倘若你有一个放不下的人,或是在一段关系结束之后,才发现一些你从来没有想过的事实,那该怎么在这种复杂的情绪当中,和受伤的自己相处?

亲爱的海苔熊:

听到这首歌时,我和他已走散了三年多。

然而 A-Lin 这首〈荒唐〉却唱出了我与 S 走散的心情。当年提分手的是我,我希望他能多花时间陪我,但对于当时的他,宁可花更多时间在专业上。

也许是寂寞吧,当时我喜欢上另一个与他截然不同的人,也因此向他提了分手。我们的关系很复杂,每每我想分手时,他总会多花时间陪我,但时间一拉长又恢复到原点。那天我在他房里哭,向他告解我喜欢上别人,心如刀绞般发疼。我不知道要怎么办。

正式分手那天,他只静静地听我说,不发一语,也未曾挽留。我们就这样说散就散了。而之后的日子,我依然每日在课堂上遇见他,心情很复杂。他完全变成另一个人,比往常更来上课。但看见他我心里反倒更痛苦。

之后的几年我一直都忘不了他。

至今,心里还有一块是属于他的地方,也许是记忆无法抹去吧。

后来,听说他有跟几个人在一起。分分合合。而我选择离开有他的地方。后来,我也找到适合我的他。不过,每每总回想这段爱情,都觉得那些年荒唐。提分手的是我,但放不下的人也是我。

“可不可以让自己逃离 用最后的力气

只是输给了一个诚实的谎话 我们怎么会爱上彼此的荒唐

终于 让我看穿了爱情

我明白这场游戏输的五体投地 关于你布下的局

终于 我承认了我伤心

我决定把这回忆抹的干干净净

收拾你的荒唐”

后来我才发现他对于这段感情也觉得荒唐。

也许我也是吧,跟他在一起的日子,是我患上忧郁症的早期,记得分离后的某一天,他对我说,他不想跟忧郁症的女生在一起。那天,我才明白,也许我们输给的不只是背叛,也许还有我的精神病。输得彻底,输得是我们从未真实了解彼此的心。

觉得我与 S 之间的那些年就如这首歌一样,虽然觉得荒唐,但却也深深影响我们之后的感情观。深深的伤害彼此,却也使彼此成为自己心目中向往的模样。

by 洋(点播时间:2021/8/16 下午10:03:31)


图片|Photo by Fast&Slow on PIXTA

延伸阅读:如何走过前任带来的伤害?关系心理学:允许自己为失去的部分自我感到悲伤

亲爱的洋:

谢谢你的来信,在你的故事里,我看到你在忧郁症的那段时间里,其实好需要人陪伴,所以当他把别的事情(例如他的专业)放在你的前面的时候,你那个“需要被在乎”的需求就落空了。

就像你所说,可能因为寂寞,喜欢上了另外一个人。我猜那个时候的你内心一定充满挣扎跟罪恶,但同时,那个人或许也在你觉得孤寂的时刻,陪伴了你一段时间。这里有一个可以讨论的点是:为什么你会喜欢上“和他截然不同”的人?

很多时候我们会喜欢上的是和自己相反的人。

例如,如果你是一个依赖的人,就可能会喜欢上相当独立的人;如果你是一个无法做决定的人,就会喜欢上一个果决的人;如果你经常在意别人的看法,就会喜欢上一个能够做自己的人。

白话一点说,就是两个人之间彼此互补,如果深入一点描述,就是因为你在对方的身上,看见了自己的生命里面“没有被活出来的部分”,从荣格心理学的观点来看,或许对方活出了你的“阴影”(shadow)[1]

但是阴影本身也会有两面,一面让你向往,另外一面让你痛苦。例如,和一个相当独立的人在一起一段时间之后,你会发现,你好羡慕他可以把时间和精力都投入在自己的专业上,但另外一方面你也会觉得很落寞,因为他没有办法用同样的注意力放在你身上。

换句话说,一开始独立是你所渴望和向往的个性,但到后来,这个独立反而成为你们之间的一堵墙。

就像冬天的时候泡温泉、热水澡会让你觉得很舒服,可是泡太久,你会觉得太热,会想要出来休息一下,降低自己的温度一样(甚至有些温泉业者会推出“冷热混泡”的选项)——于是,当你跟跟一个“当初你很向往的人”在一起一段时间之后,你有可能会爱上另外一个跟他截然不同的人,藉此来平衡一些“过冷或过热的体温”。

然而,不论是当时的背叛,或者是后来的离开,这些都不是让你最难以释怀的地方,而是有一天你发现,原来当时的他其实也已经“不想跟忧郁症的你在一起”了。

这一切突然变好荒唐,原来你们的感情不是败给了背叛,而是败给了一个你自己都无法控制的心理疾病。而他的坦诚,也让你对于这段关系开始有一点怀疑,曾经以为两个人是如此的靠近,但后来才发现,原来这么重要的事情,他在跟你在一起的时候从来没有告诉你。

结果,这段感情不是结束于背叛,而是结束于真实,那个残酷、难以令人接受的真实。

此去经年,尽管两个人都各自遇到了不同的对象,心里面这个位置依然从来没有被取代,因为有一部分失望的你被留在当时,表面上看起来你似乎是先背叛对方的人,但实际上你有可能才是被欺骗的那一方。

如果这个“失望”没有被好好的安置,那么大概每次你回想起这段回忆的时候,都会觉得是一段荒唐。

推荐阅读:【关系日记】韩剧《爱在大都会》:爱情本就是疯狂的,分手时窝囊一点也没关系

心理学 OK 绷

倘若你也有一个放不下的人,或者是在一段关系结束之后,才发现一些你从来没有想过的事实,那该怎么在这种复杂的情绪当中,和受伤的自己相处?

