掠洛杉矶,拿下最高荣耀的奥斯卡影帝;50岁后,他想要在台湾开间国际性的戏剧学校,创造出个对演员友善的环境。但是充满冲突感的他又表示,虽然想开学校但是却不想教学,“恩,就当校董吧,”他笑笑的说。

“文艺复兴要在亚洲发生就会在台湾发生,而我想要在它发生时站在最前面。”

乍听之下虽然又略略臭屁,但是不难看出尚禾对艺术、戏剧的热爱与坚持。

要当好演员,常常都要为戏牺牲,尚禾表示曾经为作品在一个月内靠着运动及饮食挑选瘦了十五公斤。那愿不愿意为作品脱衣全裸?他的条件是:剧本要很好而且这一脱是有助于剧情的发展,那就可以考虑,不过他笑笑补充:“要先问过妈妈,妈妈同意才可以”。

什么都不怕,爱就对了

“痛不是坏事,痛会成为你的一部份并能让开心更真实的存在”

自称哥伦比亚浪子的尚禾其实是个浪漫的人。大学时期,他发现女朋友批腿后还是要去排戏,但是进到教室第一件做的事是向班上宣布刚刚才和女朋友分手。可能读戏剧的人同理心都很强因为这时候教室的每个同学“都跑过来给我个group hug,那种感觉真的很温馨”。连续一整周上课前都会有同学跟老师报备尚禾才刚刚分手,所以情绪可能比较低落,老师也都能理解;一周过完了,他就强迫自己从伤痛的感情中走出,因为他不想要也不准自己再这样的低落。不用因为害怕受伤而失去爱的美好,“什么都不怕,爱就对了”是他经过了这件事情,学到最重要一堂课。

“情人可以让自己更认识自己而且是可以选择的亲密关系”尚禾表示希望女朋友可以是个“对生活有热情的人、每天早上起来都可以很兴奋的过生活”,与其说有个完美的女朋友,他反倒希望自己的女朋友很“真”,可以谈得来、沟通的女生。最重要的是妈妈跟女朋友一定要合的来,因为如果要从两个人间作选择的话,“当然选择妈妈啊!”不难看出尚禾和妈妈的感情好到让人羡慕的情境。

当兵跳伞时,突然觉得地平线那端还有更广阔的世界在等待拥抱他进而决定出国念书,如果要重拍经典电影就有自信可以拍的比原版好,对生活计画除了当影帝外决定见召拆召的黄尚禾虽然乍看、言语间都有点臭屁、玩世不恭的感觉,但是感情却细腻丰富。家庭对他来说和戏剧一样重要并某种程度相连结。想要被人看见、想要被人喜欢并会努力去呈现自己最好的一面,相信这样的黄尚禾可以在戏剧演艺圈走出自己的光彩。

黄尚禾最新电影作品《你的今天和我的明天》

9/6诚品松菸电影院上映。
9/13-9/15台中大远百威秀每日2:00pm限定
✽加入《你的今天和我的明天》粉丝团
✽预售套票:博客来 / 两厅院

演出发光的生命
〉〉演员:剧场的第一次亲密接触 梁正群与房思瑜
〉〉演员:自己,就是最美丽的宝藏 胡婷婷
〉〉演员:值得为自己疯狂 陈意涵

本文作者:womany 编辑部/Daphne Sh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