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妈的多重宇宙》可讨论的面向极广,本篇以人类的意识与精神状态作为切角,一起来看杨紫琼“宇宙摇”后大开杀戒、母亲与女儿化身石头的虚无与存在、以及最后的放手与和解。(内有剧透,请斟酌阅读)

《妈的多重宇宙》绝对有病。

带着经典原型的疯狂电影

它有《爱丽丝梦游仙境》的奇幻,透过梦的逻辑踏上通往潜意识的道路;它明显受到《骇客任务》启发,构筑了虚拟与真实的双重世界让人进出往返;它使用了类似《蜘蛛人:新宇宙》的手法将各个版本的主人翁共聚一堂,让带着有相同灵魂本质的不同个体彼此碰撞、对话,成为彼此的导师,让本体更加地完整。

我更想到卢贝松的电影《露西》。

露西身体吸收了太多的毒品,大脑被急速开发,突破了理性的疆界,穿透事物表象直视隐藏其下的真貌,爆发心灵的潜力,进入崭新的象限。卢贝松企图将人类意识连结到历史与文明,可惜力有未殆。

《妈的多重宇宙》拥有以上几种原型的融合与放大,将其玩到了前所未见的极致疯狂。

许多文章分析多重宇宙、平行时空的科幻与哲学议题,我本篇则想以人类的意识与精神状态来做为切入点。


图片|《妈的多重宇宙》剧照

以下有剧透,请斟酌阅读:

每一次的宇宙摇,都像一次精神发病

杨紫琼饰演一名美国家庭中的华裔太太,与丈夫开设一家洗衣店,被生活琐事和经济压力压得喘不过气。她埋怨丈夫的软弱无能、不甘现实的疲惫庸碌,更无法与出柜的叛逆期女儿和平相处,过着焦虑、压抑、困顿的日子。

她僵固的人生无意被开启了“宇宙摇”的技能,得以看到各个不同宇宙版本中的自己,切换到各个的奇特技能。

在此,故事进入梦境的逻辑,展开各种毫无边际、狂乱、荒谬的行动,有着无厘头的台词、扯淡的设定,一切目不暇给地轮番上阵,闪现并置、摇摆特写,用狂躁的剪辑建构一场视觉与想像力的奇观。


图片|《妈的多重宇宙》剧照

这些华丽可爱可笑快速闪现的片段,在我看来都是精神病征,是她内在心灵的爆裂。

在现实生活中,那可能只是一秒,却包容了毕生所有的瞬间。

那些幻化为魔王的现实人物,无论是税务稽查人员、丈夫、老爸、女儿,与每一个张牙舞爪的他人与每一个奇形怪状的自己,都是潜意识与梦境浮上意识表层后向自己的宣战,是内心深层中久未察觉的遗憾愤怒的狂躁反扑,张狂反噬。

电影毫无极限地越来越疯狂,像是一个失控翻转的万花筒。没有最疯狂,只有更疯狂。

高竿的是,这不只是形式上的炫技,更聪明精确映照出主角秀莲的精神状态。一切混乱的形式都映照出主角的内在,两者互为表里,相互加成。

剪辑的狂躁来自主角内心的狂躁,逻辑的崩毁来自主角意识的崩毁,无厘头的白烂来自于主角对压抑僵固的人生与社会体制的控诉。一个无能为力、饱受压抑、处处碰壁的母亲(妻子)心底实在好想大开杀戒,杀到荼蘼,放一把火把所有的屁事与烂人给烧了!

所谓的多重宇宙,就是她潜意识的具象化,是人生中每一分秒产生过的浪漫、天真、愤怒、失落、梦想的总和与揉合,在精神扭曲后分裂增生的变形记。精神病征式的自我闪现,来自内心巨大拉扯的天人交战,持续不断地欲望又自我否定。

她疯了,她的精神濒临崩坏,意识即将坍塌,理智在断线边缘。

延伸阅读:为你挑片|《瀑布》是水的坠落,也是灵魂的坠落:父母只会变老,“长大”是孩子的事


图片|《妈的多重宇宙》剧照

纵使疯狂后遁入虚无,我也想和你一起

她在起初受到宇宙摇的召唤时只是一个畏首畏尾、踌躇不前的弱者,在打开了潘朵拉的盒子后,享受到宛若服用了致幻剂后的“通灵”与“入神”状态,拥有无比的生产与专注力。

全宇宙似乎都与她为敌,她开始神挡杀神、佛挡杀佛,杀到连丈夫都对她大喊:“秀连!别再打了!”

