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两性关系,我们可往下教育我们的下一代有更开阔的心胸与眼界面对不同性别想像的可能性。

身旁有许多同性恋爱的朋友,有些幸运的他们因为亲人朋友的支持,他们得以大方公开同性恋情,加上欧洲对于同性恋爱的观念较为开放,两性之间大多属于一个和乐融融的状态;也有另一群不公开的朋友,他们因为工作职位关系、其它不方便说出口的因素,它们得压抑下自己对于同性之间的渴望与爱慕,只有在转身背对大众时才有机会流露自己情感。男男女女爱,不就是性别之间的相对选择不同,在我看来,对于两性关系我们其实可以往下教育我们的下一代有更开阔的心胸与眼界来面对。(推荐阅读:她们的婚礼,不穿白纱

几个星期前,参加了一对男男公证结婚的仪式,小小公证厅里围绕了双方的亲友,在轻雅的钢琴伴奏下双方交换戒指互订终生,我望着两男背影,眼泪因为感动的气氛无法控制而落下。微微转身擦拭泪水,才发现身旁众人无一不受感动。在大家眼前的是一对爱人,不是两个单独个体的男人,除了见证他们两人终于在公证仪式下结为连理,我们也为他们多年来的爱情与勇气而感到鼓舞而振奋着。

回到家里整理公证仪式的照片,一旁的女儿问我,怎么两个男人互相亲嘴呢?我微微解释:这两位男人在这一天结婚了,因为他们彼此相爱,所以他们才会互相亲嘴呀。就好像我爱你爸爸,我也会亲亲抱抱你爸爸;我爱你,我也喜欢亲亲抱抱你呀。(推荐阅读:爱的另一种尝试

女儿点点头,我不担心她听不懂,因为两性关系的话题在家里从来都不是禁忌,也不是只规定一定要男女才可以相爱。在女儿小一点的时候因缘际会关系,她陪我看了一场秀,秀上有男模穿着女装,画着花俏的妆发、艳紫口红、还有闪亮的指甲油,一双高高细跟的高跟鞋让女儿目不转睛。下了秀,女儿问我,男生也可以化妆穿裙子高跟鞋吗?“当然了,只要在不危害影响他人、做出犯法的形况下,我们每一个人都可以做自己喜欢的事,好比说男人化妆、穿裙子,或是女人穿裤子,是吧。”女儿听了好像很高兴,虽然我觉得她只听到了另一个重点:

我们都可以做自己喜欢的事。

在家里,我是带头搞怪的,削发并且奇装异服,我所从事的工作带给女儿不同的眼光与世界。如果哪一天她牵着另一个女生的手走进家里跟我说她们彼此相爱,我会很开心她信任我这个当妈妈的,愿意和我分享她的感情世界。对我来说,我不会因为她遵循世界上大多数人的法则爱上一个男人而比较放心;

真正的安心是知道她有权利与勇气来选择她的世界与方向,并且在她自己规画的世界里因为有爱而开心着。

带给她这份爱的,不管是位男人或是女人对我来说都一样重要。

我想说的是,当父母亲的我们,如果发现自己子女的性向与大众所期待的有所不同时,我们应该大方接受,让他们首先有机会与我们分享。千万不要急于矫正,对于恋爱的性别,矫正这两个字绝对不在爱情字典中,接受并且祝福才是我们应该给予的。(推荐阅读:我要嫁给“她”

希望天底下有情人都终成眷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