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游泳,公平收费”(女生泳费四分之三)。

这是几年前,在台大校园吵的沸沸扬扬的话题,因为月经出血,女性每个月约有七天的时间不便使用泳池,当时便有人提出办理女性使用泳池的月票或年票时,减免四分之三的办法,以寻求女性使用泳池的公平性。

当时众多反对的声浪中,有一派的意见指出:“先进国家的趋势是鼓励使用棉条游泳”,讲的简单,却未考虑台湾法规对棉条进口管控严格,棉条种类稀少且多不符合台湾女性体型的事实。当然,在这个网路购物发达的时代,在网路上购买卫生棉条也不是件难事,各位亲爱的读者或许已经读过爱健康系列文章中,关于棉条教主凡妮莎的报导,棉条优点多多,只要使用得宜,月经期间经血外露,闷热,无法进水,行动受限等问题,都可透过棉条解决。

但不管棉条或卫生棉如何便利,月经来潮仍让女性每个月有四分之一的时间,每天得多花上几分钟(或许更久)的时间待在厕所,处理生理期经血的问题, 总是有点麻烦。

二十一世纪的现在,生理期的经血问题,仍带给女性一定的困扰,那么,在这之前呢?古代女性难道就不担心经血外露,闷热,担心感染等问题?

根据医书记载,古代女性多以布料作为承接经血的用品,医书中甚至可见已妇女“月经布”,“月经衣”作为药品的记载。到了1930年代,便于清洗且可以重复使用的布料,仍是主要的月经用品。

除了层层交叠的布料,也有妇女以稻草制成的草纸,叠在布料上,以加强其吸收力,草纸便宜,但在卫生上却引人疑虑,1930年代上海的《妇女月报》,曾登载这样的文字:

“须知月经来时,务须注意清洁,尤须注意所用之经带。我国妇女,均用草纸。不知草纸乃由稻草,破布所制,将成之时,露天曝晒,虫集扬尘,霉菌寄迹其上者,不知凡几。”

除了月经布,草纸此种类似现代卫生棉的月经用品,也有妇女直接以棉絮堵塞阴道以吸收经血的例子(想法接近卫生棉条),棉絮吸收力强,也比布料柔软,但单用棉絮,时间一长,仍不免有经血渗漏的危险,乡间妇女下田工作,便很容易出现经血外露的窘态。二十世纪初期的日本女性,则是使用纸片或消毒过的脱脂棉,吸毒棉塞入阴户,防止经血溢出,但也有“塞之太深,无法取出”,而需求助于医生的危险。

当时留学日本的医生瞿钧,便建议妇女不要将消毒棉衬等物塞入阴户,并大力提倡西式的月经带,他说:

“尝考各国妇女所用之月经带,莫如欧西妇女使用者,最为便利。其带之构造,乃以布为之,若小儿用之尿布而狭者,当阴户之前,附有橡皮纸,使此橡皮纸覆于阴户前,袋有棉之一茄,船一袋,而缚之可也。”

下图是美国报纸中的月经带,有各种不同的款式:

读者们或许也已经发现,月经用品的改良,除了卫生清洁,方便行走,不易渗露经血也成为重要的问题,这或许是因为,二十世纪的女性,在家庭以外的地方活动的时间和机会都越来越多 ,月经用品,随女性生活型态的而不断改良,改变。

二十一世纪亲爱的读者,是否在不同的场合,使用不同的月经用品(例如游泳或跳舞时使用棉条),让妳的身体更自由,生活更方便呢?(同场加映:

最后报导一下,台大泳池事件的后续,台大校方推出每月使用二十次的“鹃的卡”,回应女性权益的诉求 (社会系教授孙中兴以“gender”一词直接音译取其名,目的希望能记取此20天月票推行始于性别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