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tflix 韩剧《我是遗物整理师》中的叔叔曹尚久搬来和韩可鲁一起住之后,第一次露出像孩子般的笑容。

尚久说∶“我原本以为,我是这世上最不幸的人。自从来到这里,第一次觉得,我的人生好像也没有那么糟。”

最近看了很夯的韩剧《我是遗物整理师》,很多地方深深触动了我。今天想跟大家聊聊韩可鲁的叔叔——曹尚久这个角色。

第一集的最后,可鲁的爸爸韩静佑因为心脏病发而过世,在我还无法接受如此温暖的可鲁爸爸走了的时候,一个吊儿郎当、抽菸、乱丢饮料罐的男子走进可鲁家,说他是可鲁的监护人。一开始,我很无法接受这个流氓般模样、在家随便丢垃圾、做事随便的人。


图片|Netflix 提供

原来,尚久是静佑同母异父的弟弟。尚久曾说∶“人在这世界上,都是为自己而活,哪有谁会照顾谁?”一开始,他是为了钱才愿意当可鲁的监护人,根本不是想好好照顾可鲁。

其实,尚久一直活在愧疚之中,为了偿还债务,尚久时常参加非法的拳击比赛,在一场拳击赛中,临时被主办人替换对手,居然是尚久的爱徒秀澈上场,秀澈说他想赚最后一笔钱来开器材店。在比赛过程中,尚久不小心失手导致秀澈脑死,秀澈躺在病床上好多年,尚久继续参加非法拳击比赛,用赚来的血汗钱负担秀澈的医药费。


​​​​​​​图片|Netflix 提供

原来,尚久表面好强,却又吊儿郎当、蛮不在乎的模样,是为了保护自己心爱的人,也是保护自己不要再受伤。

你会喜欢:心理测验:从五款三角形,看出你是个自我保护意识多强的人

能够理解他人心意的,就是好人

尚久和可鲁一起在“天堂移居”工作,虽然嘴硬、时常说不愿配合,却默默做该做的事。例如和可鲁一起在垃圾场寻找被丢弃的遗物;表面上说可鲁不是家人,却冲进赌场救被绑架的可鲁。

可鲁曾对好友兼邻居树木说∶

“就算讲话很凶,能够理解他人心意的就是好人。所以叔叔是很难懂的好人。”

可鲁对尚久从害怕到信任,真心把尚久当成自己的家人。因为爸爸曾教导他,不能用表面去评断一个人。


​​​​​​​图片|Netflix 提供

尚久心中还有另一个很深的结,他埋怨着哥哥怎么到了最后一刻,还给他一个拖油瓶可鲁,根本不是真心为他好。也让人不由得感到好奇,他心中对哥哥到底有什么怨呢?

可鲁在生日那天独自出外旅行,可鲁的邻居兼好友树木要尚久跟在可鲁后面别被发现,保护可鲁的安全。尚久发现可鲁来游乐场玩,却根本不敢坐游乐设施。在尚久的鼓励和陪伴下,可鲁终于敢搭乘游乐设施,但结束后可鲁却要尚久先回家。尚久还是跟踪可鲁,可鲁来到炸鸡店、披萨店、中式餐厅,最后到了火车站。

尚久想到他十岁那年,哥哥静佑偷偷在火车站帮自己庆生,自己许的生日愿望是去游乐园把所有器材都玩一遍,还要吃炸鸡、披萨店跟炸酱面。尚久突然眼眶泛泪,原来这一切,哥哥都不曾忘记。静佑带着可鲁,完成那些他答应尚久却无法做到的事。

一年后,在尚久爸爸的丧礼上,静佑来找尚久,尚久说他要被送去孤儿院了。静佑跟尚久约定∶在尚久 11 岁生日那天晚上,会来火车站带他走。尚久等了三天,却不见静佑踪影。

画面回到此刻,这时,可鲁说爸爸背上有严重的伤。原来,在尚久 11 岁生日的前一天,位于首尔的三丰百货公司由于施工不当导致倒塌,造成五百多人死亡、多人受伤,身负重伤的静佑,手里紧紧抱着要送给尚久的 Nike 球鞋。静佑受困三天后才获救,因为重伤在医院住了很久。

