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次晚餐我们在芬兰的四楼公寓里谈起欧洲债务的事情,我好奇的问问在场的德国、芬兰朋友: “有时我在想,欧洲会有这么大的债务,是不是因为大家比较重视休息,喜欢休息?”我以为自己讲的似乎委婉,但事实并不是这样。

芬兰朋友纷纷摇头。

“绝对不是,只有那几个国家。”

“我们是在合理的休息。”

“是你们亚洲人工作过度,超出应该作的范围。”

“你们有很多忙碌是多余的、不必要的。”

是吗?

我仔细想想,似乎是如此。

 

在到过芬兰实习之前,我是非常非常喜欢忙碌的,甚至在芬兰的时候,我也总是可以找到一堆事情做。我喜欢把自己弄得很忙,不喜欢闲下来的感觉,因为想做的事情常常太多太多,一不小心就会排满。以前,我还因为在忙碌之间给自己 20 分钟的休息睡不着,很惊慌的跑去找谘商师。

“老师,我为什么无法睡着呢?”

“我是不是失去马上睡觉的能力?”

“这样我都无法睡午觉了。”

 

我的谘商师有点傻眼的看着我…

“你读一个科目需要多久时间?”

“三小时。”

“你跑一个申请流程要多少时间?”

“一到两个小时。”

“你完成一篇文章要多久?”

“两个小时左右吧。”

“夹杂在忙碌的事情中间,休息 20 分钟这样够吗?”

我思考了一下。

 

“你做事情,每一件事情,至少都要一个小时,休息也是一件事情啊。为什么不也排一个小时呢?”我的谘商师瞬间将我点醒。

“而且只有二十分钟,从前面刚忙完的亢奋心情还没有消失,你又要为下一件事情准备、亢奋,这样不是几乎没有什么时间让大脑放松吗?”我点点头,可是常感觉自己很难找到休息的时间。

“找不到时间休息,就代表你排的太满了。那你应该要排休息这件事情,让你自己好好空出时间。”

我忽然理解,原来自己的容易暴躁、愤怒跟疲惫,都是因为没有给自己足够的休息时间。休息,是我们亚洲文化里面几乎没有教导过的事情。我们往往在忙碌,要有忙碌才是好,我们小时候只能在考完试的那个下午或周末,好好的玩乐、休息。一旦超过这个休息时间,父母亲就会开始念东念西,“还不快去念书?”“还不快点做事情”我也听过别人的母亲一直叫小孩子在放假的时候看英文杂志、练习英文,好像休息、悠哉,或只是放空、无所事事,都是不好的、错误的。所以亚洲人只要一闲下来,就会有罪恶感,觉得自己在放荡、鬼混、像个废物,浑身不对劲,要忙才是好。

 

但老实说,真的有忙碌这个必要吗?

这么忙碌是为了什么呢?

在亚洲,忙碌是必须,是流行,是一定要这么做,有很多时候很多人也不知道自己在忙什么,只有闲下来不对劲的感觉。就我的感觉,北欧人在欧洲国家内,比较像亚洲人,他们通常非常认真、努力,和南欧的国家,像是西班牙、希腊、义大利的优哉、优闲、效率较低,两者的差距很大。曾经在西班牙实习的 E 告诉我说我们亚洲人去到南欧工作一定会抓狂的。

“我待的那个单位是九点上班,下午两点下班。我去实习的时候,九点时,员工们悠哉的走进银行,慢慢的享用早餐,吃完后大约是十点多吧,走到电脑前面,员工的手放在键盘,思绪却不知道飘去哪里,就这样一个多小时,手很少在键盘上面打字。”

“十一点多准备到外面吃午餐,吃个午餐后,可能就在外面逛街了吧,等到快两点才回来。不久就下班了。”

E 说着说着,我跟在场的芬兰朋友都感到很夸张、不可思议。

“很没有效率吧。”我点点头,心里想着,要是我去哪哩,恐怕也抓狂了吧。“不过你们亚洲人也太忙了,忙到都不知道自己在干嘛。”我点点头,因为我们就像是南欧人的极端相反版本,一早工作到晚,很少时间回家里,几乎都在上课、上班的地方,不是在念书就是在工作。

我仔细思考很多次亚洲人忙碌的原因,考虑过效率高低、人口多寡等等的原因,却一直没有一个好的解答,在芬兰的期间进入尾声,我也渐渐的着急,直到我回到台湾,和在台湾做交换学生的芬兰同学碰面,才慢慢的理解到。这是民族特性,一种性格,所衍生的观念。我们其他的种种特质,容易着急、害怕跟不上、觉得自己不够好和从小父母就要求我们不断的念书、不断忙碌、不断做事情,林林总总的加在一起,形成了性格的基础调。但坦白说,我们有因此比中欧、北欧的人来的具有生产力、竞争力和生存力吗?

