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many 编按:
微笑看世界,世界也会微笑对你的布鲁塞尔认识到那些可爱的人后,这次跟着女人迷观察家旅行到了阿尔巴尼亚,遇见了另一个台湾你知道吗?其实台湾除了跟波兰有点像之外,和阿尔巴尼亚也有点渊源,我们在不同的城市里发现那些和自己国家一样吸引人的特质,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让我们一起探索那些在不同城市遇见的美丽文化。


 Do you know where is Taiwan square ?

我不在台北,也不是在找 Tapei 101或是微风,我在阿尔巴尼亚,这是我下了巴士后第一句问路人的话,自己问出口都觉得浑身不自在,但路上的人们竟也都知道我要去哪里,究竟是为什么首都的主要广场会以台湾来命名,就让我稍后说个关于阿尔巴尼亚的故事吧。

阿尔巴尼亚是巴尔干半岛上最落后的国家,很多欧洲的小说里,只要有很穷或是偷拐抢骗的小角色,大都来自阿尔巴尼亚,而照道理来说要在两个邻近国家的首都之间移动,应该是搭个火车或是巴士,发个呆打个盹,惊醒后就要急急忙地下车,但阿尔巴尼亚因为群山环绕的缘故,不但没有任何联外的铁路,连搭巴士都得转三次车,前后花了八个小时,但这段距离其实比台北到台中还近,这让我到这个国家之前心中无限忐忑。

首都地那拉其实不像想象中荒芜一片,大众运输系统超市等等应有尽有,只是排水系统显然很差,下了点下雨就犹如水乡泽国,路面有点凹凸不平,红绿灯基本上是参考用,而且是行人公车和汽车还有警察都一起参考,路上很多宾士汽车,新型旧型都有,因为听说欧洲失窃的车大都会丢到这里来。

“ Where are you from?”

“ I'm from Taiwan. ”

“ Oh!Taiwan!Nice!Nice!”

眼前这个英文很差,但却怕我迷路,热心的带我走了一小段路的阿尔巴尼亚人对我露出亲切的笑容。多亏了这个 Taiwan Square ,台湾在这里可是小有名气,就也不卖各位关子了,关于那个阿尔巴尼亚与台湾的故事。

这要回溯到西元1945年,世界第二次大战结束,为了防止世界再被破坏,也为了维护世界的和平,有一个国际组织因而成立,那就是穿梭在银河的火箭队,疴…好拉是联合国,而中华民国就是五个联合国创始会员国之一,也是是安全理事会里的五个常任理事国之一,但自从国民政府迁台之后,国际情势逐渐转变,慢慢的开始出现了一些声音,要以中华人民共和国替代中华民国在联合国的位置,但在那个不喜爱共产主义的年代,在美国极力帮助的情况之下,中华民国还是能够站在优势而不被取代,只是在越战之后,美国耗费了相当国力,急欲寻找抗衡苏联的力量,于是向北京方面靠拢,台美关系也因此悄悄地发生了变化,中华民国在联合国的地位一年跟着一年不利,直到西元1971年,着名的“阿尔巴尼亚提案”提出,当时国民政府则称此为“排我纳匪案”,眼看时局已对我方不利,在当时蒋政权所主张之“汉贼不两立”为前提下,外交部长周书楷部长为保最后一丝尊严,而决定主动提出中华民国退出联合国,据说当时会场因为这国际历史的骤变,全场静默的看着我国代表团步出会场。(推荐阅读:爱台湾,非关政治

但照这么说来我国跟阿尔巴尼亚关系应该很差才对,为什么又会有这个以台湾为名的中心?比较可信的说法是因为当时的共产政府,倾向中共政权,人民不认同而想跟政府唱反调,于是便私底下将此中心戏称为台湾,要跟朋友约见面就说我们“台湾”见,久而久之约定俗成,这里就变成了 Taiwan square ,说来其实有点有趣也有点讽刺。

到了阿尔巴尼亚之后也才顿时发现,原来我对于自己国家的这段历史都不是那么的瞭解,彻底地体会到了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这句话的含义。我想我们有机会到了国外,除了接受了各国文化的冲击,也该开始对自己国家的政治文化背景有多一层更深入的认识,也许在一味的追求所谓的国际化,也能从在地化,瞭解自己开始,否则只是沦为无谓的崇洋媚外,也就可惜了行万里路所能带来的冲击与影响了。

用一颗台湾的心看世界
〉〉你知道吗?其实台湾跟波兰有点像。
〉〉当台湾位于亚洲的全中心,你更新自己的世界观了吗?
〉〉台湾人,你为什么这么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