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到摄影,我们通常的第一直觉就是‘摄影大哥’。在镜头背后,总习惯想像是一双男人的眼睛。或许我们很少会去思考这个问题,但仔细想想才会惊讶的发现原来摄影师(photographer)是一个有相当大性别悬殊比例的职业。虽然随着数位相机的普遍,也让更多女生开始化身在镜头之后掌镜,国外不乏有才华、深受激赏的女性摄影师,但在台湾,职业的女性摄影师比例上实在是相对的少。我们采访到的林特,就是一个女性摄影师,毕业于伦敦艺术大学(London School of Art) 时尚摄影研究所,在伦敦就拍过不少品牌、大型时尚秀,回台湾后,也替许多时尚杂志拍摄过专题照片,如 Elle、FHM 跟 拓时志(Partime)。她说自己是幸运的,但这一路上,没有一些坚持或许也是不能够。

人生有时候,总是会被某些人某些事某些话所撼动

第一次看到林特,真的会意外于她的纤细外表,白皙的皮肤、一头粉红金的头发、打扮的有点波西米亚,像是模特儿,跟原以为摄影师就该很犀利酷帅的想像很不一样。问她怎么有勇气以摄影为职业的,她跟我们说了一个很特别的故事。

高中念的是北一女中,大学念的是法律,毕业后也顺利进入大公司担任法务工作,林特的一生一直以来都很一帆风顺。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她逐渐感觉到‘生活’好像不该只是这样,说起来有点玄妙,但是林特用很真挚的眼神看着我们说,‘我真的想做自己想要做的事情’。以前就喜欢美术的她,毅然辞去法务的工作,转行到广告公司当设计、当企划,就是为了要靠梦想再更近一点。


林特拍摄一个听不见的舞者,当时拍照的时候模特儿必须戴上助听器,林特身上要挂着一个麦克风,但照片中丰富的动感,却让人感觉到某种听不见的旋律在照片里唱着,照片的主题是感官,不是只有耳朵。

随着当时数位相机跟网路相簿的普遍,林特开始会用相机记录一些她的世界她的角度,也让她累积许多粉丝跟网友。她笑笑着说,‘那时候才慢慢发现原来我的照片还蛮多人喜欢的。’也因此,她在摄影中发现不一样的世界。她在网路上认识一个喜爱拍照的女生,两个人一起做了很多疯狂的事情,甚至还办了摄影展,当时林特的座右铭就是‘想把每天过得像没有明天一样’,她把握每一件想做的事情,就去做。但其实当时的她也没有真正的想以摄影维生,摄影对她来说始终是个兴趣,真正推动林特出国或是以摄影为职业,是因为那个朋友突然有一天失去联络,消失了一两个月后,林特才在新闻上看到那个朋友竟然跑到台东自杀了。‘这对我来说真的是很震惊的一件事情,因为那个朋友是我的精神支柱。’林特说完这个故事,淡淡而坚定的说‘摄影也在无形之中变成我觉得一定要完成的一个心愿。有一部分是希望可以帮那个朋友实现梦想,也发现人生一定要做一件自己喜欢也可以发挥的事情。’

摄影,对我来说是没有退路的,我不想再做其他的事情了

去伦敦申请系所原本是时尚行销(Fashion Marketing),一学期不到,林特就申请转系到时尚摄影(Fashion Photography),那时候的她没有受过任何专业摄影训练,连怎么调光圈或白平衡都不会,她直接拿自己拍过的照片给系主任看,被系主任称赞有一双很不一样的‘摄影眼睛’,天生就该走这一行。我问她刚开始学习的时候,会不会怕?毕竟其他同学很多都已经是欧洲的摄影师了。她眼睛瞪得圆圆的,爽朗的笑着说 ‘怕?我没有什么好怕的!因为那时候已经知道摄影对我来说是没有退路的,我不想再做其他的事情了。而且那时候我的目标就是我要拍我喜欢的照片,所以遇到任何不会或挫折的事情我都很高兴,因为我知道我又可以学这个我不会的东西!’或许就是这样积极的态度,让林特机会越来越多,不放弃任何拍照的机会,在学校的时候不断想各种主题,有时候就在伦敦路上找model (Street Casting),练习看不同人的轮廓角度,练习借衣服道具场景搭配,林特的眼睛不断的训练出她自己特别的眼光跟角度。


林特为拓时志(Partime)所拍摄的台湾系列主题照片。拍的是宜兰的农田,但是色调特意弄成黑色,概念来自于电影<鲁冰花>里头的天才小画家画的一幅蓝色太阳,因为这样爸爸就不会在农田这么辛苦了。

好的照片,不只是漂亮而已

看着林特的作品集,很容易入迷,因为一张张的照片,都很有故事性。在伦敦受到的训练跟文化刺激,林特几乎是毫不犹豫的说:‘最重要就是知道每张照片要有故事。因为漂亮的照片太多人会拍,重点就是照片背后的东西。一张照片的光跟镜头有多厉害,只有专家看得出来,但照片是要让 “大家”看的,所以要有自己的故事。’而林特最厉害的,也就是透过镜头说着一个一个不一样的故事。也是因为这样对每张照片都要很有感觉的坚持,让林特很幸运的得到摄影大师林柄存的青睐,成为拓时志(Partime)的特约摄影师。

问起这个机缘,林特笑笑着说‘我真的很幸运,有很多机会。’在这些大师身旁学到的是那些临场的反应跟怎么沟通,‘在拍照的时候,其实真正的主角是摄影师不是 model,因为摄影师必须要控制现场很多突发状况,灯光、造型、沟通等等,还要同时对拍的东西有感觉,这些其实是很大的挑战。’又问林特拍照以来最大的挫折?她一派轻松的说‘中间当然父母都会担心,会希望我有个 “正常稳定”一点的生活,所以我会想办法不让他们担心。会在商业跟艺术中间找一个平衡。我是想办法不要放弃拍照。’轻松一句‘想办法不要放弃拍照’,却让 人感觉到林特的不断坚持跟不放弃。

更多挑战,更多机会,更多更好

林特平常除了品牌商业摄影,杂志的专案摄影,日前也跟着电影剧组担任<翻滚吧,阿信>的电影剧照师。这是她第一次跟着一大群人到宜兰一两个月拍剧照,也发现原来电影剧照跟平常的摄影很不同,因为电影剧照拍摄不能重来,每一个镜头都是独一无二的,所以她要努力跟收音师、灯光师、导演副导场景一堆人抢到一个最好、最接近摄影机的位置,还要克服现场收音的相机快门问题,‘但是这种一群人一起完成一件事情的感觉,真的很过瘾。’林特边说着眼睛里也有什么东西亮亮的在发光一样。


伦敦,2009,摄影中的林特,她正用她‘天生的摄影眼睛’在看这个世界

‘我会一直拍下去。这是我的坚持,也不会妥协。’林特在访问最后说了这句,请她跟我们分享几句话,她说好像有点陈腔滥调,可是又真的是这样觉得:‘要做就不要后悔,也不要忘记初衷,当初到底为什么会想做这件事情。知道了记得了,就会在对自己的生活上有所坚持了。’你找到自己想做的那件事情了吗?

点这里看摄影师 林特 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