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十二月,某个一如往常的夜晚,喧嚷的新闻几乎从电视里溢了出来,一则2分钟的新闻却让一切归于寂静,那是一则慰安妇辞世的报导,和一个几乎被世人遗忘的故事…...(建议阅读:慰安妇的历史不该被遗忘【阿嬷的纸飞机】计画

故事关于一个在菜市场卖椰子的阿嬷,19岁那年,她没有机会向家人说再见,就在上学的路上被日本警察带上一艘驶往南洋的船只,在那里,她被迫成为慰安妇,平均一天接客超过20次。三年过后,她千辛万苦回到台湾,换来的却是父亲与祖母辞世的噩耗,她的叔叔看了她一眼,冷冷地说:“我们家没有你这种臭贱女人。”说完就把她的皮箱扔出家门。

我就那样站在电视前面许久。原来,她们和我存在同一个时空。原来,她们在社会的角落那么辛苦地活着。藏在慰安妇三个字后面的,居然是数十万女人的一生,一个个有血有肉,一个个真实且令人心疼的阿嬷。

女人一辈子遭遇一次这种事情,就会成为无法抹灭的阴影,更何况是一天二十次,每天无止尽的轮回,对一个女人来说,到底是多么大的伤害?而在承受那样的伤痛之后,竟然还要接受世人的指责,甚至不被自己所爱的人谅解。原以为回到故乡能够摆脱恶梦,他人的目光却是另一场长达数十年恶梦的开始…

那几个礼拜,我开始着手搜集慰安妇的书籍和论文。我想像着字里行间的每一个阿嬷,数十年前都曾是一个个年轻、漂亮、而且健康的女孩。她们原本可以拥有一个平凡幸福的人生,但年轻时的遭遇却推着她们走上和其他女孩截然不同的命运,一般女人生命里会经历的过程,包含恋爱、结婚、生子,在她们的人生里却是呈现一片空白。

更可怕的事情是,世人并不记得有这样一群女人的存在,一群代替当时成千上万少女去受苦的女人。新闻宁可关心艺人的八卦,或是政治人物的废话,也不愿提醒世人,日本政府还欠她们一个道歉。

我不禁自问,距离我们超过半个世纪的历史,身为一个学生,到底有什么能耐去改变?什么都不会的我,唯一会做的就是打企划书,然后就这样从一份企划书开始,我找到了一群热情又善良的夥伴。

我们试图用年轻一代的角度,为进行了20多年的抗争注入新的生命力。结合设计与艺术,我们把阿嬷们的故事做成色彩鲜艳的纸飞机,让更多人带着这些故事去旅行。我们也透过摄影展、讲座、装置艺术、搜集连署明信片、翻译、拍片,让台湾人,还有全世界看见这群垂垂老矣的阿嬷仍在等待正义的到来。

台湾最后七位慰安妇,平均年龄88岁,她们已经等待了21年,还剩下多少时间?我们是阿嬷的纸飞机,邀请同样身为女人的你,一起为这群阿嬷发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