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秋天,台港一流的音乐和舞蹈工作者携手,新探戈音乐之父皮亚佐拉的探戈轻歌剧《被遗忘的玛丽亚》登上卫武营。底层女性也许被整个世界遗弃,但生命不会、探戈不会,她自己,也不会。只要热爱生命,女孩也能是自己的救赎。

“演奏着探戈的,才是真正的皮亚佐拉,永远不要再离开他。”

图片来源|卫武营国家艺术文化中心

阿根廷的探戈之王皮亚佐拉,被称为新探戈音乐之父。当我们想起探戈,脑海中回荡起的乐声,几乎都出自他的手笔。但他在创造出划时代、突破性的探戈音乐之前,也曾犹豫过:也许,自己应该选择更为主流所肯定的古典音乐。但他没有办法掩饰从生命涌动出的热情和魅力,音乐来自于心,所有人都听得出来。

于是,他成为点燃全球探戈音乐狂热的关键人物。他将原本流行于街头的探戈,重新编写、创作,加入爵士、民谣、甚至十二音律,成为雅俗皆能欣赏的革命性音乐。他的影响力超过一个世纪,马友友、克莱曼、巴伦波等古典乐巨星也都深受他的探戈音乐吸引。

《被遗忘的玛丽亚》:每个女孩都可以拯救自己

今年,适逢皮亚佐拉百年诞辰。卫武营携手香港城市当代舞蹈团,致敬他首部探戈轻歌剧作品《María de Buenos Aires》。依据原着文本,重新将剧名翻译为《被遗忘的玛丽亚》,精简传达主人翁的命运,也更贴近故事的核心。这部超现实叙事风格的作品,以布宜诺斯艾利斯的玛丽亚一生为主线,暗喻着南美的阿根廷在宗教和历史上深受西方文化影响,又渴望走出自己的路的处境。

《被遗忘的玛丽亚》颠覆了《圣经》里圣母玛丽亚处女得孕、诞下救世主的叙事。故事开始,玛丽亚已经是个等待投胎的幽灵,她的过去是一个因为“上帝醉了”而偶然产生的悲剧。她一出生即遭受诅咒,注定一生漂泊、屡遭风霜。她是个出身小镇的少女,拒绝了无赖的求爱,出走都市,却最终沦为妓女。她在街头巷尾游荡,在贫民窟中穿行,夜晚跳着激情的探戈,既是人们心中的女神,也是人们心中的荡妇。她的肉身经历复杂,最终曝尸街头。灵魂却保有天真和纯粹,最终重生,诞下了耶稣。耶稣是个女孩,是玛丽亚自己。

图片来源|卫武营国家艺术文化中心

玛丽亚的一生像是不同女孩感伤的总结。她的出生不被祝福,成长过程中备尝艰辛,所有的艰难和苦涩都只能自己咬牙面对。在与不同人的关系中,她无法轻易地安定、妥协,得到平静和幸福。反而遭遇各种曲折和困难,一再的受伤。然而,当她以为这一生已经悲剧性的终结,却突然遭逢奇迹。她重生,诞下了救世主。救世主原来可以是个女孩,因为每个女孩都能拯救自己。

颠覆歌剧印象,以生命力和观众倾情对唱

《被遗忘的玛丽亚》讲述一个南美底层女性的遭遇,她旺盛的生命力和直接又强烈的情感,被皮亚佐拉以探戈音乐充分地传达给听众。

这是跨越年代和国界的音乐艺术,观众听到的不只是故事,更是生命跃动的声响。

这部歌剧由西班牙文演唱,皮亚佐拉突破性的创作颠覆了人们对歌剧的既定印象。被誉为最厉害的华人编舞家黎海宁负责导演、编舞,卫武营艺术总监简文彬担任指挥。跨艺术种类的双剑合璧,将音乐和舞蹈结合在一起,呈现出令人沈迷的探戈魅力。

图片来源|卫武营国家艺术文化中心

人们对于乐种的喜好也许有偏重,但凡是爱乐者一定能感觉到探戈轻歌剧里蕴含着生命的炙热。那样的炙热,可能来自对爱情的渴求,也可能是对社会现状的抵抗,更可能是鼓励着那个还在路上、尚未抵达远方的自己。那是燃烧生命产生的温度,一如当年放弃主流的古典乐,毅然扛起探戈音乐革命重担的皮亚佐拉。他拥抱了那个热爱探戈音乐的自己,也带来了歌咏生命、困境求生的《被遗忘的玛丽亚》。

只要心中火热,就别错过探戈轻歌剧

皮亚佐拉的轻歌剧《被遗忘的玛丽亚》突破了人们对歌剧、对探戈、对阿根廷、以及对女性的想像。只要对生命依旧热忱、对痛与爱、对救赎与重生有感,就不能错过这出指挥简文彬、编舞家黎海宁带来的重磅巨作。今年秋天《被遗忘的玛丽亚》将在卫武营戏剧院连续演出三场。由卫武营与香港城市当代舞蹈团共同制作,为观众带来一次直达人心的歌剧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