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凡好丈夫的形象,没多久就被薇恩的热情红色高跟鞋给瓦解殆尽,心中那个冲动的男孩就这么赤裸裸的跑出来,不顾一切的跑出来。


 

虽然爱情的开始是陪伴,但因为寂寞、怜悯、缺乏安全感而生的爱,并不健康。占有是爱的一部分,但薇恩的爱,却是令人窒息的,偏偏碰上的是,容易心软的温瑞凡,看似一肩背负所有责任的他,一切都在掌握中的他,在写下放出你心中的小女孩这样广告文宣的他,也因此敞开了他紧紧拉住的大门,外面的世界太缤纷,门一开了,红高跟鞋就长驱直入了。

在市场上,你平静许久,你的持股也平静许久,你看着大盘持续上涨,你看着其他朋友最近几乎天天喜孜孜的笑着,于是,你寂寞极了,你开始幻想等了那么久,总算轮到我的持股开始涨了吧!于是,你开始不顾一切的加码,开始根据你的幻想重仓交易,你持续刻画着停利后的未来愿景,却没想到看错停损的问题。

“不会的,我跟薇恩说好了,我们不会上床,不会伤害安真跟这个家庭的任何人。”瑞凡信誓旦旦的说,一如往常的自信,但他忘了,在感到超乎负荷烦闷压力下所做的决定,能有多天衣无缝呢?自以为跳的是华尔滋的步伐,音乐结束就散场,却没想到竟是一发不可收拾。

“如果只是要上上床,那还好处理。最怕是那种不上床,那就是要博感情。到时候你怎么死的,你都不知道。”不健康的心态,在才开始就已经注定天平往失控那边倾斜,郝康德的说劝,没有发挥任何作用。

一旦失守停损的底线,心魔也就跟着攻城掠地了。无数个夜里,辗转难眠,再等等吧,像瑞凡一样,我总有一天会结束这段感情,回到原来的样子。明天会反弹吧,总有一天会解套吧,人就是会不断的欺骗自己,事情会好转的。

莫非定律总是这样,福无双至,祸不单行。也总是这样,我们回不去了。经典名言从张爱玲的<半生缘>,曼桢悲惨的遭遇,被引述到<犀利人妻>的瑞凡、安真的口中。

是的,我们回不去了。每天时间都在走,今天的150元股价,永远跟半年后的150元股价是不同意义的。也是如同哲学上古希腊唯物主义哲学家赫拉克利特(Heraclitus) 的名言所述:人无法踏入同一条河两次(You cannot step twice into the same river)。因为河流代表生命的象征,它变动不居,这一刻的水到了下一刻就流走,所以每一刻的水都是新的,当你再次踏入同一条河流,里面的水已经和上次不一样了。

所以变动就是生命;只有死的东西是不变的。每天都有新的考验,新的感动,新的信仰在产生,有时是突然的,有时是微弱的,就像是蝴蝶效应般,连续的过程。


你永远不会知道你信仰的是不是真切正确的。

“就算是believe,中间也藏了个lie。”

相信即是真实。交易投资,到后来图的就是一个信仰。索罗斯的信仰,是他的可谬误性,亦即"我是可能犯错的",那你的呢?


“人的一生,如果不品尝一次绝望滋味,就无法看清自己真正放不下的是什么,也不知道令自己快乐的是什么。”                          -吉本芭娜娜



 

 

图片来源:【台视官方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