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many编按:
24岁的凯蕊从没想过她人生中,迎接的第一个新生命是罹患早衰症的女儿海莉,自责的凯蕊面对教养罕病儿的未知与恐慌,让她罹患了忧郁症,甚至企图自杀了结。直到一天,海莉天真灿烂的笑容让凯蕊转念改变,发愿要让海莉每一天都活得有意义!海莉打破早衰症平均存活年龄只有13岁的预言,和坚强的妈妈一起证明天使下凡不再只是童话故事。


在确诊之后的某段时期中,我一直心怀死亡的念头。如果我的宝贝将永远无法健康长寿,那为何我该过着健康长寿的生活?我被罪咎感压得透不过气,因为,我在海莉体内植入了一枚倒数计时的炸弹,我才是那个应该被惩罚的罪魁祸首。我们要一起共赴黄泉。

我在脑海里已经把一切详细计画好了。我合理化自己所想出的最佳办法,一点都不费事。那就是吞药丸。事情将很容易进行。一瓶伏特加,加上一把止痛药。我把所有这些药倒在床铺上,然后一颗颗数着药丸。对于这一落非处方用药是否足以用来了结一切痛苦,我毫无概念。我鼓起勇气吞下第一颗,我不停与我的泪水奋战。我没办法持续下去。我也没办法强迫海莉吃下这些致命的大杂烩药丸,她还只是个婴孩啊。

当晚马克下班回家后,我告诉他,我几乎就要取走我们母女两人的性命。我并不认为,他能够了解我深沉的悲伤,而且会进一步下决定放弃工作来照顾我。虽然我当时还不知道,但其实我正遭受忧郁症的折磨。

我感觉我需要守护住一切事物。我每天都预期那是海莉的最后一天,于是我过一天算一天。负荷是如此沉重,但我却无法让马克一同分担,因为害怕这会使他过度为我担忧。我不得不摆出一副坚毅的神色,并且坚持下去,虽然我的内心所想要的只是一死。

即便马克可以分担我的沉重负荷,自杀的念头依然未曾消失。我盘算起另一次的自杀计画。当海莉还在熟睡,我躺在床上详细策画起我们的最后出路。在院子里的小仓库中,有一条塑胶水管。这可以派上用场。家里那部福特房车停在车道上。当夏洛特与史黛西上学之后,我会起床,把海莉抱入安全座椅中绑好,并且告诉她,我们白天要出门旅行。

然后我会开车到比奇角(Beachy Head),那里应该会安静无人。一旦到达那里,我就会将水管一头套上排气管,而另一头则经由车窗放到车内。我接下来会在车内播放海洋咖啡馆(Café del Mar)所编制的音乐 CD;我会坐在那里跟海莉讲话,然后我们就慢慢飘远,飘到一个没有痛苦的未来中去。这对于我们两人来说,毋宁是一个解脱。

婴儿床里海莉醒来翻动的声音,突然把我拉回到现实里来。当我弯腰去抱起她,她那对蓝色的大眼睛注视着我,而且绽放一朵微笑。在她天真的无知中,看起来是这么快乐。“凯蕊,妳到底在想些什么啊?”脑海里的一个声音突然对我大吼:“妳怎么可能会想否认这个孩子的快乐呢?”

未年轻已老去:每个当下都是最珍贵的祝福,百岁少女海莉的生命故事

与母亲一起走过
〉〉母子连心
〉〉母亲的担忧

罕病儿的勇气妈妈
最孤独也最饱满的道路 锡安妈妈卓晓然

图片来源: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