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相信所谓的“性爱分离”吗?

对于性的想像,人人皆不相同,但唯一可以确信的,是身体的诚实,往往比语言,来得更显而易见。你爱,你不爱,身体自会告诉你。

虽然是解析文,但这篇文是没有雷的,我尝试用一种“看过的人会知道我在讲什么,没看过的人也不会被暴雷”的新方法来写,大家可以安心观看。

今天看完电影《爱・杀》,觉得有一种同时看完了《你的孩子不是你的孩子》加上《我们与恶的距离》的震撼感。

一边看一边在思考一个问题: 当你对一个人有性的欲望,就代表你爱他吗? 性兴奋不一致 “身体是诚实的。”我相信这句话大家都有听过,经常用来描述当你嘴巴上面说不要,可是身体却对某一个人产生欲望的时候。过往心理学的研究显示,性跟爱在某种程度上面并不同步,换句话说,你可能身体对某一个人有强烈的渴望,但并不代表你爱他。


图片|电影《爱・杀》剧照

这件事情如果你觉得很难理解、挑战你的三观,那么我们换个方式来说,你就会比较清楚了。

把你的性欲想像成是食欲,我经常跟高中生举的例子是:“大家每天中午都有吃桶餐吗?你们喜欢吃学校提供的桶餐吗?(台下一片哀嚎,都说不喜欢)那么,你们每天中午 11:50 的时候,肚子会饿吗?(会~)你们肚子饿的时候,就代表你很爱吃桶餐、超级爱吃的对吗?(呃⋯⋯)而且当你吃完桶餐之后觉得很饱很满足,就代表你真的很爱吃桶餐,是吗?”

通常讲完这段话,学生就会一边笑一边闹,并且霎时间突然理解,原来性跟爱应该分开来讨论,就像肚子饿想吃东西,并不代表你很“爱”那样东西。

科学真的可以解释爱跟性欲吗?

本来我是这样想的,但是今天看完了这部片,有了比较不一样的感觉。

最近我稍微有认真念了一下书,关于前述性跟爱的分离,其实是基于科学“实证主义”观点进行的实验,这种观点假设“世界上有一个唯一的真实”,心理学研究者的目的是想要了解这个真实、或者是趋近这个真实。换句话说,实验数据表示,男性的性跟爱有 50% 重叠的,女生只有 10%,就可以“证实”当你对一个人产生欲望,有 50% 到 90% 的机率,你只想跟他做爱而已,并不代表你爱他。

带着这样的“前见”(现象学用语,你可以把它想像成是一种成见),我几乎是一开始看就全身发毛,完全坐不住,主角小凤一直说:“身体是诚实的、你不要否认你爱我”,我内心一直呐喊:“不要幻想了,人家是欲望对你诚实,而不是爱你好吗!?多念点书再出来拍戏呀!”然后怀抱着这样的心情把这部片看完 – —直到出了戏院之后,我才觉得有好像哪里怪怪的。

幸好最近有念书,所以我发现当我们研究人类心灵的时候,“实证主义”(就是假设科学数据是真理)并不是唯一的一种思考世界的方式,尤其是爱情,有更多复杂的成分在里面。


图片|电影《爱・杀》剧照

性跟爱,真的可以分离吗?

我退了一步想,发现之前谈的那个实验采取的样本是异性恋男女,但是这部片里面的角色是很多元的性别,在近期的研究显示[2],相较于男同性恋,女同性恋似乎对于性与爱更不容易分离、更粘腻。 所以回到一开始的问题,性跟爱,真的是可以分离的吗?

然而,这部片由于剧情的角色设定非常多元,所以更难归类到“异性恋、同性恋或双性恋”这种单纯的类别里面,当感情当中混杂了这么多复杂的成分,我们是否真的能够用“科学实证”的观点,再来理解剧中主角之间的情欲纠葛?

我突然觉得,好像不是那么确定了⋯⋯换一副理解世界的眼镜 于是我只好换了另外一副眼镜。另外一种理解人类心灵的方式是建构主义:这个世界的知识是我们彼此互相建构出来的,每个人的眼睛里面看出去的世界都不一样,我们只能够在彼此的建构当中,构筑出世界共同的模样,并不存在真实的真理。


图片|电影《爱・杀》剧照

延伸阅读:“他是爱我,还是把我当炮友?”性爱分离可行吗?如何区分真正爱情与性冲动

从这个角度来看,或许对某些人来说,性跟爱是可以分离的,但是对于某些人来说,性爱是无法分离的,甚至还有更复杂的组合情形;当主流论述都在说“我在说要的时候就是说要、我在说不要的时候就是说不要”(only yes mean yes),会不会有一群人,是怀抱着某一种罪恶感跟阻抗在说不要,但是他们心里真正的声音却是:我很想要。 这段话并不是跟大家我们可以合理去强奸别人(嘴巴上说不要但是身体很诚实啊),而是说我们必须审慎的去检视自己每一个说出来的言语,有些时候并不完全表达自己真实的意思。

例如: “你知道吗,我根本不在乎你!”你觉得说这句话的人,在不在意对方?

