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many 编按:
我们知道即使不是在创业的路上,追求事业成功的道路一直都不是轻松的事,许多现在知名的成功人物都曾失败过(学会失败就成功!看六个成功女性的故事),而他们也跟大家分享希望自己年轻时能领悟的道理,除了要努力工作外,工作与生活间需要适度的平衡才能保有长久的热情。接着我们要藉由 Y Combinator 创办人的经验来与你分享如何战胜职场上的怪物!



Jessica Livingston(照片来源:Nandor Fejer)

Y Combinator 已经成立了七年多时间。这段期间我们投资了 467 家新创公司,所以我见过许多模式。我一直想在每一期 YC 开始时做个演讲,提醒大家可能会发生的事。最终我写下了所有想法。

我们都知道有很多才华横溢的聪明人创业。你们看到新创公司层出不穷,实际上却仅有一小部分大获成功。创业路上发生了什么导致了失败呢?

创业就好像是在走一条隧道,一路上有许多怪兽出现,扼杀了新创公司。我将告诉你们究竟有哪些怪兽,你们就会知道应该避开它们。

用决心打败怪兽

一般而言,要打败这些怪兽的最好武器就是决心。尽管我们通常用“决心”这一个词,但实际上包含着两层意思:韧性和动力。韧性让你免于后退,动力助你向前。

你在创业时需要韧性的原因之一,是因为你将历经无数次的拒绝。即便是最有名的新创公司,在最早期阶段遭受拒绝的次数也令人吃惊。(推荐阅读:成功的创业家和你想的不一样

所有人都对你所做的事抱持着怀疑——投资人、潜在员工、记者、家人和朋友。直到创业时你才知道,你过去所做的那些保守选择,为你带来了多大的外界认同。你去上大学,人人都说:“太棒了!”毕业后你到 Google 工作,人人都说:“太棒了!”你觉得当你辞职去开一家出租充气床垫(air bed)的公司,别人会对你说什么?

看一看 Airbnb 在 2007 年刚成立时的网站。他们是这么描述自己的:两个设计师创造了一种在 IDSA 大会上沟通的方式。你们听说过 IDSA 大会吗?而且,这公司只出租充气床垫!这不是你会得到外界认同的事。几乎每个人都会对你得到一份 Google 的工作更加印象深刻,而不是做一个在某大会期间出租充气床垫的网站。

然而,这就是最成功的新创公司之一。即使是 Airbnb,对于大部分人而言,它一开始看上去只不过是只丑小鸭。当 Airbnb 在 2009 年初参加 YC 时,他们已经被拒绝了很多次。他们来 YC 前已经穷途末路,刷爆了信用卡,只能吃剩下的麦片。那时,每个人都觉得他们的点子太过疯狂,甚至我也这么认为,但是他们知道自己会有所收获。参加 YC 期间,他们改版网站,与使用者沟通,设定目标并衡量一切指标。自此,他们的业绩蒸蒸日上。

记住,新的点子最初会显得疯狂。但是如果你有一个好的点子而且执行有方,最终每个人都会明白。

大约两年前,我们资助了 Eric Migicoysky,那时他正在开发 Pebble Watch 的前身 Inpulse。Eric 是自己一个人创业的,而且这些手表有一个令投资人惶恐的特质——他们是硬体专案。

可怜的 Eric 很难拿到投资,没有人想要投资一家硬体公司。他遇到很多投资人对他说:“我喜欢这个点子,但是我不能投资一家硬体公司。”一些投资人声称不投资硬体公司是他们的惯例,另一些说启始资金太高。总之,当 Eric 把概念展示给他们时,他们全都拒绝了他。

Eric 开发 Pebble 是基于 Inpulse 的使用者回馈,他强烈地感受到使用者对于这款产品的需求。我记得 Eric 和 Paul 谈话后,他们都认为他应该放弃向投资人筹资,转而到 Kickstarter 上寻求群众募资。他最初的目标是筹得 10 万美金生产 1,000 支手表,然而在 30 天内 Pebble 筹到了 1,020 万美金,这是 Kickstarter 史上最大的一笔群众募资资金。现在,他们正在生产 85,000 支手表。