不能说没有,我们中华民族,在很多方面,是非常聪明的,也因为大量的人口与有限的资源、工作岗位,我们必须时时刻刻保持高度的竞争力,其中有一项,是来自于让自己更具有生产力,但很多人在这忙碌之中,迷失了方向,不知道自己要往哪边,也因为过度的忙碌,很多时候我们牺牲了最重要、成本高的健康与和家人相处的时间,我们忽略掉那些对于人的基本重要因素,而去追求生存、更好的表现、升迁,而且更不好的是,在这忙碌之中,因为疲劳所带来的消耗与精神不济,我们渐渐失去对于一些事情、与生俱来的热情、投入和对于事情的喜爱、厌恶,忙碌使的我们没有情绪,很可能不是真的没有情绪,而是去压抑情绪,使的自己渐渐失去属于自己的一部分。但因为压抑许久,终究变成跟以前完全不同的模样,我想这在很多台湾许多的短篇或长篇小说中或多或少或提到的,成长使的孩子失去了某部分的自己。

除了过多的社会化,真正的原因,是那些忙碌。

忙碌可能让我们总是知识丰富、了解与完成许多事情,但在忙碌之中,我们失去了对于知识的感觉、热爱,失去对工作的感受、喜爱、初衷,或是忘记对于自己想要东西的念头,我们工作的时候总是看起来、听起来很有竞争力,但事实上,我们在做的许多事情,并没有办法让整个国家富有竞争力,或是让国家向前走。我们有非常多的产业是以加工为主,我们的医疗强调按照程序、提升知识做完所有的病人,我们的服务业专注在赚钱、多元的满足,我们快要有自己的品牌,却总是在很多该拥有的时候向后退。

不知道是因为过于忙碌的原因,还是对于自己不够了解、没有足够的信心。

在芬兰,人们认为休息非常重要,不只是纯粹我们常讲的:休息是为了走更远的道路,而是休息、放松才是人的原本特性。在原始人时代,当人类忙完打猎、捕鱼或是烧火、煮饭,在晚上的时间,就是休息的时候,人类会聚在一块儿,讨论、分享事情,这是最基本的家庭、部落生活,但在工业化的时代过后,我们分工越来越细,工作也越来越精细,欧洲从工业化的忙碌慢慢演化到讲求周休二日、休息的时间,强调多留时间去了解自己、发展自己或是建立关系、陪伴家庭,欧洲的步调渐渐缓慢; 虽然在南欧国家,步调的缓慢和悠然自得的民族性使的这些国家的生产停滞不前,无法前进,但在中欧、北欧等国家,人民都试图在忙碌与休息、玩乐中保持平衡,更因为强调个体的独特性,他们往往认为休息是生活的基本调子,和亚洲人的积极、不断工作、忙碌形成迥异的对比。

芬兰的年龄和台湾差不多,甚至比台湾年轻五岁,但他的国民所得和生产力,却比台湾高,芬兰人采取的许多标准并不低,有些甚至比台湾高很多,但芬兰的人们并不急于赶快达到那样完美的标准,或是赶快完成工作,他们习惯稳扎稳打,慢慢来,去掉、舍弃掉不需要的部分,专注在那些重要的事情上面,同时也不忘记应该要有的休息: 兴趣、娱乐、亲密关系或家庭生活,他们深信,真正的竞争和生产,来自于稳稳的向上堆积,不是迅速、拔腿往上冲,也不是忙个不停让自己飞到山顶上头。

这些都是不扎实的,也不必要的。

慢慢来,比较快,他们总是这么认为。

顺应人性,我们会活得更加轻松、自在与快乐。

 

让自己忙的有意义

〉〉你真的幸福吗?忙碌的意义
〉〉利用零碎时间,忙不茫
〉〉宁可为梦想使坏,也不要穷忙一辈子

 

图片来源: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