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朋友抿着下嘴唇梨花带泪,对我讲她六千万年前的旧情人如何如何散布新的幸福的讯息。那人看来怎样的已经不是当时青春年日的素朴男生。

被迫报废的感情真是荒凉。朋友问我报废了的情人仍存有厚实的感情含量怎么办。它们掩埋不易。回收又怎么可能, 对方的人生还有那么多新的冒险,怕昨天于他早已经是无足轻重的历史。

 

(Getty Images)

 

#165814076 / gettyimages.com

 

 

报废多余旧情的工程我至少听说和尝试过三个种类。

第一,罗织罪名法。

也就是说试着不要去爱,你去恨。在你做王的历史里面,罗织他的罪名,把他写坏写酸,写成亏欠故事的唯一罪人。糟蹋他的历史定位,好像和他从来没有美过那样。在自己一生感情生活的叙事框架里,把他拧小架空,就好像能说服自己眼泪和悲伤不应该安置在这个转折一样。

第二,奶香小娃法。

儿童是终极疗愈系,人事未知从来没有受过人生之苦的脸,就抓起来深深的闻他们软软的香,好像心里破掉发疼空了的洞又慢慢密实起来的感觉。

第三,科技逃避法。

旧情人脸书每日更新他各种新鲜的遭逢,各式你再也不熟悉的生活风格,手机提示铃声又响就胆战心惊,一日的心情起伏几乎被科技制约。于是选择在各式科技工具上和旧情人断了音讯,将他就从脸书好友名单移除,删去两人对彼此日常生活细节知的权利,和义务。

为科技所困所伤,喜怒哀乐被科技所决定,从此逃避科技以为这样就是重获新生,夺回情绪的自主权。

然而这是我所见过最笨的旧情人废弃法。

脸书的人际连结终究是真实人生中社会网络的延伸和直白反射,白话说来就是科技始终源于人性,在脸书上与对方再无瓜葛,从来不代表你们在你们所座落的真实人际网络中从此可以断了牵连。(推荐阅读:失恋后友谊的可能性

 

(Getty Images)

 

#469770173 / gettyimages.com

共同朋友的婚礼。相似职涯的空间。他的消息琐琐碎碎渗透到你生活的细节,一不小心转身就拉扯你入疼痛的黑洞。而脸书这该死的科技还会日日夜夜反覆拷问你,那人和你有一百一十六个共同朋友,你确定那人不应该在你的朋友清单之中吗? 你们在脸书上的不连结因此反而暗示了你们其实那么亲密。 脸书上他的不在场指明了他其实多么在场。这是多么反讽而伤人的隐喻。

 

别忘了还有地景哪。

情绪的经验不只来自于脸书和通讯科技,还有更广的回忆的地景。你们共同经过了那些地方、他家附近的巷口、他工作地点的车站。脸书上你不看不听,但在那个你家和他家共用的捷运转运车站,当你的车门要关了,而对向车门缓缓开启的时候,你多么盼望但又多么多么害怕他此时此地就在这里。

你们走过的路,那时夜的味道,吃过的餐厅,曾经说好要一起去的地方。驶过来的公车贴了那张电影海报。故事铭刻在地景里,不铭刻在虚拟空间里。你的城市早被洒下天罗地网,走到哪里都疼痛,逃避了脸书资讯又怎么样朋友笑问我社群网站研究者是不是比较擅长在脸书上报废旧情?

答说:在爱里专家也只是傻子而已。

又爱又恨的社群媒体
〉〉六个在社群网络中胜出的小秘诀
〉〉你的“赞”代表了什么意义?
〉〉丑陋的爱情之社群虚幻

图片来源: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