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久前,我到韩国演讲,重访久违的首尔。让我印象深刻的是,许多韩国年轻人的英语很好。而且,他们会到美国或加拿大工作(担任会议的口译,暂时被调回韩国)。其实就在不久以前,我观察到的现象并不是这样。旅居纽约的知名小提琴家郑京和,英语不能说是非常好。而现在,情况有了很大的改变。与我同世代的韩国人还无法使用英语表达意见,但下一世代的韩国人,英语能力却有很大的提升。

俄罗斯人的英语也变好了。与我同世代的芭蕾舞者,例如流亡的马卡洛娃、苏联瓦解后移居美国的柯尔巴可娃,其实英语都不太灵光。但是现在,俄罗斯的芭蕾舞者都可以流利地使用外语。而且,他们不留在俄罗斯国内发展,而是活跃于外国的芭蕾舞团。当今红极一时的马林斯基剧院艺术总监暨指挥家格吉耶夫,也是活跃于世界各地的舞台,他的英语简直就和美国人没两样。

由于芭蕾或音乐不牵涉到语言,许多人往往认为不必使用外语,但是事实并非如此。苏联瓦解之后,俄罗斯人得以到外国去发展,使用外语的意义就提高了。

俄罗斯的情形,颠覆了外语必要性的观念。八○年代之前,世界上人口超过一亿的国家,其人民的外语能力都不好(日本、美国、俄罗斯和中国都是典型的例子)。因为国家人口众多,只使用本国语言就足以进行经济活动(相比之下,欧洲的小国若只使用本国语言,经济就无法成立,所以几乎所有欧洲人的英语能力都很强,无论到哪里都可以使用英语)。不过,只要是与专家有关的领域,就不是那样了。

不只韩国和俄罗斯的年轻人在改变,中国也正在改变。只要会说英语,就算不会中文,也可以在中国找到相当多的工作。至于在东南亚,更是很久以前就可以只用英语在当地工作。企业的共通语言是英语,在现代世界是极为普遍的情况。重点是,必要的不是当地的语言,而是英语。

为什么企业改以英语为共通语言?

乐天和 UNIQLO 宣布以英语为企业内共通语言,引发了话题。对此人们的反应多半是:“只雇用日本员工的企业并不需要英语。”不过,这样的想法是错误的。
(推荐阅读:柳井正创办 Uniqlo 的态度

如果以英语为共通语言,就可以网罗世界各地的优秀人才,使公司得以发展。企业若想发展,这样的决定是没话说的,尤其若想活跃于海外市场,更是当然之极的事。

只学一千五百个单字不够用!

日本社会也终于变得能认可英语的必要性了,不过,人们追求“轻松学习法”的倾向,却一点也没改变。

举例来说,有人提倡“全球语”(英文记为Globish,由 global 和 English 两个英文单字合并而成)的想法,也就是只用一千五百个英文单字来进行沟通。因为“如此一来,说英语就会变得简单吧”。
(推荐阅读:YouTube英语学习法:锻炼出“英语耳”的五个步骤

确实,如果只是单方面传达自己的意思,只用一千五百字并不是不可能。不过,在商场上使用英语与人沟通时,并不是自己单方面传达就能成事。首先,对方应该会有质询或反问,这时我们可不能拜托对方“请用那一千五百字说明”。

此外,通常听对方讲话的机会比自己说话的机会来得多。事实上,以留学生来说,坐在教室里听讲的机会更是比自己发言来得多。在这种情况下,讲者要使用什么样困难的语言,我们是没办法控制的。因此,听英语这件事是困难的。

在商场上,情况更是严苛,因为只要稍微听错或误解对方的意思,都有可能涉及重大损失。

况且,就算你能在一千五百字的范围内传达自己的意思,却是冒着被对方评价为“字汇少、能力低的人”的风险。如果是这样,还不如沉默不语比较安全。

“一千五百字应该可以应付”这样的想法,是对于“工作实务上使用英语时是怎样的场面”有了错误的假设。这种错误的假设不只发生在商业界,在一般英语的应用上也一样。

还有人表示:“世界各地使用的英语,不是只有标准正确的英语。尤其在亚洲各国,使用‘菜英文’(broken English)是很普遍的事。”这是事实。不过,若因此认为“说英语是简单的事”可就错了。其实完全相反。

“我自己用菜英文说,没关系啊!”这么想的话,确实开口说话比较没压力。但是,如果交谈的对方也是说菜英文,我们就必须听对方说菜英文,而这是非常吃力的事(每当我听到印度人冗长而快速地说英语时,感觉身体好像要扭曲起来一样)。为什么很多人只想到自己要说,却没考虑到也得听别人说呢?真是不可思议的事。我甚至会认为,这些人是不是从来不曾在工作上实际使用过英语呢?

一般来说,标准正确的英语容易听懂,但不标准或不正确的英语是非常难懂的。以英语为母语的人比较能听懂别人说的菜英文。换句话说,在使用菜英文的世界,反而必须具备高度的英语能力。

话说回来,我认为“全球语”的构想也不是完全没意义,把它当作学英语的起点也不错。若能先脱离“完全不会英语”的状态,进入“某种程度上能理解英语”的状态之后,接着就可以藉着看电视或电影,使英语的学习自然而然地进步。不过,我们都是从初中开始就学英语,早已不是从头开始学习的状态。“用有限的单字说话”这种方法,应该是用在英语以外的语言学习比较适合吧。

“全球语”的另一个效用,是让人比较不害怕说英语。日本人并不积极,在课堂上也不常举手发言。如果利用这种方式可以让人开口、克服不说英语的状态,那也就有其意义存在。

学习这种程度的英语,可以在网路上收听“美国之音”(Voice of America)的广播(上网搜寻“VOA”即可)。美国之音的节目只使用基本单字慢慢播报,最适合初学者。不过,这种程度的英语并不实用,这件事我会一再提醒各位注意。
(推荐阅读:三条线笔记术,学习英语好快速!

更多内容请见《进入职场才知道,学这些最有用:职场英文的重要性》

职场必备技能
〉〉创造谈判双赢的全新方法!
〉〉主管不说,但你一定要懂的事:电子邮件主旨明确
〉〉说出影响力:简报内容要快很准

图片来源: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