甚至 Y Combinator 在刚成立时也被很多人拒绝,现在则有很多像我们一样的机构。但请相信我,05 年夏天我们在麻萨诸塞州的剑桥刚成立时,大家都觉得我们不是疯了就是太傻。甚至连我们自己的律师也劝我们别这么做。但八个创业团队给了我们一个机会,搬到了剑桥,各自得到 12,000 美元启动资金。我想他们会告诉你们这是一次愉快的经历,我们也同样如此。所以 YC 就专注于做一部分人会喜欢的东西,然后慢慢地壮大起来。

这是一个缓慢的过程。当我们 06 年冬天搬到矽谷时,几乎不认识任何人,所以我们决定尝试说服更多的投资人参加 Demo Day。我被引荐给矽谷的头号天使投资人:Ron Conway。让我为你们展示一下他是想要怎么把我们打发走的。

他说:“这是在波士顿吗?我只在本地做投资。”我回覆说:“不,我们在山景城(Mountain View),我们希望你来参加我们的 Demo Day。”他问:“这是一次投资你们新创公司加速器(accelerator)的机会吗?”我说:“不,我们不是要你投资我们。这是一次投资各个新创公司的机会。”然后他说他太忙了,会再回头找我们。我们从 Ron Conway 处得到了“现在太忙了”的回覆——这太丢脸了。不过最后还是柳暗花明了,他来到了 Demo Day,并且对其所见印象深刻。一年后,2007 年 Ron 还来对参加冬季 YC 的创办人发表演讲。(推荐阅读:Yahoo CEO Marissa Mayer 给创业家与产品经理者的7个建议

形形色色的问题

我们前面讲过,决心包含了韧性和动力。大家都不看好你,所以你需要韧性。你同时也需要动力来克服创业过程中形形色色的问题。

一些具体问题很折磨人,像是官司缠身或是一笔交易化为泡影等等。其他一些原因不明的问题也让人很沮丧,比如你不知道为什么没有人来逛你的网站。当这些问题出现时,你无法按照剧本行事,只能随机应变。有时你必须做些看起来很反常的事。

Rajat Suri 创立 E La Carte 时是一名麻省理工学院的研究生( E La Carte 让餐厅客人可以在平板电脑上点餐结账),他是如此坚决地想办好 E La Carte,所以他在餐厅当起了服务生,亲身体验餐厅的生意究竟如何运作。

Collison 兄弟创立了 Stripe,提供线上支付服务。他们刚开始只是两个年轻的工程师,对于如何与银行和信用卡公司打交道一无所知。我问 Patrick:“你是怎么说服这些大公司与你合作的?”其中一个秘诀就是,先从电话开始。通过电话沟通时,对方不会在意你年轻的外表,所以会更注意你的说辞。到面对面沟通时,即使对方看到你是如此年轻也没有关系,因为他们已经被打动了。

2009 年夏天时,我们投资了 Lockitron ,这是他们团队在 YC 面试时的照片。参加 YC 一年后,他们仍旧在寻找创业点子。那时,他们和 Wepay 团队成员住在一起。一天,Wepay 的创办人办了个投资人派对,那时 Lockitron 的创办人们正在开发一个用 iPhone 锁门的产品,这个产品原型吸引了一个投资人的注意,他希望在其办公室安装 40 个这样的设备。Lockitron 的创办人兴奋极了,但是改造所需的商业用锁,一把就要卖 500 美元,他们没有 2 万美元来完成这笔大单。于是他们穿梭于锁匠铺和废弃场,用 10 美元一把的价格,买回一些坏了的锁,自己修理它们,最终成功交货。

一晃几年后,他们已经准备好发表最新版的 Lockitron 并且决定到 Kickstarter 上集资。猜猜发生了什么?他们提出申请后不久,Kickstarter 更改了针对硬体公司的条款并且拒绝了他们的申请。Lockitron 的创办人决定建立自己的 Kickstarter,并在一周内上线。他们担心会不会有人来逛他们的网站。结果,人们不仅来逛网站,Lockitron 还以这种方式售出价值 200 万美元的产品,还不用被 Kickstarter 抽成。(推荐阅读:13 件创业 CEO 每周必做的事

