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many 与 妇援会 编按:
网路的普及为A片产业带来新的变革,虽然台湾始终并未开放合法引进、制作A片,但A片的影响力却因为蒙上神秘面纱而更引发好奇,甚至进一步改变观赏者对待性与亲密关系的态度。
看A片会变成一种社会疾病吗?或者A片其实创造更棒的工作机会,并提供娱乐、教育和启发呢?妇女救援基金会 与 女人迷womany,邀请大家跟着世界最有影响力的媒体之一-纽约时报,一起深入禁地。


从事像色情影像产业的工作者(任何性工作,包含性交易与脱衣舞娘)的确提供他们需要被重视的感觉以及经济来源,这也许被视为一件有趣的事情或是一种奖励,但其实他们没有办法从中建立自尊。色情影像在他们心理层面造成的伤害远大于任何金钱或物质上的满足。

社会认为性在本质上是神圣的,无法把性与亲密关系分开。但这正是性工作试着要去达到的。收费的性使得性工作者对于性减少其所带来的愉悦感,且涟漪效应将会影响到她整个人生。因为她经常重复不真实的性经验,之后就会习以为常。如同狗吃东西就会被电击,久了就怕吃东西了。当她把自己的价值以性能力及青春衡量,她就会开始相信这是正常的,而变得无法体会真诚的亲密关系。她会把自我价值建立在性上面。对她来说,重新学习健康的性观念、亲密关系以及金钱观都需要精力。

除此之外,为什么色情产业并没有工会?工会应保护那些无法自我保护的工作者。因为色情影像工作者的事业寿命不长-或缺少远见-所以无法联合起来,导致要需要立法或公投采取保护措施(例如拍摄色情片时,演员必须戴保险套)。那为什么色情工作者的事业寿命如此短暂? 我的经验是,因为从事这行需要很多心理层面上的付出,你会逐渐厌倦,觉得自己像是个或者根本是个性工作者。

通常曾从事色情影像业的表演工作者会避免表示自己反对色情产业。因为承认自己曾参与这行,会对她新的名誉以及心灵的平静造成威胁。有些人,包括我自己都有经历过类似创伤后压力症候群。有些人坚称他们没有问题,也有很多人会持续做这份工作。但除非我们的文化能把性与亲密关系区分开来,且设有工会保护,不然从事色情影像表演工作仍是有害的。

只看文章不过瘾吗?点图看A片大挑战系列活动,免费参加!

对于性,我们了解的太少
〉〉高潮大哉问
〉〉A片片名大赏
〉〉女人的小游戏机
更多《A片大挑战》系列文章
有任何不敢启齿的疑问,欢迎到 脸红红 讨论区


原文作者:Jennie Ketcham 曾从事色情影像行业。着有” I Am Jennie (我是珍妮)”
翻译:妇女救援基金会
文章来源:纽约时报
听另一派不同的声音:给予女性色情影像工作者发声的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