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知道,台湾近代以来的性产业和性工作者,面临什么样的形象“被塑造”吗?这些历史时刻,都出现在黄孟雯展览“旗飘扬下的‘她们’”之中,等着你来看看“她们”的故事。

由摄影与实验短片组成的“旗飘扬下的‘她们’”展览的核心,本质上就是从性工作者与政治权力间的剥削关系,去追索出过去被视为底层、不入流、边缘的女性性工作者的 Herstory,并追索出国家隐匿住的真实。

这些艺妓/慰安妇/吧女/女服务生/军妓/租妻⋯⋯,在“她们”被注意到的少数时刻里,背后潜藏着什么“国家机密”呢?

台湾女性的被殖民:从日治时期第一个红灯区,到七○年代的美军吧女“租妻”

这次的个展包含了七幅摄影作品与同名实验短片〈旗飘扬下的她们〉,这七幅摄影分别以日治时期的红灯区、二战期间慰安妇、五○年代国府敬军花、六○年代因登上美国《时代杂志》而声名大噪的北投“做凉ㄟ”、七○年代美国大兵虐杀吧女案作为主题。

一帧帧定格的摄影,冻结强化出这些历史时刻,并试图让我们重新凝视被注视却在过去难以发声的女性/女体,传达着什么(刻意被掩盖的)讯息。

黄孟雯试图由清代开启叙事,透过一些人身买卖的契约文书,点出当时由于男多女少的移垦社会所造成的人身买卖与台地多娼的社会现象,与展墙上小脚艺旦留影,来略微勾勒出当时女性性工作者的身影。

来台为日本人“服务”的艺妓——只有死才能带来自由


太阳旗下的情死,取材自 1914 年台湾通译与日本“游女”川村的殉情事件。图片|“旗飘扬下的她们”——黄孟雯个展

第一批在日治时期“上工”的性工作者与红灯区,是日本政府为了让从日本“内地”移民过来台湾的男性消费而生,因为当时台湾的艺旦(甚至是一般女性)都仍是裹小脚的状态,日本男性无法接受,所以从日本“进口”了艺妓,在现在的万华区设立了台湾第一个合法经营的“红灯区”,沿用日本的公娼制度,有了所谓的“万华游廓”。

而这则新闻事件,则是一段“身不由己”的悲伤殉情故事,也折射出当时表面合法的性产业,背后是对女性的彻底剥削。

从日本来台的川村是稻六高楼的艺妓,原本是为了来台日本人“服务”,却爱上台湾通译李男,两人深爱彼此,李男还为此盗用大笔公款试图为她赎身,但事实上这些“楼主”永远不会让艺妓有还完的一天,最后两人在北投纱帽山以红丝缠身自焚而死——只有死才能带来自由,令人联想到童妮.莫里森的《宠儿》,实际上也同样传达了当时接近奴隶制度的公娼悲哀。

延伸阅读:《帝国的慰安妇》慰安妇是公娼制度吗?别模糊焦点了

二战日营的慰安妇——被当成工具的“军需品”


慰安“军需品”。图片|“旗飘扬下的她们”——黄孟雯个展

二次大战期间,日本在亚洲各地的军营里,都建立了恶名昭彰的慰安妇所,由于人力需求量相当大,还包括他们渴求“健康的女体”,因为士兵是重要资产,千万不能生病!

所以不少慰安妇所都是用拐骗的方式吸纳了许多良家妇女,后来才知道到军中的“工作”是军妓,她们的身体被当成赤裸的工具,在军国主义的极权下完全身不由己。

而在此黄孟雯用水底摄影的方式,企图反映出她们沉进一个全然无声、无重力的环境,甚且是她们在男人的战争中丝毫没有发声余地的境遇,而“军需品”的标签,直接控诉她们被当成工具的残酷现实。

同场加映:被国家诱骗的慰安妇:“我只想吃到白米饭,却被送到慰安所”

敬军花魁!光复后国民政府建立的“军中乐园”