这里可能要谈到一个重要的概念叫做“受苦经验”。人之所以会感到痛苦,是因为在两个互相矛盾的概念当中挣扎[2],一方面你会怀念起过去两个人美好的过去,另外一方面又会想起最后的离开是多么的不堪;一方面你希望如果你在他的心中是很重要的,那么他或许会因为这个分开而影响到生活(例如比较不稳定的去上课),一方面你可能也希望对方可以有幸福快乐的日子。

这些互相打架的想法彼此纠缠,才会让一部分的你卡在回忆当中无法动弹。

从痛苦当中慢慢解脱的方式,是愿意去做“连结”(connection),真实的和他人连结、真实的和自己连结、甚至真实的和你过往的回忆连结。这样讲有点抽象,容我举个例子,长期为忧郁所苦的的Johann Hari[3],收集了各方的资料和采访,归结出忧郁和焦虑的九个因素,其中一些因素和“脱节”有关:

  • 与有意义的工作脱节
  • 与他人脱节
  • 与有意义的价值观脱节
  • 与童年创伤脱节
  • 与充满希望和安全感的未来脱节

“脱节”相对于“连结”,指的是本来应该和你有关联的事物,你用某种防卫的方式,强迫自己切断和他之间的关系,这里的“事物”可能指的是有意义的工作、有意义的价值观、他人、创伤、安全感与未来等等。

如果你过去曾经遭受过被抛弃、被背叛、甚至一些痛苦的回忆,很容易形成“脱节”的防卫机转,透过不去和身边的人事物感觉到连结,你也不会感觉到过多的痛苦。

但这些否认和压抑,长期累积下来会让你有一种“怨”的感觉,不论是怨怼自己,或者是怨怼那个记忆里面的他。

那要怎么样形成连结呢?其中一种方式是透过“和自我对话”。许多书都有谈到“和内在的自己对话”的方法,这里我想要采用里查·史华兹博士(Richard C. Schwartz)所发明的“内在家族系统(简称 IFS)疗法”,提供的一种“与自己连结”的可能[4],你可以用录音机录下这段话,然后闭着眼睛再聆听一次,试着感觉看看有什么感受。

“在你的心里,有一个受伤的自己,有一个想要保护这个‘受伤的部分的你’的自己,前者我们姑且叫它受伤的小孩,后者我们暂且称呼他为保护者(试着想像你心中有这两个部分的自己,然后想像他们的性别、年龄、体型大小等等)。

一直以来,保护者用某一种方式,可能是嘲讽、漠不在乎、觉得可笑、隔绝情绪⋯⋯等等的方式来保护那个受伤的小孩,因为他曾经被糟糕的对待,他不希望小孩再次受伤了。但现在,你可以试着和那个保护者商量看看,他愿不愿意让你和那个受伤的小孩对话?

他可能会有点担心,可能会有点害怕,甚至不晓得你会做出什么可怕的决定,但你会跟他保证,在没有和他达成协议之前,你不会做出任何和以往不同的行动。

如果保护者愿意,也觉得安全,那么你可以想像他在旁边拿了一张椅子坐下来,观看你和受伤的小孩对话,而且过程当中如果有任何觉得不妥的地方,他都可以随时打断。如果他不愿意,或许可以再给他一些时间,毕竟关系是需要时间慢慢建立的,你可以隔一阵子再来看他、关心他,或许有一天,他会愿意打开门让你进去瞧瞧。”

在上面这段练习当中,倘若你有机会可以跟内在受伤的小孩对话,你觉得:

  • 这个小孩现在看起来怎么样?现在大概几岁?他的感觉是什么?他现在的动作、穿着是什么?
  • 他像是会说出怎么样的话(如果有台词的话)?他想跟你说什么?
  • 想像自己用温柔、慈祥、好奇的角度去跟他说话,你会想要跟他说什么?

同场加映:致你心中的“内在小孩”:我陪着你,别担心,你做得很好了

透过上面这样的练习,可以协助你连结内心当中那个被你遗忘已久的自己。

而在和这个“自己”连结的过程当中,或许你也有机会重新看待和理解那些关于过往的荒唐,看见他的离开本身虽然带来了伤害,但也让你的人生得以往前推展;看见自己算隔了这么多年依然放不下,但仍旧努力的走向自己向往的模样;看见自己一方面想要逃离那样的记忆,但另外一方面又好想要回去,回去那段曾经很美好的关系。

承认失落和痛苦,本身并不容易,甚至在整个过程当中都要浴血前进,但当你把这些碎片一片又一片地捡拾回来,你会发现自己并不需要把那些日子都抹得干干净净,依然可以找到心中的宁静。

【我要投稿海苔熊为你点歌,连结请点我。“海苔熊为你点歌”到这里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