尚久一直到此刻才懂,原来,哥哥不曾遗弃过自己。


​​​​​​​图片|Netflix 提供

同场加映:《虽然是精神病但没关系》自闭症哥哥:“世界很多不公平,但你不用放弃”

尚久半夜打开储藏室看,看到寻找失踪弟弟的报纸,还有一年一双的 Nike 球鞋,堆得像座小山。小时候尚久曾经说,他想要一双 Nike 球鞋,静佑才会跑到百货公司购买。他不知道,原来哥哥一直在找他,一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

尚久一直以为自己被最信任的哥哥遗弃,静佑来监狱看他时,他拒绝会面。“虽然希望自己被记得,但同时也担心自己的真实面让人失望,更对当下的人生状态感到心寒与愤怒。”尚久在服刑期间面对静佑的探访,还有好多复杂的感受,最终他选择拒绝会面。

其实,静佑对于尚久来说非常重要,因为尚久在一个家暴的家庭中长大,时常目睹爸妈争吵,爸爸动手打妈妈。小小年纪的尚久,无助地站在角落,不停发抖。因此,当尚久误以为自己也被静佑抛弃时,他无法再相信任何人。

一开始我对尚久的冲动、随便、流氓般的个性而感到不喜欢,但随着故事的发展,我看见了尚久善良、有义气的那一面,他一辈子对秀澈感到愧疚及抱歉,为了挽救秀澈的性命,已经决定不再打拳击的尚久,不惜接受拳击场主办人开出来的条件,就算被逼着上场,也要借钱来救秀澈。


图片|Netflix 提供

将行为放在环境脉络中重新检视,用新的角度看待所谓的“问题行为”

我曾遇到一个孩子有作弊、说谎等行为,而被转介来辅导室。这个行为很不讨喜,使我们很容易因为外显行为而去评断他人,例如“他不应该作弊、说谎,他这样很糟糕”。

但若我们将这些行为放在环境脉络中重新检视,我和孩子谈了几次后才发现,这个孩子作弊、说谎,是因为觉得自己怎样也比不上哥哥,觉得妈妈比较爱哥哥,而不爱自己。他怕失去妈妈的爱,而用作弊的行为让自己成绩变好。从另一个角度来看,也代表着其实孩子很在意成绩。

延伸阅读:“你是姊姊,应该要让妹妹”别再做偏心父母,四个方法让手足更亲近

孩子的问题行为,其实是种“生存策略”

的确,作弊、说谎是错误的行为,但,倘若我们能把孩子的行为放在环境脉络中重新检视,孩子的问题行为,其实是种“生存策略”。

因为他无法像哥哥一样成绩优秀,他只好靠作弊换得好成绩,试图得到妈妈的爱。孩子的问题反映出家庭系统的运作出了问题,这是个缺爱的孩子的生存策略。

同样的,尚久的行为模式也是一种“生存策略”啊!因为从小在家暴的家庭中长大,以及误会被哥哥抛弃,他用好强、流氓般、蛮不在乎的个性,试图掩饰自己内在的脆弱,保护自己和他所爱的人不再受伤。

僵化的“生存策略”,可以练习变得有弹性

一个受伤的孩子所形成的生存策略可能是僵化的,例如尚久不管对谁都表现出随便、好争辩的态度,但因为可鲁的爸爸给可鲁满满的爱,可鲁用他自己的方式表达出他对叔叔的在乎及爱(如在尚久离家时,可鲁四处张贴“寻找失踪的叔叔”的传单)。尚久感受到可鲁对他的在乎及爱,也打开了他被哥哥静佑抛弃的阴影,他开始能表现出他善良、真诚、讲义气的那一面。

尚久搬来和可鲁一起住之后,第一次露出像孩子般的笑容。尚久说∶“我原本以为,我是这世上最不幸的人。自从来到这里,第一次觉得,我的人生好像也没有那么糟。”

愿我们都能用另一个角度来看待他人的行为,或许,就能有不一样的理解。理解,将带来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