我给你们举最后一个随机应变的例子。Justin.tv 的创办人一开始碰到了很多网站扩张的问题。有一个周末,他们整个影片系统故障。Kyle 负责这个系统,但没人知道他在哪儿,而且他也不接电话。Justin.tv 提供的是影片直播,所以立即修复系统非常重要。Michael Siebel 打电话给 Kyle 的朋友,得知他在 Tahoe 湖,并且问到地址。现在有个问题,你知道这人的地址,但他不接电话,你怎么立即传消息给他?Michael 打开了 Yelp 网站,找到一家离那地址最近的披萨店,打电话去那家店说:“我想要你们送个披萨,但别管那披萨了,直接让你们送外卖的到那边说这四个字:网站坏了。”那家披萨店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他们还是派了个两手空空的外送员过去,Kyle 打开门,那人对他说:“网站坏了。”Kyle 马上修复了系统,网站从头到尾只挂了不到一小时。

共同创办人间的纠纷

另一头怪兽是共同创办人间的纠纷。人们低估了创办人之间的关系对成功创业的重要性。不幸的是,我见过太多创办人分道扬镳,我都不想去数有多少了。这样的纠纷足以毁灭一家新创公司。当你决定和另一个人一起创业时,务必要想清楚。你是否非常了解他们?你是否和他们共事过?或者你们是同学?不要仅仅因为对方有空或者看似够优秀而仓促地与他们一起创业。你也许会后悔。

如果你看到危险讯号出现,不要以为它会消失,试着去解决它。当你怀疑你的共同创办人是否可靠,工作够不够努力或者是否胜任他的工作时,这便是个危险讯号。

无论什么原因,当创办人分道扬镳时,对于这个新创公司的效率与士气都是致命打击。如果有三个创办人,其中一人离开,那还不算太糟。若是只有两个创办人,而其中一人离开,那就糟了,现在你只能孤军奋战,但一个人创业太困难了。

投资人

投资人往往有从众心理,他们喜欢你是因为其他投资人喜欢你。如果直到有其他投资人喜欢你他们才喜欢你,那当你与第一批投资人沟通时会发生什么事呢?没人喜欢你!这就像你因为缺乏经验而找不到工作一样进退两难。

你必须在这样的困境中自寻出路。你不得不约见许多投资人,一遍又一遍地听他们讲“当你受到更多关注时我自然会感兴趣的。”或者“还有谁投资?”等诸如此类的话。如果你够努力,也许会找到一些对你和你的点子感兴趣的投资人,他们不会因为没有其他投资人而按兵不动。当你有了这样一些投资人后,前面所说的从众心理便可为你所用。融资在变得快速和简单之前总是缓慢而艰辛的。然而说服这些早期投资人的过程会令创业者非常沮丧,这是一份苦差事。(有些很好的投资人并不是这样,但许多投资人都是从众的。)

投资人总是拖拖拉拉。如果让他们自行其事,他们只会一再拖延。对他们而言,拖延并没有坏处。然而对你而言这却是致命的,因为当你在融资时,你的公司将会陷入停摆。

有那么多成功的新创公司在一开始融资时困难重重,这简直让我非常震撼。如果你只记住一句关于投资人的建议,那就是你得制造出一种竞争的局面。

我可以跟你们讲个惊人的例子,它一直萦绕在我脑海中。YC 一个较为成功的公司的创办人与一个创投认识很久了。当他创立公司并且进入 YC 后,这个创投在三个月里与他保持联系,没有任何行动,只是对他保持善意的关注。这个创投参加了 Demo Day,但没有投资。几个月后,这家新创公司拿到了一家着名创投公司的投资协议。当那个创投听到这个消息后,他立刻慌张起来。他给这个创办人发来一封传真,是一份没有填写估值栏的投资协议,他说:“估值随你填,我们要投资你们公司。”

投资人还会做出比拖延更糟的事。有时他们答应投资,之后却又改变主意。直到资金入帐才是完成交易,我们从一些创业者的惨痛的教训中明白了这点。

我可以跟你们讲很多骇人的融资故事,但你们只需要记得,募资是种煎熬。(fundraising is a bitch)