生活中的退缩者,为了维系精神的稳定,成为了激进主义者。

掀起一切的波澜,不过想找到新的平衡,期待杀到一个份上能够抚慰生活中的怒火。

她癫狂了,意识在狂放的扩张下看似自由解放,但现实感的丧失本质是一种保护机制,保护可能太过直面人生就去而不返的理智。而这样丧失现实感与自我的人,在极度的压迫与失控后,为了回归平静,总会面临一个选项,回归无有,遁入虚无。

戏中的大反派是秀莲的女儿,一个穿梭各个宇宙中只为了找到妈妈的女儿。两人都容忍不了彼此,受不了彼此的控制与叛逆而相爱相杀。

在女儿的某个宇宙中,有一个贝果,坠了进去,就能平息所有的天翻地覆,终结那个狂躁的自己,把一切烧成了烟,化整为零。


图片|《妈的多重宇宙》剧照

故事走向了存在主义式的虚无。

在某一个宇宙中,母女两人化身成干涸的高山岩壁上的两颗石头,那是一个无法孕育生命气息的宇宙,静寂无声,毫无流动。广大、无垠、无限,但又虚无飘渺,不知所谓。

吊诡的是,即便好想好想脱离母亲掌控的女儿,还是化身成妈妈身边的石头,如宿命诅咒般地依存在旁。

这番场景让我第一时间莞尔笑出,随即一阵鼻酸。精神癫狂的最后,好空好空,无力到向往起当个矿物,在时空中静止。

此时,秀莲这颗石头动了起来,像卡通画面般地靠向女儿(也是颗石头)。瞬间,眼泪止不住地落下,我彷佛在石头的移动中听到秀莲无声的呐喊,我真的他妈的好想要存在!我真的他妈的宁愿拥有这折磨我烦死我的灵魂与意识!

或许,任何向往虚无的厌世者,都只能在真正的虚无中,怀念起存在。

同场加映:为你挑片|从《废弃之城》看自我追寻:尽管残败与懦弱,仍庆幸你找到了光与出口


图片|《妈的多重宇宙》剧照

理解之后的放手,女儿才脱离母亲成为真正独立的个体

一个焦躁忧郁的灵魂,一段华丽崩坏的旅程,最后来到了母女之间的对决。

万花筒的疯狂转动,在剧末聚焦到了可能有人嫌太过保守与老套的议题——家庭。在如此飞跃奇想的片中,稍有不慎,这种处理容易让人觉得灵气尽失,但这片却毫无这种尴尬。

化身科幻英雄的秀莲在旅程中发现软弱丈夫正用着平凡人的方式坚强,在正面对决做为大魔王的女儿时,她赫然明瞭一件事,她也是怪物眼中的怪物,她也是大魔王生命中的大魔王。

在这个失序与有病的宇宙中,她肯定也做错了什么。

编导的态度是温柔的,在狂乱过后,她没有让母女停在厮杀毁灭,也没有让她们跳进贝果中那个空空的洞。

剧末秀莲自省悔改,向女儿递出了橄榄枝,表达接纳和同理女儿的同志身份。

耐人寻味的是,女儿的反应却像是被冒犯般掉头就去。即将失去女儿的秀莲再次追出,做了最后一番掏心掏肺的陈述后,得到了女儿象征宽谅和解的拥抱。

想看更多:为你挑片|《美国女孩》:和解是一个过程,一个共同成长的心愿


图片|《妈的多重宇宙》剧照

走出电影院,情绪太过激动,我与友人在公园慢跑,用汗水宣泄两小时累积的欢悦与激情。

跑步中,我和友人不禁互问,为何女儿第一次接受到母亲的转变后,依然决意离去?在母亲追出去后,最后和解的拥抱又意味着什么?那个和解是有基础的吗?人有可能因为对方一段撼动人心的独白就回心转意吗?女儿终究没有出走,到底是编导保守地向家庭价值靠拢,抑或能挖到带来启示的人性?

实在想不透,我跑着喘着,进行了一次“宇宙摇”。忽然,我接受到了天启,顿悟了。

秀莲对女儿的态度不再是,亲爱的,我理解妳了,所以妳留下来吧。

秀莲最后的态度是,亲爱的,我理解妳了,所以愿意让妳走了。

正是在这一刻,女儿才脱离母亲成为真正独立的个体。也是在这一刻,女儿才真正拥有自由意志去选择。正因她有了选择,才能选择展开双臂,有意义地拥抱。

多重宇宙存在于每一个人的灵魂深处,没疯的都是幸运。我们都在又长又累的人生中进行过无数次的“宇宙摇”,期待摇出一个奇迹,摇出一片大海,一抹夕阳。

我们也就这样摇着摇着,摇到了现在,摇成了我们。

当下次我们看到贝果中那个深深的洞时,让我们想想所谓的虚无与存在,然后庆幸在我们跳进那个深深的洞之前,能够陪伴于彼此身边,一起沾点果酱,把贝果给吃了。那有多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