图片|“旗飘扬下的她们”——黄孟雯个展


​​​​​​​图片|“旗飘扬下的她们”——黄孟雯个展

随着 1945、1949 年光复及国民政府播迁来台,五○年代非常需要向美国爸爸证明自己尚有作战实力、能与“邪恶共匪”对抗所以还有利用价值的国民政府,立刻展开了“承先启后”的女色事业——原因无它,“色情”一直是最好赚、“本钱”最低的生意。

五○年代国民党很大程度上直接承接了原本日本的慰安妇军妓制度,建立了所谓的“军中乐园”,这些女性仍然是被高度禁锢,还要为了维护士兵的健康不断施打盘尼西林,她们不只身体不是自己的,连健康都不是自己的。

更令人玩味、也更值得同等重视的是“敬军花魁”,她们是谁呢?她们也是性工作者,却难得有站在台上被“表扬”的时刻,因为国民党极欠军饷,便想出了请酒家女卖“敬军花”的义卖计画(说真的,跟现在的“抖内”意义彷佛相去不大),这些酒家女谁能卖出最多“敬军花”、为国民党军队挣来最多军饷,就能成为“敬军花魁”,接受党国的公开表扬、还有登报的光荣。

而这片刻的荣光,其实照映出的是国家利用女体且食髓知味的事实,也无怪乎从五○到七○年代,国民党继续大举利用女色来向美军赚取大量外汇。

你会喜欢:从事性工作能实现梦想吗?曾是卡奴的她在条通找到自己天职


​​​​​​​“如果她有一台相机”。图片|“旗飘扬下的她们”——黄孟雯个展


“清,二一事件”。​​​​​​​图片|“旗飘扬下的她们”——黄孟雯个展

“如果她有一台相机”和“清,二一事件”以 6、70 年代知名的美国大兵与台湾情色产业事件时刻为发想。

1967 年,美国《时代杂志》刊登了一张知名的美国大兵在北投的“浴照”,照片中两名“做凉ㄟ”浴女一左一右服侍着美军,而大兵则露出舒服无比的满足微笑。

虽然这是事实,甚至国民党有计画地用台湾情色产业向美军赚取外汇,但“不登大雅之堂”的台湾形象竟然登上美国杂志,自然惹火了蒋中正,此后对浴女和相关产业进行一堆盘查与“整肃”,看这“不能说的秘密”反应如此激烈,就知道这确实是国家最不想面对的真相角落。

而从摄影到实验短片的相关段落,黄孟雯更试图让我们深思,在历史上“被沉默”的浴女,每个人都来对她品头论足,但她自己却无法说任何事,她内心深藏的又是什么样的悲哀呢?

从五○年代美军驻台,到国民党“欢迎”韩战、越战美军来台“消费”的六、七○年代,事实上美军虐杀的吧女或相关情杀事件层出不穷,状况跟美军驻冲绳的状况相似,也常引起社会愤怒,只是在“台美友好”的政治需求下,往往被尽力“大事化小、小事化无”。

而“清,二一事件”则是其中最令人发指的美军虐杀事件,由于作案手法残酷、而且已经是美国和中共开始“友好”的时刻,因而掀起最大的争议与讨论,但即使罪证确凿,拥有豁免权的美军首度得到的判刑仍然轻微,引起更大的舆论争议,也让李乔以此事件创作成小说。

推荐阅读:【女影选片】《记忆中那场停留》:驻韩美军基地的女性悲歌

“她们”的生与死——哀悼与反思


图片|“旗飘扬下的她们”——黄孟雯个展

小而美的展场,一走进就会看到黄孟雯美丽的巧思,在象征国家体制的国旗(由女性内衣制成!)与公务柜上,是盛开的红色花朵,重新召唤这些灵魂在世时美丽奔放的外貌与情感,甚且是她们在历史上的贡献和能动性,她们为国为家赚取了大量的外汇与安家费,然而却只能栖身角落里隐而不显。

而国旗前的纸摺红莲花,再次呼应了她们的美艳如花,却又如她们的鲜血,宛如水灯般漂流四散在历史长河里,无人知晓,却希望她们终能被看见,得到灵魂上的平静与安息。

展览的主题概念诉说着她们的生与死,而现在,正是我们应该看见“她们”的时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