参加 YC 的创办人在募资时已经有了优势,但对他们而言,募资也还是一种煎熬。

干扰

募资过程对新创公司很危险的原因之一,是因为这是一种干扰。我们在 YC 开始时就会提醒每个人要特别小心受到干扰。没有人会傻到为工作无关的事情分心,比如电玩。真正干扰创业者的事情,乍看却合情合理。

我们跟参加 YC 的人讲,在参加 YC 期间,只需要集中注意力做三件事:开发产品、与使用者沟通,以及锻炼身体。也许这有些偏激,但对新创公司而言,初始阶段最关键的就是做出人们想要的产品,并且把它做好。别把所有的时间都花在社交上,不要找一群实习生。你只需要开发产品并且和使用者沟通。(顺便说一下,募资虽然也是干扰,但这是必需的,所以花的时间越少越好。)

有一种很糟糕的干扰却是不必要的,那就是与企业发展部(corporate development)的代表联系。他们是大公司里负责收购新创公司的。某天你接到他们的电话,说是想跟你谈谈你们公司的进展,试图寻找双方合作的机会。于是你想:“噢!这家大公司想要与我合作,我应该至少和他们见个面开个会。”

我不想说得太刻薄,但我得告诉你们,他们真正的动机是人才并购(talent acquisition)。

人才并购

人才并购实际上指的是这家公司想要雇用你。(这个干扰实在是太危险了,以至于我把它单列成一只怪兽!)如果这是你真正希望的,那人才并购并没有错。但大部分创业者并不是为了一份大公司的工作外加一点雇用奖金而开始创业的。

一开始就和企业发展部的人打交道不仅仅是浪费时间而已,这还会让你们士气低落。我看到这个循环一次又一次地发生:创业者与企业发展部的人见面后,觉得会议进行得很顺利,那些人看上去是如此的热情友好。于是他们就开始想入非非,以为自己的公司也会像一些公司般,在 5 个月内就被人家以 1,000 万美金的价格收购,“不错,我们蛮想被收购的。”如此一来,他们便不再专注于公司的发展而失去了前进动力。之后,他们得到对方并购的意愿,但得到的待遇本质上和他们直接去找一份工作差不多。但到了那个时候,他们已经无法自拔,只能同意。(推荐阅读:有策略的使用你的大脑

走上这条人才并购的路会严重挫败你的锐气,这应该是你想走向失败时才选择的道路。

做出人们想要的产品很困难

现在我们要讲到所有怪兽中最凶猛的一只:做出人们想要的产品的难度。

这件事实在是太困难了,以至于大部分的新创公司都难以做到。你试图在发掘别人从未做过的事。

新创公司成立初期,没法做出人们想要的产品是导致公司失败的罪魁祸首。(排名第二的则是共同创办人间的纠纷。)要想做出人们想要的产品,只有聪明和决心是不够的。你必须与使用者沟通,并且根据他们的回馈来改进你的点子。通常,即使你的点子原本就不错,你还是得做出不少修改。

还记得 Airbnb 最初的网站吗?当他们刚上线时,Airbedandbreakfast(充气床垫和早餐)这个点子显得很局限。刚开始他们的网站是让人们可以在会议期间向游客出租充气床垫,之后变成纯粹出租充气床垫,再后来是让人们出租空房间或沙发,但主人还得在那里为客人做早餐。最后,他们终于意识到出租整间房子的潜在需求。

这个发展过程说明了,你可能在开始的时候有一个大致的愿景,然而你通常需要尝试不同的方法才能做对。

有时,你还必须彻底改变思路。OrderAhead(让你通过手机订外送的 app)是创办人的第六个创业点子。

即使你无需对原本的点子做太大更动,你仍然需要做出很多改进。Dropbox 便是最好的例子。当时 Drew Houston 和 Arash Ferdowsi 开发的产品显然有很大的需求,但刚开始由于很多公司在做类似产品,所以很难预测他们是否会成功。想要取得成功,他们必须执行有方。这不是一蹴可几的事,他们必须对无数细节精益求精。

