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个让 Google 得以创新各种技术的女性

Melody Meckfessel 拥有两个衣柜:一个是为工作 (Google);另一个是为生活。属于工作的衣柜里有:连帽外套、T-shirts、和牛仔裤 — 标准的工程师装扮,在这里,你看不到什么女式衬衫、裙子、或是洋装之类的衣服,因为这些衣服归属于生活的衣柜里。

Meckfessel 说:我在二十岁左右曾经创业过,后来在比较具规模的软体公司上班,而目前我服务于 Google 。 接着又说:多年来,我通常都是团队里唯一的女性,所以,在很多地方我都必须去学习适应在这样的环境中工作。(推荐阅读:女人,妳其实比妳想像的美丽

但,渐渐地 Meckfessel 放弃了这种将工作与生活区隔开来的方式,她开始穿着自己喜欢的服装上班,这想必是历经了一番情境上的转折,所以,Meckfessel 并不太想谈论这件事,只提及这样的转变并不是想要刻意表示什么,只是想这么做而已。

  • Google 在减少“性别鸿沟”的部份,付出了比其它科技公司更多的努力

美国的职场中,高科技行业的“性别鸿沟 (Gender Gap)”要比其他行业严重许多。依据美国国家广播电台(National Public Radio)报导指出:在美国软体开发人员当中,女性大约只占 20%;另一份研究则显示:取得计算机科学学位的女性人数呈现下滑趋势。

有时候,这种“性别鸿沟”所带来的结果可能是相当极端 / 偏激的,但是,你也可以透过不同的方式来利用它,进而创造出不同的发展。

像 Meckfessel 就不仅仅只是一名工程师而已,她管理 Google 开发程式工具的团队,而且这个团队所制作的工具是 Google 内部其他工程师们都需要使用的,这个团队可以说是 Google 工程领域的中心。Meckfessel 就表示:如果这些系统无法正常运作的话,那么 Google 也就无法正常运作了。

目前 Google 内部的女性员工仍属少数,但却出了不少拥有资讯天赋的女性员工,像是 Yahoo 的执行长 Marisa Mayer (之前任职于 Google)、掌管广告业务的副总裁 Susan Wojcicki 等等,Google 在减少“性别鸿沟”的部份,付出了比其它科技公司更多的努力。(推荐阅读:Yahoo CEO Marissa Mayer 给创业家与产品经理者的7个建议

Meckfessel 表示:Google 非常重视员工的多样性价值,而且允许员工拥有自由表达的权利与自由。而这,也是 Google 之所以能够持续创新的原因之一。

而 Meckfessel 就是勇敢追随自己内心的直觉,才能够突破传统的工程师形象,进而能在事业与生活之间取得平衡。

  • 为 Google 的产品与自己的生活,注入不一样的态度、精神

Meckfessel 带领的团队所制作出来的工具只能在 Google 内部使用,当然这是 Google 的政策所致,就如同 Google 所开发的其他软体产品一样,虽然有一部分已经对外开放相关技术与程式码,但,属于关键技术的核心部份仍然是企业内部的机密。

2013 年春天的一个午后,Google 对我们展示了一些他们所开发的工具,但,我们必须同意不能揭露详细的内容,包含这些工具的名称。

Meckfessel 团队所开发的工具种类繁多,从编译器到审核 / 测试工具,甚至还有把已经编译好的程式码上传到资料中心的系统。依据曾经参与开发这些工具的工程师 Chandler Carruth 透露:Meckfessel 将我们团队带往新的起点。(推荐阅读:八位成功创业家希望自己年轻时能领悟的道理

Carruth 表示,Meckfessel 为这个团队带来了一个 “将所开发的工具视为产品的观点 ( Product Perspective )”。虽然,我们所开发的工具仅供 Google 内部使用,但,我们仍然应该视其为“产品”看待,例如,应该要注意产品的视觉化效果,应该要思考产品之间的一致性等等,这些想法在过去是不被重视的,而 Meckfessel 让我们为产品注入了不同的态度与精神。

Carruth 表示,Meckfessel 的才能之一是她善于处理人际关系的互动。他还说:当她加入我们团队时,我们对所开发的工具还没有很好的焦点,而且,当时彼此都不熟悉 —— 难免会存在提防之心 —— 然而 Meckfessel 很快地就融入团队突破了这个障碍,也让整个团队凝聚力更高。

