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尚杂志《Vogue》的灵魂人物葛蕾丝・柯丁顿(Grace Coddington)在自传回忆录《我就是时尚:VOGUE 创意总监》形容自己:“我是个喜欢规律、简单生活的人。”

文|学豪

回顾二〇〇六年,由安.海瑟薇和梅莉.史翠普主演的电影《穿着Prada的恶魔》(The Devil Wears Prada),剧中有一幕经典桥段,深植人心。

刚进时尚杂志社的女主角“安迪”,在办公室里听着总编、总监以及编辑群讨论服装穿搭。打算认真做笔记的她,看到大家正在严肃地挑选两条绿皮带时,忍不住在一旁笑了出来。

时尚总编“米兰达”问她,有什么好笑的?

眼看着气氛变得不对,“安迪”解释,在她看来,眼前的“东西”其实大同小异。


图片|《穿着Prada的恶魔》剧照

随后,时尚总编“米兰达”以“安迪”身上那件从“花车”上买到的蓝色毛衣为例,为她上了一课。

总编“米兰达”表示:“妳身上穿的这种‘蓝’,其实代表数百万商机和无数的工作,而妳却可笑地认为,妳的穿着与时尚业无关。但事实是,妳身上穿的这件蓝毛衣,正是我们这些人,从这些‘东西’里挑选出来的。”

延伸阅读:【独立系女子】《穿着 PRADA 的恶魔》安海瑟薇:长大不是委屈求全,是有勇气转身离去

在“网红带货”尚未普及的时代,时尚杂志,几乎是消费者接触流行新知的主要媒介,更象征着一种“权威性”。

某种程度来说,时尚编辑,决定了下一波的流行趋势、带动市场买气。

这部电影推出后,票房在全球创下佳绩,大受欢迎,但最终,却让“米兰达”的原型美国版《VOGUE》总编安娜.温图(Anna Wintour)被外界冠上“恶魔总编”的称号,批评她“冷酷、无情”。

然而,更值得我们注意的,是在时尚杂志社的背后,有一群杰出且睿智的“时尚编辑”团队。


In Vogue: The Editor’s Eye。图片|NYTimes

谈起美国版《VOGUE》时尚杂志的灵魂人物,除了总编安娜.温图之外,不能不提,这一位传奇时尚编辑:葛蕾丝.柯丁顿(Grace Coddington)。

五十多年的时尚编辑之路:葛蕾丝・柯丁顿婉拒晋升总编

出生于英国的葛蕾丝.柯丁顿,在十八岁那年,报名了英国版《VOGUE》模特儿比赛,幸运地赢得“新人奖”。

清澈的双眼、脱俗的脸庞,再加上窈窕的身形,葛蕾丝很快地在模特圈崭露头角。

短短三年内,她便登上英国版《VOGUE》杂志封面,成就非凡。


Grace Coddington in 1962。图片|Vogue

然而,正值模特儿事业巅峰之际,二十六岁的葛蕾丝,不幸地,发生一场严重车祸,眼皮动了五次整型手术。

模特儿事业被迫中断,此时的葛蕾丝意识到,自己必须要转换跑道了。

凭着过去在时尚圈的工作经历,葛蕾丝在友人的介绍下,担任英国版《VOGUE》时尚编辑。

当时,她跟在英国版《VOGUE》总编碧雅翠丝.米勒(Beatrix Miller)身边,慢慢地学习、训练基本功,一步步地累积实务经验。

葛蕾丝在英国版《VOGUE》担任时尚编辑超过二十年后,终于迎来第一次升迁,于一九八五年,晋升为“时尚总监”。


Grace Coddington at British Vogue。图片|Tumblr

即便葛蕾丝热爱编辑一职,但她从不渴望成为“总编辑”,深信自己“不适合”这个位阶。

彼时,英国版《VOGUE》总编碧雅翠丝正准备退休,她特别看重葛蕾丝,希望葛蕾丝可以试试看她的工作。

不过,葛蕾丝婉拒了那次升迁的机会,向《VOGUE》高层诚实地说出自己的想法:“安娜.温图应该接这个位置。”


Anna Wintour and Grace Coddington。图片|Flare

一九八五年,安娜顺势成为了英国版《VOGUE》总编。三年后,安娜成功地接下美国版《VOGUE》总编。

一九八八年,葛蕾丝受安娜之邀,加入美国版《VOGUE》杂志团队,担任“时尚总监”一职,为美国版《VOGUE》带来崭新的转变、推向国际。

一九九五年,葛蕾丝迎来第二次升迁,成为美国版《VOGUE》的“创意总监”。

同场加映:什么是“权力衣着”?从《她们》、《穿着 Prada 的恶魔》服装看女主角心路历程

打造《爱丽丝梦游仙境》专题——她,是全世界最了不起的编辑!