从这张照片:


Dropbox 共同创办人 Drew Houston

到这张照片:


过程中发生了很多枯燥乏味、耗神耗力的事。

云霄飞车

从创办公司到登上富比士杂志的封面,你将会经历很多戏剧性的跌宕起伏。在一家新创公司里,你不会有大公司给的“避震器”。你要面对各种状况。这个过程通常被称为云霄飞车,因为前一分钟你还扶摇直上,下一分钟你就坠入谷底。

很多云霄飞车般的故事是关于募资的。我举一个最极端的例子:那家新创公司当时设在德州,他们收到了矽谷一家顶尖创投公司的投资意向书,条件之一是他们需要把公司设在湾区。于是,那几个创业者卖了自己的房子,搬进了企业住房( corporate housing ),一直待到他们在矽谷找到新的住所。

他们和创投间已经签好了协议,资金定于周五入帐,周一他们就将到那家创投公司的办公室工作。周五到了,但不知为何资金没有到位,他们打电话过去问是不是需要他们过去,对方说:“当然!”于是,他们一路从德州开车来到矽谷,中途还在拉斯维加斯庆祝了一下(这就是云霄飞车的上坡过程)。

到了周一,他们团队六个人在那家创投公司的会议室摆好东西开始工作。直到周三,资金还是没有到位。那天他们要开董事会,就邀请了创投一起参加。

会上,CEO 说明了注册会员数暂时下降的原因,是因为他们更改了衡量方式。你们知道事情会如何发展…… 那家创投已经心生后悔,于是以此为藉口终止了交易。要知道,这几个创业者已经签了所有协议,卖了房子,搬到矽谷,只待那 700 万美元入帐。然而创投公司却罢手,把他们赶出了会议室。他们只好打电话给还在德州的妻子,然后夹着尾巴回家,还不得不解雇所有人。你能想象这种情况吗?就在几天前,他们还在拉斯维加斯庆祝,过几天却变成一无所有。

(顺便说一句,要举这么极端的例子,我们不得不引用别家新创公司的例子。创投不太会如此对待 YC 投资的公司。)

现在我来告诉你们云霄飞车的另外一半:

2011 年夏天的时候,我们投资了 Codecademy 。他们原来的点子行不通,所以他们一直在寻找新的点子。直到 7 月底,他们才着手开发在线上教人写程式的网站,一直到 Demo Day 的前三天才上线。三天内,他们就有了 20 万的使用者。

他们上线是因为想在 Demo Day 上宣称他们是一家已经上线的公司,但从未想到短短三天里,他们从只有一个点子还没上线的公司,到可以在台上告诉大家他们已经有 20 万的使用者(这应该是你可以向投资者所说,最令人兴奋的事)。

这里讲的主题是事情可以发展得如此极端。但要记住,没有一件极端的事是可以一直下去的。当事情不顺利时,不要让悲伤使你裹足不前,而是要告诉自己事情总会变好,并且一步又一步地不断往前走。一切顺利时,也不要洋洋得意。实际上,事情总是不像看上去那么糟,也没那么好。

让云霄飞车的情况更糟的,是当你经历这般跌宕起伏时,还有一群观众看着你的一举一动。挑衅者和记者会在网上肆无忌惮地贬低你,对此,你要做好准备,还要脸皮够厚。

难,却不是不可能

每个人都知道创业很难。但当创业者真正创业时,我们还是会发现他们经常觉得很惊讶。他们惊讶的原因是他们从未意识到,问题竟然可以变得这么糟。我看到过几个才华洋溢的聪明人因此而一蹶不振,只能放弃。(推荐阅读:坚持下去,成功会来找你

创业不适合胆小者。我知道这个说法并不新鲜,但我还是希望你们至少一开始就知道创业为什么难,所以当你们碰到这些扼杀公司的怪兽时,会知道该怎么做。

本文转载自 INSIDE

看那些成功的女性创业家
〉〉学会失败就成功!看六个成功女性的故事
〉〉成功来自厚脸皮的勇气与毅力 赫芬顿邮报创办人
〉〉The New Life 林牧洁。转向新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