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来源:来源

古代的官僚有隐私吗?或着,皇帝应该惩罚官员的私人行为吗?私德与公德的界线在古代中国乃至现代社会一直存在争议,而身为大汉朝的京城地区首长,张敞先生大概对此感受深刻。

无论是学术或政治表现,张先生无疑是西汉宣帝朝廷的明日之星,但跟所有其他的大官相比,张敞就难免显得没什么官样。这未必是说他长得不好看,但在旁人眼中, 张先生就是少了一点“威仪”。这个字实在不好解释,大部分时候指的是他动作没规矩,没有大臣该有的样子。其中一个例子是散朝的时候,快马走过京城长安最有名的妓院一条街,毫不避讳。

张敞是不是常常逛妓院,不得而知,但另一件事却引起广泛讨论。

他会帮太太画眉毛。

就今天的立场来说,男性帮女生化妆实在没有什么,但身为大汉朝首都地区长官,张敞想要学牛尔或凯文老师,就难免引起长安市民的讨论。大概是觉得堂堂男子,实在不应该去帮女人画眉,相关单位于是乎向皇帝检举,而皇帝也就顺理成章要张敞出来面对。

张敞怎么说呢?

“臣听说闺房之内,夫妻做的事情,除了画眉毛,还有很多很多很多……。”(臣闻闺房之内,夫妇之私,有过于画眉者。)

言下之意,皇帝既然要管大臣帮老婆化妆,那么其他更害羞的事情,难道也要一并处理吗?汉宣帝很聪明,没有继续追究。而张敞夫妻的故事,也就以“画眉之乐”的成语流传至今。

张敞的故事反映出个人隐私与国家事务间的复杂关系。

身为官员的张敞,不但仪态需要得体,甚至闺房情趣也被拿出来检讨,虽然他没有因此获罪,但仅仅是皇帝一时的仁慈而已。在往后的两千年,官僚的私德与公领域的关系,不断受到讨论;而官员因为隐私或性丑闻遭到批评甚至下台的,也不乏其人。张敞固然相当幸运,但像他一样,胆敢委婉说出“这是我的隐私”的官员,在历史上恐怕还是相当少见。


可以视为经典的现代对照

私德与公德的问题,恐怕是太严肃也不易妄下定论,即使在隐私权高涨的现代,公众人物隐私的问题,也不断受到讨论,至于到底什么态度才最恰当,恐怕需要读者自己琢磨。而如果大部分情况下,可以像张敞一样,笑笑就过去,恐怕是最好的情况吧?

 

 

更多经典爱系列:
〉〉只是爱美丽而已
〉〉天母与第一家婚姻介绍所
〉〉情歌的爱欲世界
〉〉艳遇的偶而浪漫与惊悚
〉〉转角遇到爱

图片来源:【pic1 / pic2 / pic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