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迷邀请到 BBC 百大最具影响力女性 Jude Kelly 受访,她曾以一场超过 130 万人观看的 Ted Talk,揭开人类打从以绘画传递思想之始,女性艺术史,已经与人类历史一样悠长。

在日常生活里,每一个人都可以做的艺术实践,在你的想像里,究竟有哪些?

2021 年 WOW  (Women of the World) 世界女性艺术节来到台湾高雄举办,我们邀请 WOW 创办人 Jude Kelly 受访,与我们聊聊 WOW 国际女性艺术节 11 年来的发现,以及每个人都可以展开的艺术实践。

Jude Kelly 曾任最具影响力的现代艺术机构之一“伦敦南岸艺术中心(Southbank Centre)”艺术总监长达 13 年。辞去职务后,全心投入 WOW 基金会,从 2010 年至今举办世界女性艺术节 11 个年头,足迹遍及全球 6 大洲 17 个国家、超过 300万名参与者。


图片来源:WOW Foundation 授权

Jude Kelly 在艺术领域展开性别倡议,我们好奇,在 11 年的时光里,他在全球尺度上看见哪些显着改变?又有哪些状态根深蒂固,需要从根本撼动。

女性主义曾是被丢弃的语言,如今女孩们能指认父权

今年 67 岁的 Jude Kelly 远在英国,我们越洋连线,视讯接通,那是英国上午九点,一天之始。她坐在家中窗边,挥挥涂着黑色指甲油的手笑说“叫我 Jude 就好啰!”

端起马克杯,喝一口茶,Jude 缓缓分享 11 年下来她的观察,“女性与性少数不仅推动社会改变的进程,我们在艺术领域观察到最显着的改变,是人们在给出自己声音时,更坚定、更当责,女性艺术家愈来愈勇于表达观点,在全球尺度上也更为团结。”

她刚开始创立 WOW 时,人们对女性主义不感兴趣。“那曾是一个被丢弃的语汇。当然,现状改变和许多悲剧有关,我们看见性暴力仍每日发生、马拉拉被枪击、#MeToo 运动在这时代仍是必要;在艺术领域,女性喜剧演员、编剧、小说家渐渐愿意说出自己的故事。人们开始问,为什么年轻女性仍在受这些苦,这不可能是对的。”


图片来源:WOW Foundation 授权

大众文化里,人们开始针对性别问题,产生对话,那令 Jude 深深振奋,也是她持续的动力。“我看到事情真的开始改变,短短一生之内看见变化,是令人兴奋的事。”

有人问,你是乐观主义者吗?她这样回答,“我继承了前辈抗争的成果,例如女性受教权、生育权等女性曾被剥夺的权利。轮到我的时候,希望可以一起替下一个世代争取更多,我相信可以做到,因在这一生,我已经见证变化。”

人类诞生的时刻就有艺术存在:原始洞穴艺术,也有女性身影

如果你看过 Jude Kelly 超过 130 万人观看的 Ted Talk《Why women should tell the stories of humanity》,你会发现,打从人类开始使用绘画传递思想,女性创作的艺术与观点,已经与人类历史一样悠长。

Jude Kelly 说,问题并不在历史上没有女性艺术家,“问题在于,女性艺术家在一直存在,但始终不被肯认庆祝,或总被历史边缘化遗忘。”这是 Jude Kelly 希望透过 WOW 世界女性艺术节着手改变的,让更多女性经验在艺术中现身、进入历史进程。“现在人们知道,如果没有女性艺术家,我们观看这个世界的时候,其实始终是闭上一只眼的状态。”

与此同时,当代女性艺术家也带来更多清楚的论述,关于女性成为艺术家为何总是困难,WOW 串连在全球各地不同艺术家,展开讨论与分享。


图片来源:WOW Foundation 授权

Jude Kelly 提到,在部分社会或家庭中,仅有男性被鼓励追寻梦想、为个体奋斗。“社会并不期待女性去追寻自我,不鼓励女性将梦想实践作为命定的奋斗。当男性决定展开个人追求,人们会围在他身边支持,当女性决定这样做,支持系统较少,社会问更多的‘为什么’、要求更多理由,把更多怀疑与质问,置入女性大脑中。”

她举具体例子,婚育生子。Jude 说,“过去这十一年,在全球尺度始终没有改变的,是女性被预设的‘育儿’责任。不论你做什么,皆会在不同场景遇到生子的社会期待。生了孩子,被自动被设定为‘主要照顾者’。成为阿嬷,又再度成为育儿照顾者,这至今没有改变,需要更基进的变化。”

女性因此更需要一个彼此串接的环境,也需要不断的培力,“不能把一切视为理所当然,这社会的预设值是父权的,始终是围绕着父权系统建置,它总会想办法找到方法去巩固自己,因此我们总会看见各种反动势力的反扑,这有时令我感到忧心。”

但她也转念说,不必太丧气,“年轻女性已经知道该有的权利样态、在有一定公平性的世界里活过,如有人尝试把这些权利夺走,你会非常愤怒,你会行动。”他眨眨眼,“就如女人迷的存在,就是一个正面的例子啊。”

不要害怕与你爱的人,展开有点尴尬的困难对话

不论是女人迷,还是 WOW 基金会,我们都共同相信,每一个人都有影响力能做出改变。我们也请 Jude Kelly 给出一个“每日都可以尝试的日常练习”,她想了想,给出她的洞察,“我想,多数人都共有的一个状态是,相对于在公领域的性平表述(outside position of equality),在私领域的现实中(inside reality with our relationship) ,行动上往往更困难。”

她说,这是一个普世现象,“在艺术创作、新闻撰写、公领域讨论中,女性大多能大方谈论哪些事情该要改变,但在与我们的父亲、兄弟、男友、伴侣互动的日常,往往倾向避免冲突。”

“我们都知道,当你与爱的人在一起,你会不想展开这令人尴尬的对话,谁照顾孩子、谁煮饭,这些小小的事情,看起来很小,但集合起来,都在强化这个机制,要时刻维持(信念),是很困难的。”

亲密关系,是女性主义实践与沟通,最重要的场景之一,在自己的生活中,去关注这些微小的时刻,“去改变这些生活领域里看起来小小的事,那需要勇气。”

展开有点尴尬的困难对话,作为日常生活里的艺术实践。在亲密关系中,主动邀请、展开讨论,每天都能开始透过对话,重新认识自己的想要、认识自己的忧惧,也愿你惊喜发现,你身上已具备足够勇气。最重要的,给身边人一个机会,与你共同创造更永续、更值得期待的亲密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