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剧《她和她的她》讲述了不少了性别议题,除了职场的性别歧视、私密影片外流,最主要的是探讨权势性侵受害者在传统华人家庭、现代社会中的困境与解脱。

文|陌熙

近期热播的台剧《她和她的她》内容涉及诸多性别议题,如职场中的玻璃天花板现象与性别歧视政策、女性私密影片遭外流以及权势性侵等等。

在扎实的田调作业基础上,编导写实细腻地刻画当代女性在社会的结构性力量与森严的父权体制之下的困境与挣扎,并透过患有“解离性失忆症”女主角林晨曦破碎、重组并窜改的记忆,呈现其克服创伤与内在成长的心路历程。

《她和她的她》主要以林晨曦作为第一人称视角,在前两集中藉由 Danny(杜骏儒)对晨曦的职场霸凌与性虐待等恶行,划破了晨曦奋力撑起的浮华、高雅与自信。

在擦撞事故后重新唤醒了躺在她内心中沉睡已久的创伤经历,由此进入晨曦灵魂内核当中支离破碎、扭曲歪斜的解离世界。


图片|《她和她的她》剧照

“解离世界”作为晨曦内心“潜意识的再现”

尽管剧中对于真实世界与解离世界彼此之间的虚实界线并没有十分明确的交代,然而从最后一集,理化老师谢志忠并无遭任何人杀害推断,任何涉及与谢志忠杀人案相关的情节,均可视作发生在林晨曦透过幻想所编织的解离世界中。

不过,这并不代表解离世界中的故事全是荒芜、虚幻和戏剧的商业行销手法,笔者认为编剧耗费如此大量的时间,以及庞杂的叙事,苦心建构晨曦的解离世界,是为了反映历经创伤的晨曦内心中,最原始的潜意识欲望,并藉此引领观者感同身受“解离性失忆症”患者的感官世界。

若我们将解离世界看作晨曦“内心潜意识的再现”,则谢志忠的死便是她过度压抑悲愤情绪的极致反扑。

解离世界中,所有现实中默不作声的旁观者,都成了谢志忠杀人案的加害者或共犯。

父亲林永晟当街殴打早已失能衰老的谢志忠;好友颜圣华成了谢志忠的贴身看护,并对其喂食过量的安眠药;弟弟林震烨则是悻悻然闯入谢志忠的病房,掐住他的颈项使其窒息身亡,一切失控疯狂的暴行背后,对应的皆是现实世界中冷眼漠然或畏惧怯懦的“不作为”。

延伸阅读:他藉口催眠谘询,在我面前勃起!从《她和她的她》,谈性骚扰中的权力暴力

林晨曦在精神世界中极需一个愿意信任她,愿意为她挺身而出、赴汤蹈火的全能英雄。

于是晨曦在解离世界中,虚构了无数替她泄愤的家人和朋友,多数以暴力、攻击、要胁、威吓等非体制内容许的形式为手段,凸显她在国中时期遭名师谢志忠性侵后不断被抑制的忿恨、委屈、无力、伤痛与怒火。

所有极端的虚构背后都是“匮乏”的展现与还原──家人和朋友在创伤事件上的“不信任”与“不作为”。


图片|《她和她的她》剧照

“权势性侵”受害者的困境:权势威逼、举证困难与荡妇羞辱

在对于晨曦的解离世界与内心潜意识欲望有初步了解后,我们势必得拉回创伤事件本身,透过爬梳剧情,重新检视“权势性侵”的受害者,在社会结构中所面临的种种阻力与障碍。

首先,“老师”和“学生”之间的阶级与地位差异,在于两者所掌握的资源分配上的落差,“老师”作为一个施教者,本身就享有决定学生学业成绩的权力。

尤其剧中的理化老师谢志忠是一名备受师生与家长爱戴、获奖无数的杰出教师,这奠定了两者在社会声誉上的悬殊,进而弱化了林晨曦告发其恶行时的可信度。

于是,当林晨曦终于向父母坦承自己的遭遇后,父亲竟然对着她破口大骂:“妳为什么没有反抗?妳是不是在说谎?”这对于鼓起勇气开口却手无寸铁的晨曦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

本该保护自己的亲人,甚至反过来趾高气昂地质疑其创伤经验的真伪,在举证困难又处于畏惧状态的双重劣势下,晨曦也难以辩驳。

然而,父亲所展现的存疑态度,一方面可视为某种程度的“心理防卫机制”。

由于该事件危及了他身为一名父亲的正当性,女儿口中吐出的一字一句都像是在指控他的失职、无能与不在场,在过于震慑冲击的情况下,转而依循理性与逻辑(女儿平时很喜欢谢志忠、师生家长皆对他赞誉有加),不相信女儿所言属实,以此逃避自我认知失谐与父亲的正当性危机。

另一方面,父亲深谙社会对于遭性侵的未成年少女,会抱持着何种负面刻板印象,因此更希望整件事情纯属子虚无有。

正如同林晨曦瞒着父母至警察局报案,向警察揭发谢志忠的龌龊行径时,校长召集了谢志忠夫妇与晨曦的父母,会谈过程中,师母许慧珍理直气壮地对着林母说:“事情闹大了,对你们没有好处。尤其是林晨曦,妳有没有想过她要怎么做人?”