多年来,葛蕾丝一次次缔造佳作,为《VOGUE》带来许多重要且历史性的时尚摄影作品。

从创意发想、造型穿搭,再到场景布置,葛蕾丝几乎一手包办,集结艺术与诗意般的情境构图,让美国传奇摄影师安妮.莱柏维兹(Annie Leibovitz)给出极高的肯定:“她是全世界最了不起的时尚编辑。”


“Alice in Wonderland” by Annie Leibovitz。图片|Pointytoe

细数葛蕾丝编辑生涯的代表作,莫过于,二〇〇三年,她与摄影师安妮.莱柏维兹合作一组以《爱丽丝梦游仙境》(Alice in Wonderland)为灵感的故事。

当时,杂志正准备筹备十二月内容,安娜希望以“童话故事”为拍摄主题、迎接欢乐的圣诞季。

来回讨论后,安娜最后决定采取葛蕾丝的建议:《爱丽丝梦游仙境》。


Nicolas Ghesquiére as the Prince。图片|Pointytoe


Tom Ford as the White Rabbit。图片|Pointytoe

葛蕾丝找来俄罗斯模特儿娜塔莉亚.沃迪亚诺娃(Natalia Vodianova)担任主角“爱丽丝”,一口气集结多位重量级时装设计师,诠释故事里的角色,包括:卡尔.拉格斐(Karl Lagerfeld)、尼古拉.盖斯奇埃尔(Nicolas Ghesquiére)、尚-保罗.高缇耶(Jean Paul Gaultier)、约翰.加利亚诺(John Galliano)、马克.雅各布斯(Marc Jacobs)、唐娜特拉・凡赛斯(Donatella Versace)以及汤姆.福特(Tom Ford)等,花了四天完成拍摄。


Marc Jacobs as the Caterpillar。图片|Pointytoe


Marc Jacobs as the Caterpillar。图片|Pointytoe

最终,《爱丽丝梦游仙境》刊登于二〇〇三年美国版《VOGUE》十二月杂志中的数量,超过二十页。

不论在当时还是现在,这样的页数篇幅、这样的人物组合,无疑是巨作,也成为美国版《VOGUE》杂志最经典、最辉煌的成就。

时至今日,每当葛蕾丝被问到“妳最喜欢自己的哪一个作品”时,她总是毫不犹豫地答:《爱丽丝梦游仙境》。

那,其实更象征着一个美好的年代。

你会喜欢:关于追寻、相遇与分离!回顾《小王子》经典语录:要驯服一个人,就得冒着流泪的风险

唯一敢给安娜.温图脸色看:葛蕾丝,永远是这本杂志的灵魂!

二〇〇九年,电影《时尚恶魔的圣经》(The September Issue)上映。透过纪录片的形式,聚焦于美国版《VOGUE》在准备九月杂志的过程。

作为该杂志的“创意总监”,葛蕾丝工作的态度与表现,让观众印象深刻。更有趣的是,她是唯一敢在安娜面前“唱反调”的人。

即便她深知安娜的职位比她高、有开除她的权力,但葛蕾丝毫不讳言,一旦认定自己是对的,就不轻易退让。


Anna Wintour and Grace Coddington。图片|Chicagostreet

葛蕾丝在自传回忆录《我就是时尚:VOGUE 创意总监》(Grace: A Memoir)写下:“人们常听我抱怨安娜。比方说,每次我在《VOGUE》艺术间发现照片被砍了一、两个跨页,我走出来就闷了。或是时尚会议开到最后,我最看重的想法被武断地抛弃;又或者是我想去拍一个我很有理由喜欢的模特儿的提案被拒。这些都是会让我气到血脉贲张的情况,所以当我脚步沉重地走回我的办公室兼避难所,只要谁挡我的路——包括安娜在内——谁就倒楣。”


