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籽堂走来 17 年,将目光放在产品,更将视野放至国际、丰富茶籽堂独有的生态系,听创办人文豪怎么一步一脚印,踏上苦茶油复兴之路,克服地方创生种种难题。如果你也渴望投入地方创生,文豪有几点建议分享给读者们,不要错过这篇深度专访!

回顾上篇:专访茶籽堂创办人兼执行长赵文豪:真正的无惧,是敢投降、承认自己的不足

上一篇,我们听见茶籽堂创办人赵文豪谈到二代创新的冲突,谈如何面对恐惧、学会投降,并且打开自己,接下来透过下一篇深度专访,他将谈到更多关于地方创生的思考与学习。

经营品牌就和养育小孩一样,相信对方,学会放手

文豪也是一个爸爸,谈起育儿,他说,“养育小孩跟经营品牌很类似,都是希望他们能更好。但不给予他们过重成长的负担,起心动念皆是无私,每个阶段只要学习适合的事,不用急。”

文豪庆幸自己从经营品牌开始,就已经开始学习如何做一个爸爸。

建立品牌 17 年,是漫长的历程,学习如何开放自己、衷心珍惜每个人的特长,自然而然对万物充满感恩感念。

他坦言“17 年,我们其实走得并不算快,但我们想要每一步都踩稳、走得踏实。”作为一个品牌的负责人,也是品牌的助跑员,最重要的是走得长远,就要耐心等待适当的时机点,不能揠苗助长。

茶籽堂从产品到品牌,再做到农业与地方创生,愈走愈广,他更发现人本无万能,身为一个领导者或父亲,都不必是全知全能。

他说:“从前我很害怕让别人知道我的脆弱,但是当我向内看,懂得自己也有好的地方,也才能看见夥伴们的好,现在的我,不像以前一样好强了,夥伴更强很好啊,倚赖夥伴的专业很重要!”

他回归到与人的相处,霸权无法收服人心,领导曾经在他的生命中产生过一些不平衡的状态。

后来发现,相信每一个人,学会放手、投降,才是爱的真正价值。

茶籽堂创办人兼执行长 赵文豪

他的眼帘映照出对团队的无限感激,知道每个夥伴对土地都有很大的热忱,想藉由“改变”让台湾变得更美好,想到自己最初也是为了打造一瓶台湾的苦茶油,费时好长时间去寻找适合的原物料与榨油厂,也因为这个契机,才让他决定从原物料开始着手,也才有接下来的苦茶油复兴之路。

地方创生三部曲:拥抱当地智慧、挖掘土地 DNA 之美、回归教育本质

为了种植苦茶树,他四处寻觅适合的土地,最初只想挖掘原物料背后的故事,没想过寻觅过程,发现更多土地问题。

他说,“过程中看到很多好与不好,土地好美,但就是很少看到有很好的作法,因而产生想要改变的心情,同时也相信土地会带着我们到那些地方,越来越深,无法自拔。”

生命就是那么有趣,刻意寻找反而找不到,直到因缘际会走进朝阳社区,当下与灵魂共振的感动,不必言说。他明白了,过往的经历长成了一份礼物,他说:“当我们懂得看见自己的好,就能看见他人的好,也能发现外在环境的好。”

决定在朝阳社区落下苦茶油的种植计画,看似简单,但是等在前方的困难,是连接着农业知识、环境永续、高龄化等的多层问题,想要抵达愿景,前方却有着一个又一个挑战等着他解决,正所谓牵一发动全身,世界上没有人是局外人。

对于展开在朝阳社区的地方创生计画,这很需要时间跟能力的考验,需要思索该如何将土地美好,转译成国际共通的语言?又该如何运用组织的力量往前?

过往文豪曾参访荷兰跟日本的循环经济、老屋再造、大地艺术季等,发现所有设计都加入了国际化思维,若没有这些概念,好的东西也会沦为土产,风格重要、市场差异也很重要,经由反覆思考,才慢慢打造出现在我们看到的朝阳社区。

这样的经验也值得传承,我们问,若有新一代年轻人想要投身地方创生,可以从什么地方开始着手?

