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太太”离婚了,“瑞先生”也离婚了,透过两位离婚之人重新结合的故事,让你看到关系的多重想像!

现在这个时代,都已经上太空、下地心,可是有过半的人还是认为离婚不是件太光彩的事。“谢安真”也曾经认为,离了婚等于失去一切。以我在德国所见,却有一点点不太相同的情况。

在德国,离婚之后,如果孩子跟着妈妈一起生活,那么绝大多数孩子的妈就还是继续冠夫姓,家里门牌上、邮件箱写的都是前夫的性。如果前夫姓江,那么在她再婚之前,就一直都是江太太,也有可能一辈子都是江太太。明明离婚了,却还是和已经分开的那个人“阴魂不散、藕断丝连”呀。

米夏尔的妈妈,已经七十多岁人;她也有前夫,与现任“老男友”在一起生活的时间超过大半辈子,米夏尔与姊姊两人几乎可以说是这位“叔叔”养大、带大的。两代之间、三代之间感情融洽、旁人看绝不知道,这曾经是不同的家庭打散而再相组合。两老从年轻到现在,从二次世界大战后一起走过来,超过一甲子的感情岁月,丝毫没有想过再婚;当然,其中也与旁人没有两样,偶尔吵架、斗嘴、分手,可是对他们来说,重要的是生活,至今还可以扶持在一起,靠的已经不是一张证书。(延伸阅读:爱与不爱同样重要!日本离婚典礼:莎呦娜啦我的爱人


图片|来源

不过,米夏尔的妈妈一直冠夫姓。米夏尔的爸爸姓潘,米夏尔妈妈的“男友”姓瑞;每次两人一起出门,邻居、朋友见了面,打招呼是这样的:“潘太太、瑞先生,你们好。”两人从来没有异义。对潘太太来说,她是孩子们的母亲,所以她是“冠子姓”;对瑞先生而言,他爱的、守的是眼前的女人,这个女人的两个孩子是她的生活的一部份,所以他一起爱。

更有趣的是,两老是住在一起,明确的说,他们住在同一栋大楼的相同楼层,大门对大门而居。从“潘太太”到“瑞先生”的家,只有两大步的对门距离。晚上两人在“瑞先生”家同床,白天时间各自做事,吃饭时间到了,“潘太太’在自己家煮好饭,然后叫“邻居瑞先生”过来吃饭。“瑞先生”自己家里自己打扫,“潘太太”也是;两人共同向政府租了一块花园地,夏天到了骑上脚踏车一起到花园种花弄草,多惬意。


图片|来源

两人是二次大战时代的老人,但是对婚姻、还有两人之间的相处却有着极为先进摩登的观念。许多时候我们自己把注意力的焦点对得太集中、太清楚,以至于都忘了退一步、模糊看反而可以尽情纵身享受当中的美妙与乐趣。离婚之后就是失去一切了吗?从这对“老邻居”看来情况似乎恰恰诉说着相反的剧情。看来,离婚之后得天空很宽、很开阔呢!(推荐阅读:我和离过婚的男人结婚了:离婚不是失责,而是结束一段关系

下一次文章里,还会继续“离婚之后呢?”的主题讨论