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娘子 Iron Lady》是继“妈妈咪呀”后,梅莉史翠普与导演 菲丽达罗伊第二次合作,要拍这么一部传记式电影,十分的不容易。一则是因为目前这位成功杰出的女性,仍然在世,但却饱受中风及老人失智所苦,该如何从最适当的角度贴近其内心世界,本身就是件浩大工程;二则柴契尔夫人的一生可说是部活的英国政治史,该如何不沾任何政党色彩的描述个人生平,又是一门不简单的学问。

 

 

所幸,我们还有梅莉史翠普。

为了让自身更融入这个角色,梅莉甚至在英国居住一段时间,参观过英国国会并且旁听,并且也曾拜访过柴契尔夫人幼年时的住处。而《铁娘子 Iron Lady》也同时获得奥斯卡最佳化妆奖,不难从剧中梅莉神似柴契尔夫人本尊的形象看出,梅莉为化妆吃尽不少苦头,同时也烘托出身为知名女性的坚强气势,搭配闯荡影坛三十余年的出色演技,梅莉史翠普成功地演译了柴契尔夫人刚毅中不失母性的独特气质。

《铁娘子 Iron Lady》挟着梅莉生涯代表作的强劲气势,一举夺得奥斯卡两项大奖,可谓是顺理成章之事。

 


亚莉珊卓洛区

 

我感谢导演 菲丽达罗伊,并没有让梅姨在《铁娘子 Iron Lady》里“神格”化了这个角色,对于如此一部与政治绝对有关的电影,《铁娘子 Iron Lady》所呈现出来的柴契尔夫人,情感真挚,有血有肉。

撒掉了镁光灯的聚焦,忠实地呈现时局观感,以及社会的两极化反应,全剧运用倒叙,以回忆方式娓娓道来柴契尔夫人的一生,令人感到别有趣味的是,导演在故事中描述柴契尔夫人的晚年生活中,特别加入了柴契尔夫人亡夫的幻影,这个活灵活现的元素使的这部电影活跃了起来,也让柴契尔夫人不再是柴契尔夫人。

而是个女人,一个很单纯、很骄傲,很理想,也很脆弱的女人。

 

  

 

“Do something“ or “Be someone“ ?

从杂货商女儿,一步步地攀向英国权力的顶峰,再到晚年偷偷溜出自家宅邸,只为了买牛奶,排队遭人白眼排挤,没有人认得她就是曾经左右全英国的大人物,步履蹒跚地走在路上,回家后还得面对一群不知道是防恐怖份子或是防她外出的保镖...

柴契尔夫人的一生如玫瑰般盛开,亦在绽放时凋零。

细观柴契尔夫人的一生,自小受父亲潜移默化,在一个由男性主导政治的环境中,毫无畏惧地坚定她个人意志与信念。当然,没有完美的政见,也没有不被评断的政治人物。但即使面对任何挑战与负面声浪,柴契尔夫人硬是展现出如钢铁一样的个人特质,发动1982年的福克兰战争,成败定输赢,柴契尔在此一役后,更加巩固其政治事业,也因她硬派爽朗的风格,而令俄国人戏称她为“铁娘子”。

她的真知卓见为女性树立典范,但在剧中一幕,却说这么一句话“以前从政,是为了为国家做点事(Do something),现在从政,却是为了成名(Be someone),这不仅窥见柴契尔一生心系国家,或许这同时也是暗讽人性肤浅,当今时下政客几乎是利之所趋的作秀政治。

 

 

洗杯子 & 牛奶价格

犹记得在电影中,当柴契尔夫人收到录取牛津大学的通知书时,柴契尔父亲是欣喜若狂的,但当柴契尔夫人转身欲分享给母亲时,母亲呆若木鸡,最后只是淡淡地说“我手还是湿的”而后母亲继续清洗着杯子。柴契尔夫人接受求婚时,也曾对其夫婿说“我不想要洗杯子到死!”

电影开场一幕,柴契尔夫人偷偷溜到超市去,她最先注意到的,是牛奶涨价了。当反对党挞伐声浪接踵而来,直指柴契尔夫人不近民情,但柴契尔夫人却知道市面上各家牛奶的涨跌价格。

洗杯子是女性的,传统的。牛奶价格是国家的,现实的。

 

 

《铁娘子 Iron Lady》一片诉尽了一名身怀大志的成功女性,如何打破性别藩篱,坚定并骄傲地走在忠实自我的人生道路上,却也同时描述着身为一名女性在面对家庭和志业产生冲突与矛盾时,最为柔软的纠结与拉扯。

柴契尔夫人活过璀灿辉煌的一生,但同时也存在身为人的人性弱点,亦叫她在繁华落尽后淍谢,荣枯一生,又有谁能在掌声过后,不带任何遗憾追悔,剧末柴契尔夫人一个人静静地洗着杯子,叫人不胜嘘唏。

或许,国家,是她一辈子的事业;家庭,却是她一辈子的遗憾。

 

成就世界的女性

〉〉在你的梦想之前,我,微不足道〈翁山苏姬 The Lady〉

〉〉在边缘的伟大女性,Maria Sibylla Merian

〉〉非洲最红的歌剧名伶 Miriam Makeba 回顾

 

本文转载自 乔小夫私领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