他提出几点建议,说着:“没有相关背景经验的人,可以先加入地方创生的团队,学习知识背景,多多累积人脉跟经验,毕竟有正确的心态很重要。再来,我们可以从导入美学开始,不过导入美学的过程,要先理解当地生活的智慧,有时我们只是身为一个外来者的角色。”

“举例来说,刚开始我们设计了一个很漂亮的玻璃屋,但当地人提出‘台风的时候要怎么办?’虽然玻璃屋很美,但这让我意识到,对啊,后续维护对象是当地人,对气候最了解的也是当地人,应该先同理他们的立场。”后来,他们减少玻璃面积,有大面玻璃之处,也设计成能在风起时,关上保护玻璃的另一道门。

“再来,就是懂得挖掘地方 DNA 之美,并非所有地区都需要进行创生,我们要懂得看见本质,不只是为了商业行为而随意进行开发。最后的最后,我们还是要将一切根本要回归于教育,如果没有教育,年轻人要怎么回来?在地人都无法认同自己,又要怎么让他们留下来?所以无论是对当地人、还是外来者移居、尚未出生的新生儿,我们都该投入土地教育,让他们有归根的意识!”

无知是一种祝福,一种优势,我们义无反顾地去做

听着文豪分享创业的点点滴滴,我们问文豪,如果你的人生能重来一次,肯定会选择走同样的路吧?

没想到文豪却意外丢出相反的回答,露出一脸痛苦的表情,笑说,“不不不⋯⋯!如果知道创立品牌那么辛苦,也许一开始就不会做了,走过这 17 年,我知道做品牌真的很困难!其中要学会的、看见的、学习的,遇到的困难太多太多。”

“这是一个渐进成长的过程,不是一步登天,如果知道要遇到这么多困难,我敢诚实地说,我会说不,当然这个观点不是在否定掉至今所做的努力,只是我认为很多事情的成功,他是一步一步来的,所以如果能预知这些困难,再重新选择一次,我不会。”

他开玩笑说,“美国医学提到人类大脑有个前额叶的地方,是一个具有风险控管的受体,创业家在那一块会比较弱,因为侦测风险的反应较弱,所以比较敢往前冲。我觉得无知是一种美好的想像,有些事情决定开始之后,就已经没退路了!”

“我们常说,人生来就是来体验的,没有经历过,就很难懂得美好感受,倘若知道前方有很辛苦在等着我的话,我一定会想要逃避它。”

一旁的茶籽堂夥伴听着也加入回馈,她说,“有一部电影叫做《天能》,里面谈及‘无知是我们的优势。(Ignorance is our ammunition)’,无知可以是一种祝福、一种优势,不是负面的形容词,因为如此,我们才能义无反顾去做。”

文豪最后还特别说到,为了投入地方创生,大家真的一起做了许多功课,他说,“地方创生其实没有想像容易,我好像不小心挖了一个洞啊!深掘以后才发现这个洞的深度,永无止尽,光是计画书就有厚厚一叠!”

接着大笑地问我们,“要不要看?真的很厚一叠喔!”

创造专属的生态系,那就是茶籽堂独特的地方

文豪可说是将人生大半都奉献给了茶籽堂,他携着这个品牌,回忆中有欢笑也有眼泪,经历与父母亲的磨合、品牌的包装重塑、朝阳社区的地方创生、苦茶油的复兴之路,现在的他,拥有了更丰富的经验,也有能共同前进的夥伴。

这份信任的力量很强大,也因为强大,才有现在的茶籽堂,他认为茶籽堂正在往更完整的生态系前进。

他描述,“当企业核心的价值定义之后,媒介也更多元,茶籽堂就有更多机会打造出更丰富的生态系统。比如:茶籽堂最主要的三个核心价值,苦茶油复兴文化、提倡工艺美学、实践环境永续,藉由这些延伸出更多元的媒介,让茶籽堂成为一个专属的生态系统。”

他相信信接下来的 20 年,会藉由这个生态系,发展出更多有趣的事情!

你是否觉得这些听起来很庞大?但我们不要忘了告诉自己:这一切,做对的改变,总有夥伴有团队有世代一起。

台湾大学社会系陈东升教授对文豪说过,“改变通常不是靠一个人、一个团队、一段时间,不要忘了所有改变都源自前面的人所累积的努力。不要把自己看得太伟大,承先启后,我们做的事情,是要支持下一代!”

从前文豪觉得要凭一己之力改变这个世界,但现在他已经领悟到,改变不是单凭自己就能马上完成的,倘若没有走过历史长流、又怎么积累成现在的我们?我们不必急于当这世代的英雄,我们也能够成为一个种树的前人。

很快即将迎来崭新的一年,茶籽堂将用更实际的行动落实减塑与减少碳足迹,品牌将以 3.0 环保新包装问世。接下来持续在地深耕宜兰大南澳,同时,也将品牌的触角延伸至国际与日本,请大家一起期待茶籽堂的下一个 20 年吧!

我希望茶籽堂所到之处,能看见问题、解决问题,并且让美好发生。

茶籽堂创办人兼执行长 赵文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