“你走啊!你走了就不要给我回来!”你觉得说这句话的人,到底是希望对方走,还是希望对方留下来?

“你放心,我会忘记你的!”他是真的想忘记,还是不想要自己忘记?

言语的背叛是一种自我保护。当然,在感情里面我们会希望言行一致、直说无妨。

可是有些时候,我们会不知不觉地做出欺骗自己的行为或者是语言。从这几个例子里面你可以发现,语言会背叛我们的心灵,像这样一种时候,你就更要留意身体发出来的声音。

这样的背叛有些时候是一种自我保护,保护那些更深的、不想要被伤害的东西,例如你可能害怕的是:如果坦白表现出自己真实的样子,可能会被践踏、被伤害。 什么样的人会用这种方式“迂回”表达自己的爱呢?或许是过去发生过一些创伤的人、或许是从小就被“否认”的人、或许是在成长的过程当中,承担了很多“负面言语”的人,所以他们在这种负面当中获得某种“熟悉的感觉”,反而要能够诚实说出自己的渴望,变成了一种害怕。

也或许,你我每一个人都在生命的某一个时刻当过不诚实的人,不诚实的面对自己的渴望和身体。当你极度否认一件事情的时候,身体就是灵魂的出口。它懂你的渴望也懂你的失望,甚至有些时候,它会用流血、生病、疼痛、还有各种方式来提醒你,嘿!你该面对你生命当中真正重要的问题了,从这个角度重新来理解影片的副标题“身体是诚实的”,我突然觉得一开始的自己太傲慢了,或许影片真正要传达的并不是“欲望等于爱”,而是有些时候被你用很多道德和束缚所枷锁的、那些隐隐约约、模糊不清的东西,反而用“身体”可以看清。


图片|电影《爱・杀》剧照

延伸阅读:塔罗占卜:测验妳的性爱分离指数

当自我厌恶成为地狱的入口

例如,你讨厌你自己(这是第一个层次的讨厌),可是你又讨厌你讨厌你自己(第二个层次的讨厌,这句很难听得懂举手),在这种复杂的情绪组合底下,你开始拿起刀子割自己的手腕,然后从“感觉到疼痛”里面、从别人的疼惜里面,同时也感觉到自己的重要。

然后事后你又开始非常讨厌,自己用这种方式来寻求别人的关注和注意(第三个层次的讨厌),尽管如此,下一次你的身体还是会“很诚实”用这种方式,再次换取某种上瘾 – —你讨厌反覆用这种方式来饮鸩止渴的自己(第四个层次的讨厌,有人走到这里过吗?)。

这里并不是鼓励大家割手,而是要我们停下来思考一件事——当你在一段感情里面的爱混杂了更多的愤怒、嫉妒、甚至是互相伤害的时候,这已经不是简单的欲望、爱情可以诠释的了,更多时候,揉合了过往你所发生的一些经验,换句话说,在你跟他躺着的这张床上,还躺着别人,这个“别人”,可能是曾用言语霸凌过你的同学或家人、可能是当年曾伤害你的人、也可能是早已经离开你的生命,但是还在你的生命里面投射下大量影子的人。

这部影片用非常惊悚的方式试图刻划上面我所谈到的许多不同面向的东西,由于是限制级,所以没有办法推荐所有的人去看,但也由于是限制级,所以我会建议看的时候要结伴,不然一个人看可能会觉得相当的恐怖,那个恐怖,会把你推向某种地狱。尽管如此,这么强烈的感情里面,还是有许多值得玩味的主题。

例如:如果一个人不曾被好好爱过,他有可能好好爱人吗? 如果一个人经常被丢掉,他有可能把自己捡回来吗? 如果你的信仰让你觉得自己总是有罪,那你有可能变成自己的救赎吗?

老实说我觉得这是一部非常精彩、而且也非常紧凑的片,看到最后我开始思考一件事:有些憎恨和嫉妒,表面上是想要杀死某一个人,但实际上真正想要杀死的,是自己。

可是那个想要死掉的自己,在时空当中的某一个维度里面,又好想要能够好好的被爱、好好的活下来。


图片|电影《爱・杀》剧照

延伸阅读:“谁说性爱分离,就没有爱?”从心理学看晕船

如果我们生下来都是有罪的,那么有些地狱,我们是必须亲身走过的。可是,走过地狱并不代表我们是地狱本身,看起来像是个怪物,也不代表怪物就是我们。

当我们经过那些业火、经过那些烧灼、经过那些生死交接的关头,你会发现还是有些东西你会想要抓住、还是有些人你想守候、还是有些事情,你不想要就此撒手。

你还是想要有一个家,一个真正的家。从此以后,你追求的不只是爱而已,还是一个家,一个能够好好爱你,也能够好好把你当一个正常的人的家。

过往的创伤像把利刃,真正想切割的,是那些无法毁灭的童年。我经常觉得,看见黑暗的时候也会看见希望,这部片能够带你走到很深的一个地狱,走出戏院,牵着你爱的人的手,你会发现,地狱的另外一头,有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