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遥知马力”,在长跑之中,一开始就冲刺的人很容易后继无力。人生也好似如此,笑着跑到最后的人,才是真正的赢家!

文| 尹维安

我很害怕跑八百公尺,但它是学校每年体育测验里避不开的项目。因为我的爆发力比较好,所以那些瞬间或者短时间里就能完成的项目,比如跳远、坐位体前屈、掷铅球等让我备感轻松。可当体育老师带着我们浩浩荡荡地来到跑道,我会忍不住腿软。

十几个女生密密麻麻挤在起跑线上,像停在电线上的麻雀,叽叽喳喳。

老师一打手势,一个个都闭上了嘴,表情严肃地跑起来,不再相互搭理。我自知跑不到最前面,也从不逞强,放慢速度保持在队伍末尾,只求不掉队,及格就万岁。

长跑如此煎熬,我只好把注意力转移到其他事情上,于是开始观察我前面的队伍,发现了一些有趣的现象。

所有人同时出发,并无先天优劣之分。有的人一开始就遥遥领先,并且稳步保持,这些都是一直有在持续长跑的运动达人。有的人特别有自知之明,知道跑不快,索性采用“小跑+散步”的战术,不争不抢,没有实力,大不了重考。

还有一些人处于中间部分,却采用了不同的战术,或者说是不同的精神态度:一些人好像不紧不慢地跟着,虽然不快,却均速前进,不知不觉反而渐渐领先了;另外一些人一开始就全力以赴,誓要争先,领先半圈多之后体力不支,渐渐落后。

这才发现,有时候“先发制人”,用力过猛,不一定会赢。


图片|Photo by A xin on Unsplash

有天晚上我和学妹徙南聊天,她是我学校电台节目的媒体宣传,也是我遇见过的女生里比较特别的一个——抽菸,熬夜,交过很多男朋友,不想去上课,总是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她的字写得很好,下笔凛冽而有力,长相却是个甜心女孩的模样,卷卷的头发,笑起来甜甜的。

我很喜欢她,老师说她不合群,我倒觉得她比我活得尽兴。

晚上凉风习习,徙南说:“维安,我打算好好读书了。我觉得我需要做出一些改变。”

听她这么认真,我略微有些惊讶,又对她充满信心。这女生虽然做事有点迷糊,平时看起来什么都不在意,但要是认定一件事情,是不会敷衍和松懈的。

她说,浑浑噩噩过了大一,忽然发现自己落后了好多,想要开始努力了。

我相信她是真心的,问她:“那妳现在要做些什么呢?”

“看书,看必修课的电影,去健身,还有其他工作。总之事情很多。”

她很怕赶不上,我说:“妳不要急,慢慢来,反而会比较快。”

他人经验:“慢慢来,比较快!”第一个突破千万的中文 YouTuber 李子柒的成功故事

很多人会在某一天幡然醒悟,觉得自己之前虚度时光是天大的错误,于是大动干戈,以一种英雄的姿态努力,却常常“用力过猛”——目光太狭隘,心气太高,操之过急,把生命中的一个小短期当作了全部时光来过。

久而久之精疲力竭,信心熄灭,努力过而无果,比从未努力过更加难受。

下决心的时候是真的,可后来坚持不住的无奈也不是假的。

忽然努力起来,你一定感到很累吧?甚至有深深的挫败感。落后了太多,想要用半年的时间赶上别人一年累积而成的成绩,想要用两个月完成一个学期的任务清单,想要用最快的速度赶上甚至超过那些远在前面的人。

你很焦虑!

不可否认,越努力的时候,期待越多,急于看到成果,觉得自己已经孤注一掷了,为什么还没有柳暗花明。那是一种“精神缺氧”的状态,前路漫漫,自己彷佛在一片大雾之中,找不到出路。


图片|图片|Photo by zon on PIXTA

之前“死撑”这个概念好像很红。我想了很久,死撑到底是什么?大一那时候的状态算不算死撑?算。大二和大三的自己还要不要死撑下去?不要。为什么?

因为死撑让自己很累——心累,累到失去了信心,失去了对生活的热情。

“死撑”是还没有找到让自己舒服的生活和学习节奏,却一直告诉自己“我不能倒下”;是一种朴素的机械式的努力精神,却不是值得提倡的进步方法。

常常自嘲“一年更比一年忙”的我,头昏眼花地登上大三的舞台,当我做好了要“死撑”的准备,忽然发现,我的大三生活竟然出乎意料的闲,上午课程结束,还能和节目组去市中心吃个午饭、喝个下午茶,开开玩笑,再回来继续写稿子。

这样的生活忙里偷闲,也自得其乐,并且更有效率。

你会喜欢:常常在休息后,还是觉得累吗?给高敏感人的大脑休息法:你可以尝试“睡前仪式”

有时候我也会觉得自己似乎没有之前努力了,后来想想,这份偶尔的“悠闲”好像正是大一大二时求之不得的。

现在学会了筛选生活,列好每日的任务清单,因此得以有策略地活着,不让自己为了努力而努力,为了坚持而坚持。把生活细化到每天,养成习惯之后,一边开心地享受大学生活,一边慢慢实现自己的小目标。

不匆忙,就会从容一点,从容可以带来细致,而细致常常出精品。

我爸以前常常在我因一些小成绩开心地手舞足蹈时,告诉我一句朴素的道理:“谁笑到最后,谁笑得最好”。

“死撑”是一种令人佩服的精神,但终究也是莽撞,不是智取。“努力”是一件需要战术的事情。

只要最后笑得好,过程中哭过几次,我也就不在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