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many 与 妇援会 编按:
网路的普及为A片产业带来新的变革,虽然台湾始终并未开放合法引进、制作A片,但A片的影响力却因为蒙上神秘面纱而更引发好奇,甚至进一步改变观赏者对待性与亲密关系的态度。
看A片会变成一种社会疾病吗?或者A片其实创造更棒的工作机会,并提供娱乐、教育和启发呢?妇女救援基金会 与 女人迷womany,邀请大家跟着世界最有影响力的媒体之一-纽约时报,一起深入禁地。


人们通常认为色情影像行业是对女性来说是暴力的、堕落的且有害的。社会上忽略了其实女性也透过有很多方法与色情影像互动。我研究色情产业已有十年,也访问过许多色情影性工作者,发现在女性的生活中有很多关于色情影像的面向是反色情促进者所没见识到的。

例如我发现女性进入色情影像行业是因为他们对于这种有利可图、工时弹性、能独立完成的工作感到十分有热诚。特别是之前在零售业或医护业上班的女性发现色情行业比较能让他们自己掌握工作,且令人意外的是,他们认为也比较人性化。有些女性发现从事色情行业能让他们脱离贫穷、照顾家里、或上大学。有些强调此工作能增加经济能动性,更大胆发出这是一种女性享乐的论调。

根据我采访的色情影像工作者的说法,对于在这行的女性来说,最大的挑战除了社会污名化,另外就是性别及种族不平等。举例来说,绝大多数而言,女性并不掌控该产业的生产与分配。反之,男性若同时拥有大大小小或业余的相关产业、公司,就倾向边缘化女性视角与优先权,更会营造一种让女性互相竞争的氛围。

非裔美洲女性(其实包括有色种族的男女)-薪水比女白人演员少1/4 ~1/2倍。在其他行业中也是如此,他们要面对人们的偏见、结构性的不平等、以及人际交流。但是他们也反挑战回去。性工作者正在争取更多工作上的自主权-包含他们所付出的劳动力以及所生产出来的商品。

网际网路正在快速地民主化色情片产业。来自不同背景的女性:足球妈妈 (忙碌照顾小孩的妈妈)、单亲妈妈、大学生等,都在拍出自己的色情幻想,并到处宣传这些影像、向世界发声。我的受访者表示,色情影像产业非常有潜力但另一方面又受到很大的约束。

从事色情影像行业的女性们强调,大众不应视色情片为社会上的毒蛇猛兽,而是相信有了对工作者的尊敬,色情产业能更好。这场色情产业的辩论不应该只由学者、政客、或宗教团体主导;因为色情工作者的相关经验,他们更应该要被给予发声的机会。

只看文章不过瘾吗?点图看A片大挑战系列活动,免费参加!

对于性,我们了解的太少
〉〉高潮大哉问
〉〉A片片名大赏
〉〉女人的小游戏机
更多《A片大挑战》系列文章
有任何不敢启齿的疑问,欢迎到 脸红红 讨论区


原文作者:Mireille Miller-Young 为美国加州大学女性主义研究助理教授。着有” A Taste for Brown Sugar: Black Women, Sex Work, and Pornography”、也是即将出版的”The Feminist Porn Book: The Politics of Producing Pleasure."之共同作者
翻译:妇女救援基金会
文章来源:纽约时报
听另一派不同的声音:在摄影机停止运转之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