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many编按:
爱情会因为时间而遇到各种考验,环境会给予考验,甚至“职业”也会给予考验,而当两个人谈的是远距离恋情,维系的难度又更加高一层。爱情的确需要一点缘分、运气和时机,但是在这些难以掌握的因素之外,爱情中,最重要的还是态度。妳说是吗?


很久以前,我认为自己在工作的两三年后,才交得到男朋友,或是才有办法好好的谈恋爱,然后在因缘际会下,我认识了 W。 那一阵子,我想把 W 当作一辈子的对象,我觉得我不会再对任何男人有心动的感觉,二十岁左右的我听起来非常坚定、执着又可笑,似乎不畏惧任何事情,对于 W 就像是对自己未来想做什么一样肯定,我就是要这样,我就是非要这样不可。

直到我出去旅行,在外面认识了其他各国的男生,心忍不住在孤寂中跳动起来。

在北纬66多度生活,虽然只有三个月,大多时间都在诊所实习、工作,还是有些机会认识其他人,包含了当地的欧洲人,或是来自于国外的交换学生、拿取硕士或博士学位的学生,有些来自美洲,有些来自非洲,有些来自亚洲,大家都住在 KOAS 提供的宿舍,偶尔会遇到、聊天。 我总是非常渴望能遇到各国的人们,和他们讨论各式各样的事情,对一天必须工作八小时的我,能够和不同国家的人讨论一些事情的看法,是另一种旅行。 偶尔小小的心动,尤其在坐在公车里,坐着很靠近的时候,我的手会忍不住伸出来想要抚摸和我聊得很开心的男孩的脸颊,可是同时我也会制止自己。

“难道妳从来不会对其他的男生心动吗?”

曾经朋友 B 如此问我,B 和自己的男朋友都是初恋,两个人在一起已经一年多,她总是在思考,这样的初恋是不是最好的选择,她是不是能够和这个男孩走到最后,那时的 B,才19岁。

“我们都是以结婚为前提和彼此交往,所以从交往后,我也会尽量避开和男生接触的机会,不敢交男生朋友,不敢随便和男生约出去。”B 避开很多活动,除了学校的社团,也不参加班上的活动,她几乎是一下课就不再和班上的人有太多的其他接触。

老实说我并不赞同这样的想法,和这样的行为,爱情固然重要,但是工作、家人、朋友和自己的未来,也一样重要。“妳应该多出去参加一些活动。”如果因为害怕遇到其他的人,害怕有出轨的时候,而避开各式各样的活动,有时候很容易失去一些机会。

“难道妳从来不会对其他的男生心动吗?”B 再次问我,我想了很久,才说:“我曾经对别的男人心动过,也曾经考虑过会不会有人和 W 一样好,只是又比他长得更高更帅对自己更有信心。”意思就是,这个人保留了 W 的优点,同时去除了 W 的缺点。

如果有那样的男人出现,我会舍弃现在这个爱人,全力去追求那样的男人吗?

“妳觉得这样的人真的存在吗?”当我把这个问题丢给 W,他认真的反问我。

会有那样的人存在吗?

我把旅途中遇到心动的对象写下来,一个一个去分析他们的特质、性格,抽丝剥茧中我把那些 W 缺少的特质挑出来,他们没有 W 的特质挑出来,然后我发现,即使再这么棒、再怎么让人心动,还是缺乏某些我想要的个性。 或许,并不会有那样的人出现,纵使有,在时间的横轴上面,我们也不可能拥有如此深厚沈重的爱情。

撇除人格特质,时间、地点和缘分也都是感情的无法预测的因素,我们不是在挑物品、买东西,这不是个拿钱付钱就结束的关系,我们是用无法计量的时间、精力在和彼此相处、相恋,用无法估计的爱和关怀和对方共同生活。 恋情也从来没有所谓一定成功,或是一定失败,就像是各种人际关系一样,它可能会有开始,可能会有结束,也可能从来不会结束。

也许是这样,我把持住孤单的心,在公车上面把原本要碰那可爱的棕色胡子的手收回,或是在晚上十二点和金棕色头发的男孩道别,离开他的房间。我知道这种忽来的心动,只是一时的意乱情迷或是寂寞难耐,或我还不够了解这个男生,他也不够了解我,我们仅认识不到一个礼拜。

要抱持专一,其实不容易,除了本身的爱情必须够强壮、坚固,自己节制力和定力也必须很足够,要能在欲望和孤单之中,看到实际上自己正处于的状况,并设法去避免容易出轨的场合、情境和肢体接触。

远距离,行不行?
〉〉远距离,让人更看的清
〉〉找回心动的原点:测验他对妳动心的初衷在哪里?
〉〉让爱一直浓烈的方法:孵一颗“爱的留窝蛋”吧!
〉〉你适合远距离恋情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