“Paris, je t’aime” by Steven Meisel。图片|Pleasurephoto

“我看到自己在电影《时尚恶魔的圣经》(The September Issue)中的模样,才知道我看起来有多凶、爱辩。难怪安娜曾说我是时尚界唯一一个敢给她脸色的人。”

葛蕾丝相当重视自己的工作表现,一旦发现成果不如预期,心情就会大受影响,挫折感很深。

《时尚恶魔的圣经》有一幕,葛蕾丝沮丧地坐在办公室,感叹:“我只能坐在这里,等着成果被删掉,这种感觉太折磨人了。”

好几次,葛蕾丝在猜想,安娜可能要准备开除她了,但事实上,安娜曾给她一句温暖的“保证”。

葛蕾丝在《我就是时尚:VOGUE 创意总监》描述一段私下被安娜约谈的经过,“我勇敢说出口:‘我以为妳是要叫我走路。’这时,安娜笑着说:‘不是,只要我在这里,妳就会在这里。’”

墨镜底下的安娜非常重视葛蕾丝。

在《我就是时尚:VOGUE 创意总监》里,葛蕾丝描述,在她七十岁的生日派对上,发生了一段感人的小插曲。

安娜在所有朋友和员工面前,公开地称赞葛蕾丝:“对我来说,妳永远是这本杂志的灵魂,它的守护神,卓越的指标。我在《VOGUE》当编辑这么多年了,只有一个人,葛蕾丝.柯丁顿,让我每天迫不及待地要进公司上班。”

电影解析:“你何时,才能像我欣赏你一样欣赏自己?”《冰雪奇缘 2》教会我们的闺蜜情感


Anna Wintour and Grace Coddington。图片|NYTimes

“我是个喜欢简单生活的人”—— 她与“老佛爷”同年获得终身成就奖

二〇〇二年,美国时尚设计师协会(CFDA)同时颁给卡尔.拉格斐和葛蕾丝.柯丁顿“终身成就奖”,肯定两人多年来,在时尚产业的杰出贡献。

二〇一六年,葛蕾丝卸下“创意总监”,离开待了二十多年的美国版《VOGUE》。

她对外解释,不是要和《VOGUE》完全切割,而是期待未来有更多不同的工作机会和合作的可能性。

后续,她跨界参与联名设计,与时装品牌 Louis Vuitton、珠宝腕表品牌 Tiffany & Co 合作,也开始主持时尚节目、受邀接受各领域的采访。


Grace Coddington by Tom Newton。图片|Artspace

近日,迈入八十岁的葛蕾丝受英国版《VOGUE》之邀,担任客座时尚编辑。她和英国摄影师克雷格.麦迪(Craig McDean)合作,推出一系列摄影作品,刊登于二〇二一年英国版《VOGUE》八月的杂志内。长达十八页的篇幅,散发着浓厚的“葛蕾丝”风格。


Cornucopia Of Delights” by Craig McDean。图片|Models

即便热爱着时尚、热衷于编辑,但葛蕾丝在自传回忆录《我就是时尚:VOGUE 创意总监》里,如此形容自己:“我是个喜欢规律、简单生活的人。”

这或许正是她婉拒晋升总编的原因,她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自己喜欢的是什么,不介意职位的高低,把份内之事做好,留时间给心爱的人事物。

延伸阅读:最时髦奶奶 100 岁生日快乐!10 个 Iris Apfel 人生哲学小故事:与香奈儿相反的时尚


左:Grace Coddington by Pamela Hanson 。图片|Vogue。右:Didier Malige and Grace Coddington by Justin French。图片|Instagram

葛蕾丝在《我就是时尚:VOGUE 创意总监》写道,“在感情中你必须付出更多。你不能太自私。你不能什么事情都要照着自己的意思做,而且你得放弃一部分的自主性。”

置身瞬息万变的时尚业,葛蕾丝虽在总编安娜身上学到了“没有什么事是永远的”,不过,她找到了某一种“永恒”。

在没有婚姻的合约下,葛蕾丝和伴侣迪迪埃.马利格(Didier Malige)同居已超过三十年,两人至今依旧深深地相爱着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