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要拥有良好的学习环境有多困难?今年三月美国上映了一部纪录片《Girl Rising》(力争向上吧!女孩),拍摄来自九个国家的九个女孩,这九个女孩共同的特色都是,她们强烈渴望受教育,却因为所处环境而无法达成这个心愿。回想十六岁的时候,我们穿着俏丽的高中制服挤上公车,放学后和同学们相约去西门町逛街、看电影。而同样的年纪,十六岁巴基斯坦女孩马拉拉,正努力地争取女性教育权

马拉拉在接受 CNN 采访时表示:

“我有受教育的权利,我有玩乐、唱歌、去市集的权利,我也有表达诉求的权利。”

马拉拉为 BBC 专栏部落格作家,以文字向全世界吐露在塔利班份子的威胁下,巴国人民真实的生活面貌。其后更公开反对塔利班对于女性教育权的限制。她说:“我想要服务社会,我希望所有的女孩,所有的孩子都能有受教育的权利。”然而身分曝光后,使她遭受到塔利班份子的埋伏枪击。幸运地是,枪伤没有对她造成永久伤害。经过数月休养,马拉拉继续为她的权利奋斗不懈。联合国于此后宣布11月10日为马拉拉日,呼吁全球共同关注女童教育议题。(延伸阅读:芬兰教育这样改:越多元,越平等

联合国大使古登布朗表示,“在世界上某些地区,印度半岛、阿富汗以及非洲的角落,追求平等教育的女童与教育家每天生活在恐吓与暴力。”

根据统计,全球共有六千六百万的学龄女童没有受过教育,而在发展中国家更有超过四成的女童没有就学。女性教育在全球各地发展不均,据世界银行组织统计,在非洲西部的马利共和国,女童的就学率仍停滞在与1810年的英国相同的比率。在马拉拉的家乡巴基斯坦,在低收入的家庭中,女童入学年纪平均晚男童五年。同时由于该地交通不便,每增加半公里的距离,女童的就学率随之减少20%。近来塔利班政权又一再摧毁当地的女子学校,除了贫穷外,政治动荡也使得孩子无法获得完整的教育。(延伸阅读:给她一个学习的态度与环境

马拉拉的父亲说:

“她是世界的女儿,将自己奉献给这个社会。”

马拉拉事件感动了全世界,包括联合国大使安洁莉娜裘莉也捐出二十万美元给以马拉拉为名之基金会。身在台湾,1968年推动的九年国民教育使得学龄儿童就学率近乎99%,男女教育的差异也随着时代演进逐渐消失。女性教育权受到相对完整的保障的同时,我们也不要忘记世界各个角落,还有许多小女生正渴望着上学的一天。(延伸阅读:我们,就是这个世界的主人翁

每个女人都有权利过得更好
〉〉站立十一小时为理想发声
〉〉700年后,好莱坞才会男女平等
〉〉力争上游:九个女孩的求学梦

本文作者:womany 编辑部 / Janice Wei 魏嘉珍
文章来源:CN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