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many编按:
这个月 女人迷 邀请到“想不到少女”杨闵 Ming,来分享她的旅行纪事。在我们与 Ming 面对面讨论这一系列专栏该怎么写的同时,她充满活力跟鬼灵精怪的想像世界再再令我们惊艳,现在我们要将这份惊喜分享给你!请持续锁定每周二的 womany【闵享剧本】专栏!(第一周文章:【闵享剧本】旅行,真的不必设限


秘密,会使一个人看起来更有魅力!

我跟我的好姊妹有一个秘密,只属于我们两个的。

在某些深夜里我们会骑着车绕过山路穿过黑暗,来到这一家门口挂着两个灯笼的汤屋,老板不管我们来过几次总是问说:“请问是要泡情人汤屋吗?”,No!!!”我大吼完,我们就会立刻分道扬镳,他到男汤我到女汤,开始我们的深夜澡堂!

女人,裸体!在池畔,在汤里,在冲澡,女人们一丝不挂,第一次看到这个景象时我震惊很久,因为那时我还是个女孩,对于自己的身体还在一种磨合期,更何况要这般赤裸裸与这着么多陌生人坦诚分享,但我对于女体的认同远远超过男体,细致的皮肤优美的骨架搭配浑然天成的线条,我和传奇女画家潘玉良有同样雅趣,她曾经在澡堂里拿出画册准备将眼前的美景一一描绘,后来被发现,澡堂的女人们误以为她是色狼,将她架起发现她也是个女人后,开始怒骂她;但我不想被架起来验明正身,我称之为雅趣,那是因为我觉得女体是上帝造万物中排名前三名的惊叹之作,如果玉良姐还在我们会变成好姊妹!

“企洗洗才ㄟ荡落去喔!”一个阿嬷用着台语对我吼着,同时也把我从震撼中拉回,但接下来我看着她,我又掉入了另一个更震惊的漩涡中,她以余天唱榕树下的姿势非常大气的洗着她的〝妹妹〞跟我说话,如果是现在的我,我会大力鼓掌来感谢她,为我带来这段“彻底的释放”。

如果裸体是来这里的游戏规则,那这场游戏叫做〝释放〞,我喜欢一个人泡在汤池最角落的地方,也因如此,常常得到秘密,那天夜里,汤屋里就只有我跟一群贵妇,那个看起来五十多岁皮肤雪白保养的得宜妇人,老公爱她爱得要命总是带她吃好穿好的,其他妇人纷纷献上羡慕之语,

“好了,老公要来接我啰!”雪白贵妇说着,

她一离开,

“她老公现在好很多了啦!以前外面开查某…”胖贵妇一语惊醒梦中我,

“听说,那时候她痛苦到厌食,现在才这么瘦…”腿上有痣的贵妇说,

后来,贵妇们纷纷离去了,秘密却留在池子里… 女人泡汤解放身体,分享祕密,释放悲伤,还有呢?


▲Paul Delvaux 是二十世纪超现实主义伟大画家之一,他一辈子都在画裸女,是他潜意识的解脱与自我满足的一种具体化,似乎可以把挥之不去的东西带进水里,解脱之后便能得到高潮。

旅行的意义
〉〉【闵享剧本】旅行,真的不必设限
〉〉为自己设计一趟“心”旅行!
〉〉散心,也是旅行的意义 日本京都
〉〉女孩,去旅行
更多来自杨闵的旅行纪事【闵享剧本】

图片来源:来源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