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手后,有怨恨、有伤痛、有痛苦都没关系!但也别忘记,协助自己重整情绪、稳定能量。即使面对黑暗,依然期待白日降临。

又注定是一个失眠的夜。

从灯关上开始,彷佛有台放映机往我房间的天花板打灯,过往一幕幕地被大脑放映出来,逼着我看,看着我的长达八年的恋情,而结局是场悲剧。

曾经安抚我入睡的温柔声音,已经变质成了控制我的锁链。我们想要摧毁对方的这种感情,到底是因为太爱对方,抑或是单纯的恨意,我已经分不清,就像我分不清脸上的泪水与鼻涕,只能无助地看着爱情跑马灯,放映着我八年的人生。

重新整理我打翻的人生

翻来覆去,夜不能寐。终于我受不了了,想翻开手机,再听一次你的声音⋯⋯我在黑暗中往床头柜摸索,“啪!”不小心弄掉了一叠纸片。我扭开台灯,发现散落在地上的一叠卡片——那是我上周日参加的“能量管理工作坊”送的小卡!

看到卡片文字的瞬间,我下意识地阅读起来,这一刻,我忘记了寻找手机的任务,我只是专心地读起上面的字⋯⋯

那天的课程,除了教课、讨论与写学习单外,还有送这几张小卡,作为一种纪念、一种提醒。而我回家后就把它丢在床头,没想到在这样无眠的半夜,再次与它们相遇。

我有点感慨地翻着卡片,一边回忆着上课时教的针对不同“低能量状态”的解法,一边找出我认为现在自己最需要的卡片——第三张:“急救灯塔”!


图片|Photo by Pangaea on PIXTA

同场加映:感到能量低迷的时候该怎么办?5 个自我关爱练习:告诉自己值得被爱

引领我回家的急救灯塔

像抓到茫茫大海中的救生圈一样的我,睡意一扫而空,但焦虑感也飞走了一半。我坐起身,打开大灯,翻找出那天课程和讲师与同学们,一题一题经过省思和讨论而写下的学习单,满满的笔记,唤醒我上课的记忆。

我找到“AED 急救灯塔”的那一页:

  • A:直问(Ask)
  • E:实验(Experiment)
  • D:找外部资料(Data)

A 指的是“直问”,直接找到最能帮助我的人!看着纸上我当时写下的几个名字,我的眼睛亮了起来,随即又暗淡下去,因为这大半夜的,我要怎么找到醒着的他们?但我沮丧没过几秒,便打起精神来,因为既然上过课,就是要学会如何应用,否则上课的意义是什么?

于是我转而寻求另一种方式:“D:找外部资料”,我找资料的入口,是曾陪伴我走过暧昧阶段、恋情稳定那段时间的女人迷网站,我打上几个关键字,开始一篇一篇浏览,延伸阅读很引诱我一直点开,就这么地一直看下去。

最后,我找到了一篇 2019 年的文章:分手后的关系心理学:放下从前,才能追求将来,文章建议,当你仍难以放下时,为前任列一份“缺点清单”;我决定按照“AED 急救灯塔”之中的“E:实验”,试试看是否真的能够疗愈自己。

我想起女人迷讲师郭芙志 Merci 说过,把感受透过书写外显下来,能够逐渐稳定自己情绪。于是,我开始在深夜中振笔疾书,一张 A4 纸写不够,我还拿了第二张!我的手彷佛有自己的意志,亲自诉说起这八年来的问题。


图片|Photo by nine koepfer on Unsplash

推荐阅读:什么是低能量?给焦虑者的三个能量恢复练习:看见自己、稳定自己、找出解方

黑暗的夜晚,我不再害怕

终于,清晨的第一道曙光从窗帘的缝隙里透进来,原来我居然一路书写到天亮。从在床上的翻来覆去,惊惧地大口喘气,在心中呐喊救命,到起身开灯,专注地复习课程,再到依循步骤,寻找资源、开始实验⋯⋯

原本压抑在心中那浓浓的黑暗的怨怼与恨,渐渐化开散去,好像多出来了那么一点空间,足以迎接晨曦,让我开始自由呼吸。

是的,今晚注定是一个失眠的夜,但我不再束手无策,尽管依然脆弱,但我决定不再无助地啜泣。我知道我已经释怀了那些失去,并且走在复原的路上。

我知道有方法可以带自己走过,在一次一次的练习之中,我明白我可以,我有方法,也有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