未成年性侵受害者在现代社会的“做人问题”,源自于父权体制中对于女性的二元化想像──“圣女/妓女”。

男性能藉此划分女性的阶级地位:何者属于妻子、母亲、结婚对象和良家妇女;何者属于卖春女、玩乐对象和荡妇。

不过,这套规则不只有在男性视角中才成立,(有意识或无意识地)服膺于父权体制的女性对于性的污秽想像,会间接促使她们难以启齿遭性侵的经历,更遑论出面控诉加害者的行径。

事实上,许慧珍正是藉着这套父权下的游戏规则来要胁并惩罚林晨曦。

因为倘若一切走入司法程序摊在阳光下,晨曦便会立刻成为父权体制下的违规者,她的“非圣女身分”使她失去了谈判筹码,甚至能轻易地被许慧珍贴上妨碍家庭的“狐狸精”标签,进而连带使整个社会对其进行“荡妇羞辱”。

同场加映:《她和她的她》影评:被性侵的心理解离,需要创伤知情照顾,让“理解”带来疗愈


图片|《她和她的她》剧照

从掩埋创伤到重揭伤疤的心灵成长之旅

在林晨曦如愿考上地方明星高中后,父母在家门口替她封街放炮大肆喝采,似乎整个世界都在鼓舞她抛下过往的创伤,抬头挺胸勇往直前。

晨曦在高中时也结识了两位无话不谈的莫逆之交,陈智苓和杨佳缨。

随着时日的推移,晨曦渐渐退下心防,松口和智苓提及当年遭教师性侵一事。

不料,辗转得知此事的佳缨,为了帮晨曦出气,而向辅导老师透露晨曦的遭遇。

晨曦父亲在接获辅导老师的通知后,愤而对她咆哮怒斥:“妳为什么要和老师说谎?”从“质疑”到“否认”女儿的创伤事实,自以为守住家庭门面与尊严的父亲,不过只是个不愿直面问题的懦夫罢了。

华人家庭向来不擅于处理家庭成员间的情感与心事,往往透过隐晦与内敛的方式表达关怀。

比起西方国家,华人社会较不愿意寻求心理谘商与身心科医生的帮助,大多认为毋须外扬家丑亦或泄漏私领域的烦忧困扰。

奠基在这样的文化脉络基础之上,晨曦的父母亲期望藉由湮灭事实的存在,来帮助女儿向前迈进,然最终却招致女儿的切割背离及病况恶化。

离家过后,林晨曦秉着优异天资在职场中叱吒风云,闯出自己的一片天,甚至获选财经杂志十大最杰出女性。


图片|《她和她的她》剧照

然而,光鲜的外表背后,过往的创伤仍不时以天马行空的解离记忆再现,所有的怨怼、忿恨、委屈、恐惧、无力、悲痛和抑郁从未真正消失,它们只是连同当年的创伤记忆一同被掩埋于内心的角落,随时蛰伏于晨曦的生命中伺机而动,一有相似情景便会贸然浮现。

晨曦费了好大的力气才把那段不堪记忆沿着意识的水线一路往下压,直到不再冒出泡泡为止。

接着她又耗尽了好长的光阴靠着自己挣得如今的头衔与地位,直到 Danny 的出现,晨曦意识到自己成功的职场生涯,不过是场虚浮华艳的木偶戏,她的灵魂终究还是创伤的傀儡,受到过往阴影的俘虏、支配与操控。

与过去受创的自己和解从来不是件容易的事,临床心理师刘仲彬在评论此剧时说道:

“原来‘逼自己忘记’跟‘逼自己面对’差不多,一样都要被逼到退无可退,一样都需要强大的能量与意志力才能执行,只是一个往下压,一个向上看,唯一不同的,就只有箭头方向而己。”

晨曦意识到“逼自己忘记”只是“扬汤止沸”的做法,“逼自己面对”才能真正让自己重生。

因此她相信既然自己都能有如此丰沛的意志走到今天,便会有同样的意志重新面对过往创伤。

你会喜欢:老师的权势性侵案:嫌性别教育太早?晚教,是给狼师更多时间欺负孩子

晨曦跨出的第一步,是亲自联系 Danny 的老婆颜圣华请求她的协助,携手和她一起揭发 Danny 的言语、肢体暴力与性侵未遂等多项罪刑,并在司法程序中告知相关人员一定要让 Danny 接受心理谘商与辅导,因为她看见了 Danny 在轻蔑与残暴的躯壳下,灵魂深处斗大的破口。

那就像完成了当年的未竟之事──将教师谢志忠绳之以法。

于是在故事的尾声,林晨曦终于愿意重返创伤之地与母亲久别重逢,明白了父亲临终前对自己的悔意,并得知弟弟在从谢志忠住所折返回家的途中车祸去世后,在解离世界中向父亲和弟弟言归于好,拥抱了当年家人的无力与无能,亦拥抱了那个纯稚懵懂的受伤少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