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本洪海仁并不畏惧死亡,她怕的是,一旦失忆了,将不再拥有定义自我的掌控权。直到那次车祸,她才明白,自己更害怕失去心爱的人(以下有雷)。

如果活下来的代价,是失去所有记忆,那我还可以是“我”吗?

失忆是个什么概念呢,你将不再记得所有发生过的一切,忘记自己是谁、忘记曾与他人相遇相知的理由,与自己相关的一切记忆,都将烟消云散——这种情况下,我的存在,还有意义吗?

虽然“失忆”已经是 20 年前的老梗,但作为老派观众,还是蛮喜欢《泪之女王》在失忆命题的操作。

罹患罕见绝症的洪海仁,唯一治疗的方法,是接受会让自己失忆的手术。面临抉择与拉扯,尽管所有人都希望她动手术,洪海仁却坚决反对。


图片来源|Netflix

固然作为观众,会直觉认为,存活才是最重要的,怎么会拒绝呢?但若站在海仁的视角,其实很能理解,她之所以抗拒的原因。

人之所以成为自己,仰赖的是走过的路,犯过的错、爱过的人。记忆是活下去的养料,如果曾发生的一切都不在算数,那我还是我吗?

这其实是关于生存本质的课题——你会选择空白的活着,丢失定义自己的掌控权;或是带着记忆死去,保有我之所以是我的最后尊严?

当洪海仁被迫抉择,观众也同样探问自己,如果是发生在我们身上,又会怎么取舍呢?

洪海仁:宁愿死去,也不想丢失定义自我的掌控权

一个人渴望活着的理由很多,可能是未了的恨、难以割舍的执念,但最终真正让人留恋世间的,往往是爱——这里有我放不下的人与事。这也是洪海仁决定活下来的原因。

那天暗夜里,一辆卡车疾驶而来,撞击声划破寂静,误以为洪海仁受困车内,白贤佑发狂呼喊,甚至徒手打破车窗,拳头流血也不在意。

直到发现深爱的人安然无恙,他从绝望恐慌到如释重负,喃喃一句“我以为你死了”后的无力跪地,让人心碎。

也正是这份心碎,让洪海仁明白,自己的离开,原来会带给所爱之人巨大痛苦。这么重要的他,怎么舍得留他独自一人,面对伤痛呢?


图片来源|Netflix

原本,她并不畏惧死亡,她怕的是,一旦没了记忆,她将不再是自己,只能被动活成他人口中描述的模样。

但比起失去记忆,这一刻她发现,自己更害怕失去心爱的人。

而我喜欢的,是白贤佑得知洪海仁决意接受手术的回应,先是惊讶,然后慎重地表达感激。

因为他深知,这个是海仁超越生死的信任——从此刻起,我将丢失我的姓名,忘却我的来路,把我是谁的定义,交付予你。

白贤佑:在死亡面前,活着的人也备受煎熬

这份托付背后代表的重量,白贤佑自然明白,从此洪海仁的过去与未来,将由他来守护。

金秀贤在《泪之女王》剧中的哭戏很多,几乎每集都哭,但最让我印象深刻的一幕,当属洪海仁被推进手术室后,留下他一人在清冷医院长廊里的画面。

只见他先是喜极般地长呼一口气,庆幸般地点点头,却在下一秒,世界彷佛倾斜了一般,无法抑制地痛哭失声。

金秀贤完整演绎了白贤佑当下的心境,一方面,他欣慰洪海仁可以存活,一直以来的紧绷的心愿终于达成。但同时他也知道,那个深爱他的人,可能再也回不来了。

而此时的镜头聚焦,像是提醒我们看见,在死亡面前,活着的人也备受煎熬。


图片来源|Netflix

为了让爱人重拾求生意志,白贤佑始终坚强,无条件地扮演支柱般的角色,为对方撑起一个一切都会没事的空间。

但却鲜少有人过问,他是否也正在承受拉扯?因为无论结果如何,他真切爱着的那个人,在某种意义上,都将永远离他而去。

生命要用记忆来交换,值得吗?

白贤佑与洪海仁的爱情为什么令人动容?固然《泪之女王》老梗连发,绝症、失忆、车祸样样来,最后还不忘多加一个为爱挡子弹。

但人往往在极端与生离死别之际,才能看出最坦诚的自我、最真实的想望。

在生死交界,洪海仁选择生,那不是单方面的依赖,而是在踏实的安全感下,愿意以新的眼光,重新看待生命本质的可能——

我的存在,不只由过去所堆砌,也是由爱我和我所爱之人的共同塑成。

于是发现,这份爱情之所以动人,是因为她找到了一个人,足以让她将自己的一切——关于记忆与未来——托付给他。


图片来源|Netflix

后来看《泪之女王》花絮访谈,问及最喜欢的片尾彩蛋,饰演洪海仁的金智媛说,是白贤佑偷偷画生命线的时候。

那是一个人小心翼翼的、深怕惊扰的,像捧着对生命的珍视,描摹着对未来的盼望:愿妳活得长久,一起拥有许许多多的往后。

所以说,往后的生命要用记忆来交换,值得吗?

或许对洪海仁与白贤佑来说,这是对生命本质的重新定义,也是对爱情最真挚的肯定,因为那可是,比任何海誓山盟,都更恳切深沉的交付与承诺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