而这只不过是 Meckfessel 颠覆传统工程师形象的例子之一而已。另外,Meckfessel 除了是一名杰出的工程师之外,还是一位兼职酿酒师和一位单亲妈妈。换而言之,她勇敢做自己,以使自己能兼顾多重身份,并在各种身份之间转换自如。(推荐阅读:妳知道,女人不是女超人

Meckfessel 的同事兼好友 Kelly Studer 就说:

她很清楚自己有能力扮演好每一个角色。

  • 重视员工与开放性的企业文化,创造了一家具有影响力的公司

Meckfessel 表示:在 Google 里,每一位员工都是平等的,没有谁比较重要谁比较不重要的差异性。所以,公司的产品 / 服务的程式码是完全开放的,你可以透过公司内部的任何一台电脑上的浏览器直接存取相关的程式码,而且,每一位工程师都可以对其他工程师所撰写的程式码进行修改。

但这并不意味着任何人都可以随意修改程式码 —— 例如,并不是任何人都可以修改 Gmail 程式码,或把它编译成可执行程式。不过,工程师们可以审阅和编辑 Gmail 的语法,如果把自己重新调整过后的程式码提交给正确的人来进行审查和测试,只要有价值就有机会改变这项服务。

此外,这套系统还能相容于多数的整合式开发环境( Integrated Developer Environment,IDE ),也就是说开发人员如果想在目前的开发环境中加入其它工具所撰写出来的元件是非常容易的。Meckfessel 表示:这么做的目的是,让工程师拥有绝对的自主权,可以自己决定最适合自己的开发环境。(推荐阅读:妳和成功只差16步:机会在前先说“Yes!”

Meckfessel 接着说,另外值得一提的是,这套系统能以更快的速度撰写程式码。 这套系统延用了 Google 既有的风格,将编码的工作分散在大量的伺服器上运作,而不是在开发人员的电脑上产生可执行的软体,因此,即使是要撰写语法数量十分庞大的系统程式,仍然可以在短短的数秒钟内完成。

工程师 Chandler Carruth 接着就展示了这套系统如何透过 C++ 在 23 秒左右就完成了 150 万行的程式码 —— 之后,他对我们表示,这种速度算是慢的了。

我们的系统还可以提供 “持续整合服务”(Continuous Integration Service),意思是说,它可以传送语法给负责审查和测试它的人,以确保所有的流程都在掌控中。

跟编码相比,测试程式码所花费的时间更多 — 这是因为系统必须做整合测试,进而确认是否有哪些个别的异动会对产品造成影响。但是,Google 整体的工作量十分庞大,因此系统的处理时间就必须要快。

Meckfessel 说,系统快速处理的结果让工程师们得以拥有更多属于自己的时间,他们可以利用这些时间来做其它的工作,或是拿来享受生活乐趣。

  • 程式设计跟酿酒是一样,过程中最重要的角色都是“人”

Meckfessel 表示:酿酒跟写程式这两件事情都是为了解决问题。在酿酒的过程中,你需要实验各种变数,这过程就跟开发软体是一样的。

身为酿酒师,Meckfessel 只想酿制出自己想喝的口味——这跟她身为工程师时的目标是一致的 ——

团队的目标就是开发出自己公司内部员工想用的工具。

另外,酿酒是一个协同合作的程序,这跟开发软体也是一样的。

所以,Meckfessel 表示:我没办法一个人就完成所有的事情。

这意味着,编程不仅仅只是撰写程式而已,它还与人有关 —— 也就是你需要了解,你的团队成员 / 客户包含哪些人,他们能作出什么样的贡献和需要的是什么,无论他们在团队中的角色为何。

Meckfessel 最后表示:如果你把焦点放在人的身上,那么你会发现所有事情的进展将会十分顺利。毕竟,软体是人写出来的,也是人在使用的,若你不关注人的问题,那么肯定会失去某些东西。

女人在工作与家庭间的完美平衡
〉〉Lean In,女性力量征服职场
〉〉女生创办的公司比较赚!来见识 5 位科技圈女性创业家
〉〉给职业妇女一个爱的鼓励!家庭与事业兼顾的方法

本文作者:Yun-Ning
资料、图片来源:Wired
本文转载自 TechOran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